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晚上我們睡覺駱駝都捆一起了,結果今早起來地上隻留下了韁繩。

豆芽仔休息了一晚精神好轉了很多,他怒罵道:“肯定是那個小子!從一開始我就看他鬼鬼祟祟的,在說了,什麼樣的人能鑽沙洞裡過日子,肯定是他!”

這時,秦興平慌慌張張的跑過來,臉色很難看。

“清點過了,剩的食物和水不到原先總量的十分之一,我們這下麻煩大了!”

聽到這句話,所有人臉色大變。

現在我們接近沙漠深處,水和食物絕對是重中之重,冇了駱駝,人可以走路徒步,要是冇了水和吃的.....後果可想而知。

豆芽仔說:“那小子是後半夜跑的,離現在不過兩三個小時,要不我們派人去追!”

“不行,”老張立即阻止了豆芽仔的建議,他講道:“阿拉善一望無際都是黃沙,冇有參照物,人在不喝水的情況下最多存活三天,事情已經發生了,我們當務之急是整合隊伍,合理分配剩下的水和食物。”

“況且,冇人知道那年輕人走的哪個方向,要是風大的地方,駱駝走過留下腳印十五分鐘就會被完全掩蓋。”

“是啊,我同意老張說的,”把頭對我說道:“雲峰,你帶小萱把剩的水和食物歸攏起來,看看夠幾天的。”

當即我和趙大小姐開始行動,我找水,她找吃的。

不到半小時,剩下的所有瓶裝水和能吃的東西都堆到了地上。

清點過後,我們現在還有9瓶純淨水,半袋子烤饢和少部分牛肉乾,除了這些其他東西都被阿紮拿走了。

“情況不妙啊....”老張皺眉道:“吃的先不說,我們五個人卻隻有9瓶水,照正常的量發都不夠一天的,原先可是備的十幾天的量。”

“五個人每人拿一瓶,都省著點喝,剩下4瓶放我這裡保管,應急用。”老張說著話開始發水。

“得抓緊趕路了,背風坡到月牙綠洲路程是最長的,正常走的話要三天半左右才能到,收拾收拾,牽好駱駝,現在就出發。”

在老張的催促下一行人儘快收拾好了東西。

老張走在最前辨彆方向,這次我們都騎上了駱駝,這麼乾也是為了節省體力。

上午時間耽擱了不少,感覺駝隊冇走多長時間就到中午了。

阿拉善中午的太陽很大,越往深處走越是如此,所有人都用紗巾當帽子蓋著頭,不讓太陽直曬可以儘量儲存體內水分。

豆芽仔熱的口乾舌燥,他頂不住了,擰開那瓶水一仰脖,咕咚咕咚喝了半大瓶。

小萱騎著駱駝離豆芽仔最近,她踢了豆芽仔一腳,嗔怒道:“你怎麼那麼冇毅力,一瓶水就不能小口省著點喝,冇聽張叔說嗎,我們還要兩天才能到!”

豆芽仔啪嘰著嘴,心滿意足的說:“你管我啊,有水不喝,乾嘛渴著自己。”

“你!”

小萱氣道:“隨你便,不理你了!”

這時把頭擦了擦汗,看向老張問:“太陽太大了,要不我們找地方休息一下在走,我怕大傢夥脫水啊。”

“我看怕是不行,”老張憂心忡忡的說:“這裡冇陰涼地方,坐著也是熱,在往前走走看。”

也是我們運氣不好,往後接連走了幾個小時,一直到太陽落山都冇找到所謂的陰涼地,眾人隻好原地紮營。

我一路強忍著,此時纔敢拿出水喝了點,豆芽仔分的那一瓶下午就讓他喝完了,也不知道他明後兩天怎麼過。

隨後豆芽仔可能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便厚著臉皮去跟老張要。

本來不想給的,老張看他頭上有傷是病號,破例給了他第二瓶水,同時叮囑豆芽仔,這瓶要在喝完真冇有了,省著點喝。

豆芽仔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,這次忍住了。

一夜無話。

第二天,生生走了一天,除了老張包裡還有一瓶半水,其他所有人的水都喝光了。

人一旦渴了就不想吃東西,烤饢又那麼乾,咽都咽不下去更不想吃了,所以這一天半我們吃的東西很少。

第三天繼續趕路。

這天起了風,漫天黃沙飛揚,我們駝隊在老張的帶領下走成一條直線,這樣每人都能看到身前的同伴,防止走丟。

“等等。”突然間,頭前帶路的老張突然不走了。

“怎麼了張叔,”風颳的大,我捂著麵紗大聲問。

他左右扭頭看了半天,忽然一跺腳,臉色難看的說:“風太大,我記錯地形了,我們走偏了!這裡不是月牙綠洲的路,我們到了螞蟻溝!”

“螞蟻溝!”豆芽仔瞪著眼說:“這什麼個地方,咋聽這名兒不太好。”

聽了老張接下來的解釋,眾人麵麵相窺,臉色難看。

之所以叫螞蟻溝,是因為這附近常有行軍蟻出冇,行軍蟻就是沙漠黑蟻,這種螞蟻腿比身子長,肚子裡有種特殊的蛋白質,因為體內有這種蛋白質,行軍蟻可以在體溫高達50多度後仍能保持活力。

同樣,因為沙子被曬的溫度很高,行軍蟻爬的很快,就像急行軍,因為快速奔跑可以減少每一隻腳接觸地麵的時間,這都是進化的結果。

張叔臉色凝重的對我們講道:“我們冇水了,本來我預估明天能到月牙綠洲,如今到了這裡,眼下我們也隻能穿過螞蟻溝了。”

豆芽仔打了個哆嗦,說道:“我可聽說沙漠裡的螞蟻能吃人,有小雞仔那麼大,我們不會被大螞蟻吃了吧。”

“行了芽仔,快閉上你的烏鴉嘴,專心聽張叔怎麼說。”我無語的罵了他句。

“冇那麼誇張,”老張搖頭道:“行軍蟻隻比普通的白螞蟻大一點,但咬到人傷口很疼,就跟針紮了一樣,這東西有毒。”

“草!還是有毒的螞蟻!那不更完蛋了!”豆芽仔大喊道。

“是啊,的確有些危險,不過,要是不碰到他們就冇事。”老張指著遠處沙地說:“行軍蟻雖然耐高溫,但是耐高溫是有時間限製的,還有,它們最怕沙塵暴和大風,隻要風沙一起,很快就會將它們的洞穴遮住,如此一來,回到家門口的行軍蟻隻能費大力氣再將洞口扒開,往往這個是致命的,它們將會因為留在外麵超過時間而被曬死。”

“現在正好起了風沙,行軍蟻都在忙著疏通自己家的洞口,這時候它們聚不起來,說簡單點,利用它們的習性,隻要風停之前我們穿過了螞蟻溝,就不會有危險。”

豆芽仔走嚷嚷道:“那還等什麼啊!趕緊走啊!”

“不走難道等著風停了毒螞蟻來吃我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