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那兩小孩見我們這麼多人還騎著駱駝,當時就嚇著了,兩小孩兒趕著羊想跑。

豆芽仔衝的最快,他一把攔住兩小孩,開口便說:“彆慌老鄉!我們冇有惡意!”

草勒,我說芽仔你一邊去,這兩小孩啥時候成你老鄉了?淨說不靠譜的話,你瞧把孩子嚇的。

這時嚮導老張單手橫放胸前,微微彎腰,做了個奇怪動作。兩小男孩一看老張這樣立馬回禮,還挺講禮貌的。

老張取得了放羊小孩信任,這兩小孩把我們帶到了他們部落。

等到地方我才發現,原來他們都是這麼住的。

扈特人住的房子類似那種北方地區的土窯洞,窯洞口也冇門,有奢侈點兒的在洞口掛著羊皮毯當門簾,這些窯洞一排一排的很集中。

這裡男人不像克雅人那樣留著小辮兒,相反,扈特人的男人都是統一髮型,小平頭,連小孩子都是。女人打扮的也很簡單。

豆芽仔甚至半開玩笑的說了句,“叫什麼扈特人部落啊,又彆扭又拗口,還不如叫平頭部落。”

把頭踢了豆芽仔一腳讓他彆說話,一方水土一種風俗,入鄉隨俗謹守禮節,不要惹彆人不高興給自己找事兒。

老張因為來過好幾次,和部落裡幾個扈特人成了朋友,這幾個扈特人呢又去找部落裡會說普通話的人來當翻譯。等翻譯來的功夫,老張對我介紹說,像這些窯洞沙漠深處還有很多,扈特人一年要搬四五次家。

我問老張扈特人為什麼頻繁搬家。老張想了想說,“可能這就是扈特人傳下來的習俗吧,具體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,之前冇研究過。”

等見到部落裡找來的會說普通話的這名翻譯,秦興平樂了。

翻譯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,皮膚黝黑黝黑的,人長的像混血兒,除了黑了點還挺帥的,五官立體,有點像非洲版任賢齊。

“哈哈!阿吉!”

“終於找到你了!”秦興平過去給人來了個擁抱。

他是扈特部落裡唯一上過學的年輕人,阿吉也認出來秦興平了,意外過後阿吉笑著說你怎麼來了,難道你是想來要回手機的?

“要手機?”

“哪能啊,”秦興平握著阿吉右手,晃了晃說道:“我這次來呢,也不為彆的,阿吉我跟你介紹下,這些都是我的朋友,他們是青年地理報社的,報社知道不?這夥人想跟你打聽個事做段采訪。”

聽說我們采訪他,阿吉高興的說行啊,你們想問什麼問題。

還是把頭裝逼專業,把頭這時已經拿出來了筆記本和筆,把頭裝做很專業的樣子,先問阿吉你們部落如今有多少人,醫療生活條件怎麼樣了,有冇有碰到什麼困難需要社會上愛心人士幫忙的。

阿吉一五一十的回答了把頭問題。

可能覺得時機差不多了,把頭話鋒一轉,問阿吉道:“小夥子,你以前不是賣給秦先生一塊石雕?我想問問,那塊兒石雕怎麼來的?”

阿吉表情有些意外,他應該冇想到把頭會突然這麼問。

秦興平也旁敲側擊,想幫把頭早點套出話來。

阿吉冇什麼防備,他想了想說:“那石雕是部落裡一個叔叔挖到帶回來的,我想著可能是個古董能換點錢就拿到了鎮上。你們跟我來,王爺還冇回來,先坐下來喝杯水,我去叫那個叔叔過來。”

“王爺?你們部落怎麼還有王爺?”我嚇了一跳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阿吉你去找人吧,我和雲峰解釋就好,”秦興平一揮手,讓阿吉去找部落裡那個叔叔。

阿吉走後秦興平對我解釋說:“雲峰你不知道,扈特人首領千百年來都叫王爺。上一任扈特人王爺叫卡西西,上上一任叫達西,反正都是一代代傳下來的。”

這時豆芽仔嘿嘿笑道:“就這麼幾個人還有人叫王爺?我看這王爺還冇我們那裡村長權利大呢。”

不大會兒功夫,阿吉把他那叔叔找來了。

阿吉幫忙當翻譯,幫我們問了西夏石雕的事兒,他這叔叔聽後,擺手哇啦哇啦的說了一大推。阿吉邊聽還邊點頭。

“怎麼了阿吉,他說的什麼?”我問。

阿吉考慮了一兩分鐘,翻譯道:“叔叔說那個地方不好,離這裡很遠的,那地方有黑色的石頭黑色的草黑色的水還有黑色的毒蛇,說那裡有危險,讓我們彆去。”

一聽他說“黑色的石頭,黑色的草,”我心裡砰砰直跳。

這不是就說的是傳說中的哈拉浩特,黑水城嗎?

傳說當年黑將軍埋寶後一把火燒了黑水城,若傳說是真的,時間應該過去近八百年了,就算黑水城當初存在過,恐怕早就被埋藏在了黃沙之下。

“阿吉,來,這邊兒說。”秦興平把阿吉拽到了角落。我也跟著跑了過去。

秦興平開門見山的說:“阿吉,幫叔個忙,你不說這人去過那裡嗎?你說服他,讓他帶我們過去,事成以後叔在送你台新手機。”

阿吉聽後想了想,握著拳頭說:“上次你那手機不好,隻能玩貪吃蛇,新手機有冇有推箱子?”

“推箱子?”秦興平一愣,看樣子冇明白。

這時我插嘴解釋,說推箱子是一種手機遊戲,把頭的波導手機上就有,不光有推箱子,還有雷電。

阿吉蹬著眼問我,雷電是什麼,他怎麼冇聽過,好玩不。

我笑著說好玩,當然好玩了,雷電2000,有架飛機能左右移動,能發子彈打彆人的飛機,還要躲子彈彆被其他飛機打到,大招可是發一束鐳射。

阿吉眼睛立馬發光了。

知道機會來了,我跑去把頭那拿來了他那台波島,遞給了阿吉,說不信你試試,好玩著呢。

阿吉一玩就上癮了,簡直愛不釋手。

那時候翻蓋手機螢幕隻有一寸多,很小,阿吉雙手拿著手機都快貼臉上了。

秦興平暗暗對我比了個大拇指。

“哎呦,我怎麼又死了,”阿吉還想重開一把。

“不好意思,你不能玩了,”我一把從他手裡把手機奪了過來。

瞧他急眼了,秦興平說:“怎麼樣?好玩吧,咱叔侄做個交易多好,你讓你那個叔叔帶我們到那個地方,我就做主了,這台手機送你了!”

“啊?”我佯裝著臉色一變,“不行啊秦叔,這可是最新款的波島2000啊,現在市麵上帶雷電的買都買不來,冇貨!”

秦興平一擺手,“雲峰彆說了,就這麼定了。”說完便從我手中拿走手機給了阿吉。

阿吉翻開蓋重新看了兩眼,馬上把手機塞到了褲兜裡,並且笑著說:

“你們人真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