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彆看老王是乾飯店廚子的,人卻精明著,老秦用筷子指了指地下他就明白了。

他想了想小聲說:“老戰友,我們這裡有個傳說傳了幾百年,信的人很多,不信的人也很多,我講給你們聽,你們不要當真,當個故事聽就好了。”

老王講的故事叫黑將軍燒城埋寶,故事背景發生在西夏,地點在哈拉浩特。

地圖上找不到哈拉浩特,這個詞用古回語翻譯過來的意思是,“黑色的水,漆黑的水,”所以哈拉浩特另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叫法。

“黑水城。”

老王講,黑水城以前處在古絲綢之路上,在賀蘭山山脈的最深處。當年蒙古人越過黃河第六次率兵打來,這次是成吉思汗禦駕親征,當時二十多萬蒙古兵把興慶府(西夏首都)圍困了三個多月,興慶府內缺兵少糧,士兵們餓的麵黃肌瘦隻能等死。

當時之所以隻圍不攻,傳說是成吉思汗忌憚西夏的鐵鷂子娘子軍。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,堂堂一代天驕竟然怕女人兵。這是為何?

根據當地人傳說,鐵鷂子有兩種說法。

一種說鐵鷂子全是女兵,4匹馬用鐵鏈子綁一起,馬背上4名女兵各拿長短不同的兵器,衝陣殺敵時互相配合嫻熟,打起來威猛異常,戰無不勝。

成吉思汗大軍前五次對上鐵鷂子全敗,以他當時的年紀和身子狀況來看,這是最後一次攻打西夏,若是打不下來,將會給後輩兒孫們埋下隱患,所以為了萬無一失他決定采用圍城戰術,逼迫西夏投降。

鐵鷂子軍的統帥是名四十多歲的女將。傳說這名女將皮膚黝黑右眼上有顆痣,女生男相天生神力,武器是一把七十多斤重的斬馬刀,一刀就能將馬頭剁下來,蒙古人給起了個外號叫黑將軍。這是傳說的第一個版本。

另一種說法就玄乎了,說鐵鷂子其實都不是人,都是經過特殊煉製的屍體,因為屍體不會騎馬,所以用鐵鏈子把四匹馬拴在一塊,這是為了防止馬亂跑。鍊鐵鷂子屍的是西夏國師,這人姓名不詳,有個外號叫七月爬,至於為什麼叫七月爬冇人能說清楚。

鐵鷂子豪無痛覺,隻知道殺人,一般刀箭招呼到身上跟冇事兒人一樣,所以蒙古兵打不過,吃了好幾次大虧。

蒙古人圍死了興慶府,當時鐵鷂子正好駐紮在哈拉浩特,黑將軍深知大勢已去,所以放跑了城內所有百姓,黑將軍將整個哈拉浩特的財寶收集起來,為了不落入蒙古人手裡,秘密的將財寶掩埋,隨後命令鐵鷂子萬馬齊奔踏平了封土堆,最後又一把火點燃了黑水城。隻留給了成吉思汗一座毫無價值的死城。

講完了故事,老王放下酒杯,笑道:“怎麼樣老戰友,在賀蘭山一帶凡是上了歲數的老人,都是聽著黑將軍故事長大的,哈拉浩特早就埋葬在黃沙之下了,就算我們當地人傳的這個故事是真的,六盤山挨著騰格裡戈壁灘,戈壁灘又接著一望無際的阿拉善大沙漠,去哪找哈拉浩特啊,到處都是黃沙石頭,估計找幾百年都找不到。”

見秦興平不為所動,老王又說:“老秦,不是老戰友我打擊你,你能想到的發財路子彆人肯定也想到過,還是趁早放棄這個念頭吧,不切實際。”

秦興平換了個話題道:“先不提這個了,實話跟你說吧老戰友,我這次來主要是想找扈特人部落,你有冇有路子?”

“扈特人?”

老王皺眉道:“那些人生活在沙漠裡,住縣城的人一年都見不到一次,這事兒我幫不上你,不過你要真是想找扈特人,可以去賀蘭縣的銀天農貿市場打聽打聽,我聽說那裡一個老闆有個小女兒,他小女兒在銀川日報社當記者,好像采訪過扈特人首領,你找到那人問問看吧。”

“好,來,滿上滿上,老戰友你看我們吃了這麼多,一點意思,”說著話,秦興平掏出兩百塊錢。

“你這是乾什麼!”老王惱道,“彆不把我當兄弟啊,給什麼錢,趕緊收起來,在給的話我可跟你急眼了啊。”

吃飽喝足後我們留宿了一晚,趙萱萱愛乾淨,她借人洗澡間洗了澡,老王的回族媳婦還送了趙萱萱一件回族婦女穿的小馬甲當禮物。

天一亮,我們幾人早早起來告彆了老王一家,開著趕往賀蘭縣。

到了縣城我和把頭兵分兩路,因為車子出了點狀況,老秦把頭趙萱萱去了當地修理廠修車。我和豆芽仔去了農貿市場。把頭說修好了車會來市場接我們。

到了那個銀天農貿市場,我找了個賣肉的打聽,想尋找老王口中說的那個人。

市場賣肉的開始不想搭理我,我買了兩斤牛肉他態度馬上大變樣。

賣肉的說:“你打聽的是老甘吧,他在西區43號賣乾貨的,到那裡就看見他了,老甘很好認,腦門上有道刀疤。”

提著肉在市場裡轉了一圈,豆芽仔突然碰了碰我,示意我往東邊兒看。

那裡有家賣乾貨的,店外堆了不少銀耳乾蘑菇,一個臉上有道疤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椅子上聚精會神的看報紙。

我和豆芽仔結伴走了過去。

“甘叔好,給您帶了兩斤牛肉。”我笑著把肉放一旁。

他放下報紙,疑惑的看著我和豆芽仔,“你們是......?”

“我們是你女兒同事,有點工作上的事想找她。”

“你們也是報社的?”

我撒謊說是。

“小璿剛通知我說她中午帶朋友回來吃飯,你們太客氣了還帶肉,正好中午彆走了留下吃午飯。”

這時豆芽仔把我拉到一旁悄悄說:“雲峰你怎麼說我們是報社的,等下她小女兒回來一問我們不露餡了嘛,到時候怎麼收場?”

我說芽仔你彆慌,不這麼說人會起疑心,到時看我的就行。

老甘小女兒是中午十一點半回來的,和她一起的還有個短髮女孩,她小女兒二十出頭帶著眼睛,身材很瘦,蠻漂亮的。

“爸我回來了,下午要去養殖基地做采訪,順路帶我同事來吃頓飯,中午準備吃什麼啊爸。”

“吃土豆燉肉吧,剛好你同事買了肉。”

“我同事?”她這時才轉頭髮現了我和豆芽仔。

“二位是.....?”

“你好。”我伸手過去。

“我們青年地理的,我是項雲峰。”

“你好,我是豆..不是,叫我陸子明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