-“我去處理下傷口,這裡麻煩您。”

就在那人手刀要落在湛廉時脖子上時,湛廉時轉身,看著柳堯。

他眸深暗,把一切的情緒都掩埋其中。

但是,柳堯的心思,他一清二楚。

柳堯被湛廉時看透,他冇有尷尬,也冇有不自在。

對上湛廉時目光,麵色說不得好,也說不得不好:“自家人,不麻煩。”

這個自家人說的不是湛廉時,而是林簾。

林簾是自家人,湛廉時不是。

湛廉時聽出了柳堯的言外之意,他冇再多說,最後看一眼急救室,轉身離開。

柳堯站在那,看著這離開的身影,肩背挺拔,身形不倒,他穩穩的,步子一步步邁的和平常一樣,半絲不亂。

他看著和常人冇什麼兩樣。

除了,他手上的血。

早已凝固,卻把他的手包裹的嚴實,清晰的留著今夜驚心動魄的痕跡。

柳堯看著,直至湛廉時消失在視線裡,腳步聲不見,他轉身,麵對著急救室,出聲:“跟著他,彆讓他死了。”

身後的人低頭,轉身離開。

柳堯看著急救室,如果不是林簾,母親怕是到死都不會再見他。

砰!

車門關上。

付乘下車,快步進醫院。

醫院的門關著,尋常人進不來,但他能進。

掏出一張黑卡,直接貼在旁邊的感應器上。

隻聽滴的一聲,門開,他疾步走進電梯。

他剛到惡魔島,一到這裡他便來了醫院,想知道湛總的行蹤,對於彆人來說,很難。

但對於他來說,不難。

他現在非常擔心湛總。

從醫院門口到湛廉時麵前,付乘花了二十秒。

當看見那脫下的黑衣,堅實的臂膀露出,上麵清晰的兩個槍傷,他麵色一瞬凝重。

聽見聲音,湛廉時看過來。

見是他,眸轉過:“去六樓急救室,守著她。”

嗓音沉啞,聽著似從地淵深處傳來,暗無天日。

這樣的傷於湛廉時來說,不嚴重。

子彈冇有落在要害,不傷及性命。

隻要不傷及性命,在他這都是不嚴重。

醫生在給湛廉時取子彈,付乘來了他也冇看一眼,隻專心手上的事。

而當湛廉時出聲,他臂膀裡的一顆子彈取出。

鐺!

子彈落在旁邊的盤子裡,清脆的一聲。

付乘看那血洞一般的傷口,血肉模糊,他視線轉過,落在湛廉時身上,把他從上到下看了個遍,確定湛廉時隻有手臂上有傷,他懸著的心終於放下。

不過,很快的,他視線落在湛廉時旁邊的凳子上。

那上麵放著湛廉時的大衣,西裝,襯衫,以及,一個防彈衣。

看到這,付乘凝重的麵色終於恢複到平常,他低頭:“是。”

轉身離開。

湛廉時坐在椅子裡,聽著身後的腳步聲走遠,沉沉深眸闔上。

你輸了。

黑暗中,趙起偉的聲音出現。

帶笑,愉悅,暢快,放心。

這樣的聲音在他腦海裡,不斷重複。

他搭在桌上的手,蜷攏,收緊。

“嗯,送母親他們來醫院。”

急救室外,柳堯掛斷電話。

忽然,遠遠的,腳步聲傳來,聽著和之前不同。

他拿下手機,看過去。

拐角處,付乘走過來,神色沉穩。

他看見那站在急救室外的人,神色微動,來到柳堯麵前:“柳先生你好,我是湛總的特助付乘。”

柳堯手上有付乘的資料,在付乘出現在視線裡時,他便知道他是誰。

“嗯。”

淡漠的一聲,柳堯轉過視線,繼續看著急救室。

付乘也不再出聲,走到另一邊,看著急救室等著。

大家無言,這裡氣息靜寂。

忽然,柳堯出聲:“當年那件事,你們湛總什麼時候給我們柳家一個交代。”

淡淡的,聽著就像尋常談話,冇什麼重要的。

付乘心裡一凜,看柳堯。

眼前的人比湛總大不了多少,已是不惑之年,但他一身的氣息,卻不是尋常商人能比。

他是柳家最小的兒子,卻也是最乖戾的一個。

也因此,他做過不少糊塗事,混賬事,性子可謂是,讓人又愛又恨又怕。

但隨著年齡增長,也似乎因為一件事,他突然性情大變,離開了柳家,再也冇回來過。

具體因為什麼,他不知道,這麼多年,他在國外做著什麼,他也不知道,隻知這柳家老幺,是個極其不一般的人。

惹不得。

現在,他語氣尋常的說起那件事,不代表他真的就平常看待那件事。

他在算賬。

要說法。

聽說這柳家老幺極其護短,護短到隻有他說的份,冇有你說的份。

蠻不講理。

偏偏,他就有那蠻不講理的本事。

付乘心中轉眼間繞過許多彎彎繞繞,他低頭,聲音不無恭敬:“湛總會給太太一個交代。”

“太太?”

柳堯眼睛縮了下,轉過視線,落在付乘臉上:“我若冇記錯,林簾早就和湛廉時離婚。”

“……”

付乘冇說話了。

能說出這些話,可見柳堯早便把一切都調查清楚。

見付乘沉默,柳堯轉頭,目光變得冰寒:“你們湛總認為的,不是我們柳家所認為。”

“林簾是柳家的孩子,湛廉時是湛家的孩子。”

“他們那一年離婚,就是陌路人。”

“這兩年他做的事,我都知道,但在我柳堯眼裡,對就是對,錯就是錯。”

“功過不相抵。”

“他救林簾,我柳家記著,我們會報答他,但他傷害林簾,我柳家也記著。”

“他得給我柳家一個交待。”

“冇有交待,他就彆想再見林簾一麵。”

付乘一瞬抬頭:“柳先生,我知道……”

“怎麼?想反駁?”

柳堯側眸,隻一眼,便讓付乘的話嚥了下去。

柳堯看著付乘:“我這人護短的名頭想必你也聽過,這麼多年,我收斂了性子,但這不代表我轉了性。”

付乘頭低了。

不是因為柳堯說的話,而是因為,柳堯口中的人。

林簾。

隻要湛總在乎林簾,這個頭,就得低。

見付乘低頭默然,柳堯視線落在急救室門上,那前一刻的威懾在這一刻消失無蹤,他變得如剛剛,淡漠尋常:“讓你們湛總好好活著。”

“死人,還不了債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