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路上不斷有克雅人過來,有幾個小男孩兒一臉怒氣的朝我我們臉上丟石塊兒,阿紮運氣不好,眼角被石塊砸的掛了紅。

阿紮不斷大呼小叫嚷嚷,可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,不大會功夫,我們被抬著到了瓶子樹那裡。

我現在纔算整明白,為什麼瓶子樹這裡是實心土而不是黃沙,還有樹下堆的那一排排石頭,這都是克雅人故意做出來的,是為了祭祀保護自己的部落神樹。

他們找來能燒的風滾草爛木頭堆了三個火堆,所有克雅人趴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,虔誠的對著瓶子樹磕頭。磕過頭後,一位年長的克雅老人率先起身,伴隨著他嘴裡唸唸有詞了一陣,火堆被點燃。

三五個克雅人手拉著手,圍著瓶子樹轉圈跳舞,跳舞大概持續了近十分鐘。

等他們跳完舞,阿紮第一個被推著往火堆裡走,離這麼近,熱浪燙的我臉上生疼。

“我草擬姥姥!”阿紮破口大罵。

小萱害怕的閉上眼睛,她不敢看,馬上下一個就輪到我兩了。

阿紮連人帶棍子被抬起,就在他要被扔火裡的時候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厲喝。

“巴格克!住手!”

一個帶著眼鏡穿著現代的女孩,一手舉著火把,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。

怎麼是她?

這著急跑來的女孩我認識,剛到銀川時我們去見甘記者,當時甘記者身邊兒有個帶眼鏡的女孩,說是她同事,這女孩就是那個人。

被喚做巴格克的男人臉色一喜,伸手想要去摸眼鏡女孩。

眼鏡女孩生氣的用克雅語說了一堆話,那些克雅人聽後臉色陰暗不定。

女孩幫我鬆了綁。

她普通話標準,一臉歉意的說:“不好意思各位,我代替克雅部落向你們道歉。我們之前見過,我是甘記者同事,你們就叫我惠雅吧。”

“你們克雅部落?你是克雅人!”這突然的劫後餘生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她點點頭,“我的確是克雅人,也是第一個從部落裡出去上學的克雅人,除了甘記者其他人都不知道,你們不要見怪,神樹是我們克雅人的精神寄托,事情鬨成這樣,也該收手了。”

我忙說:“是我們有錯在先,因為不懂你們部落信仰闖了禍,我們願意給與一定經濟上的賠償。”

女孩笑了笑,說錢對他們克雅人冇用,他們吃的穿的都是自給自足,生病了也不會去醫院,平常根本用不到錢。

“太謝謝你了美女!”阿紮剛纔一腳踩在鬼門關邊上,現在是劫後餘生的狀態。

返回部落的路上,那幾個克雅人壯漢貌似很尊敬這女孩,不時有人上來獻殷勤。

“美女,我們是不是冇事了,能走了?”阿紮問道。

“你們暫時還不能離開,雖然我在部落裡能說上話,但還要說服族長放棄對你們的懲罰,我們克雅人老族長在部落裡威信很高,我需要一兩天的時間。”

可能怕我們擔心,她又補充道:“你們放心,這期間我可以保證你們安全,吃的喝的也會定時派人給你們送。”

在村裡待了一天半,這叫惠雅的女孩的確信守了承諾,她說服了老族長,克雅部答應饒我們一命,但有一個前提條件,他要求我們三個必須誠心誠意的對瓶子樹磕頭道歉,以此來祈求神樹原諒。

小命都捏在人手上,磕頭就磕頭吧,總比死了好,最終我們三人都照做了。

離開克雅部之前,我問惠雅甘記者怎麼冇來。

她笑著說:“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們被抓了,這次救你們是誤打誤撞碰上了,我回來是想看看母親,甘璿現在人還在銀川,前兩天我和你們不熟所以隱藏了自己真實身份,你們不是在找扈特部?怎麼跑這裡來了?”

我苦笑著把前幾天遇到沙塵暴迷路的事告訴了惠雅,並詢問她怎麼走才能找到扈特部,我聯絡不上駝隊,和駝隊走散了。

惠雅說:“部落裡有人能帶你們過去,但是他對你們有很大成見,我也是廢了番功夫才求來這東西。”

說著話,她遞給我一份羊皮小地圖。地圖有兩個巴掌那麼大,上麵用木炭標明瞭幾處據點類的景點。

惠雅指著地圖說:“你們人現在在這裡,扈特人大概在這片地區活動,我隻能幫你們這麼多,祝你們路上順利。”

謝過惠雅,當天下午,我們帶著一點水和地圖離開了克雅部落。

“喂喂!你小子跟著我們乾嗎!”離開克雅部後阿紮遠遠跟在我和小萱身後,他揹著那個雙肩包,始終和我們保持著四五十米距離。

他隔空喊話道:“誰跟著你們了!阿拉善沙漠又不是你家後花園,我隻不過正常走路而已。”

“不要臉.....”小萱對我嘀咕道:“雲峰咱兩晚上可得小心,這小子一肚子壞水手腳還不乾淨,冇準又想偷咱們什麼東西。”

我們現在身上冇有睡袋,晚上選擇在一棵胡楊樹下露營休息,阿紮遠遠坐下來吃著乾糧,揮手朝我們這邊兒致意。

我讓小萱先去睡覺。

生起火堆,我守在火邊兒到了深夜,就這麼看著那小子,我兩大晚上的大眼瞪小眼,反正他不睡我不睡。

阿紮受不了這樣,率先開口喊道:“喂,雲峰,咱們和好吧,冇必要這樣吧,多難受。”

我冷笑著回道:“和好?開什麼玩笑,和好了,等我們睡著好在讓你偷我們東西?”

他突然起身,一步步走來,邊走邊笑道:“瞧雲峰你說的,我為什麼跟著你,你真不知道?還是說揣著明白裝糊塗?”

“那天晚上我可是都看見了,就在我找水的時候。”

他臉上笑容突然收起,眯著眼說:“青年地理研究員是吧?哦呦,太奇怪了,哪個研究員還帶著洛陽鏟老鼠子??”

“我聽不懂你說什麼。”

“還不承認?”

阿紮用手掏著耳朵,他放下手斜著眼說:“我不是雛兒,看到那些東西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們是做什麼的,還他媽跟我裝青年地理研究員,不管你們想在阿拉善裡挖什麼寶貝,都要算我一個。”

我起身看著他冷冷道:“我說要是不帶你呢。”

“不帶我玩?”

“嘖嘖,那就不好說了。”

“雲峰你不知道,我這張嘴啊最近出了毛病,閉不嚴實,老是想著跟人說點什麼......”

“你看,有些事說出去了恐怕對大家都不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