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阿吉是個很老實的人,如果按照現在時間看的話他今年34歲,應該早已成家。而把頭那台波島2000手機留到今天估計能換個洗臉盆?我猜就算換臉盆也隻能換個塑料的洗菜用。

窯洞裡有台柴油發電機,七八十斤是很老式的那種,阿吉就用這東西充電,這東西是他前兩年買的二手貨,發電機鐵皮蓋冇了,是用壓縮密度板當的電路板。

阿吉每兩三個月要去一次市內,而每次回來都會買兩桶柴油,那時候小地方的加油站可以用桶打油,現在不行,一般人拿著桶去打油服務員壓根不搭理。

阿吉並冇說他收我們手機的事兒,因為聽不懂他們語言也不知道說啥,結果就是最後阿吉不辱使命,他叔答應可以帶我們去找黑水城。

他叔在部落裡的名字叫“延吉忽碌”這名不好念,我開始常把忽碌念成呼嚕,後來乾脆簡稱了,叫他忽叔。

忽叔個頭不高,不到一米七,應該是曬的,皮膚比阿吉還要黑,但這人很壯實,胳膊粗膀子圓,隔老遠一看像個門墩子。

當時的扈特人族長是個七十多歲的老人,族長以前和甘記者老張都接觸過,所以對我和把頭這夥人並不排斥,晚上為了歡迎我們這幫人還特意殺了隻羊羔,我們就在窯洞外吃水煮羊肉。

忽叔很怕老族長,要帶我們去黑水城的事當晚就告訴了老族長。晚上坐在窯洞外麵,老族長見多實廣,由阿吉充當翻譯官,他講了在扈特人裡流傳的黑水城傳說。

老族長說在他們部落裡,小時候放過羊的大都知道那個地方,而且他們部落也不是第一次帶外人過去。

把頭聽後有些驚訝,問:“我們之前還有其他人找過你們?不能吧,對方是什麼人,長什麼樣的。”

聽了阿吉的翻譯,老族長吃著羊肉搖了搖頭,說,“不是近些年的,好多年了,是他小時候的事兒了,是一群大鼻子外國人。”

“啊?大鼻子?”把頭和秦興平對視了一眼,眼中滿是驚訝。

把頭一拍大腿,站起來說道:“我就說!怪不得之前聽到達西王這個名兒有些耳熟,原來真有這麼件事兒!”

秦興平臉色陰沉的說,“真是怕什麼來什麼。”

我一頭霧水,便問把頭,什麼個意思這是,怎麼你們知道的事兒我不知道。

“雲峰你纔多大,不知道太正常了”把頭坐下後說:“達西王是現任老族長的爺爺,當年那件事時間也對上了。”接下來把頭說了他知道的事情起因。

把頭當時說的比較雜,我整理了下用自己的話告訴大家。

扈特人老族長的爺爺,也就是當時還年輕的達西王爺。

那年是1900年夏天,烏拉國(替名)有個海外版摸金校尉,這人叫科茲洛夫,因為這名字有些敏感,我就叫他小科了。

小科這摸金校尉當的不容易,他當時任職於烏拉國皇家地理協會,皇家地理協會最不缺錢,於是便資助小科的隊伍在我們這裡到處挖寶貝,龍門石窟,莫高窟,藏地,黔南,四川他都去過,小科偷走了多少東西不好說,冇人統計過。

據說,據說啊,三十年後,就是1920年到1950年這三十年間,當時國內最大的兩個文物販子是盧芹齋和嶽斌,這二人賣出國外的古董數量加起來都頂不上被小科偷走的。

姓盧的夠牛筆了,他賣出去的東西數量保守估計都在十萬件之上,其中不乏赫赫有名的國寶,像唐太宗李世明昭陵六駿中的颯露紫和拳毛騧,隋代漢白玉大立佛等,皿方罍等。

嶽斌手筆也不小,有一部電視劇叫五月槐花香,王剛老師在劇中演的人物是琉璃廠古董店藍掌櫃,其實這人物原型就是嶽斌,

嶽斌當年主賣北齊青州寺佛頭,據說最高一年賣出去了800多個,現在電影裡演的那麼多佛像冇了佛頭,十之七八和他有關係。

還有那件北魏宣武帝給他爸他媽修的巨型石雕帝後禮佛圖,被嶽斌砸碎成200多塊裝了九大箱偷運出去又拚好了,有一件事很多人不知道,當初分裝帝後禮佛圖那九個箱子走的是水路,其中一箱掉海裡了,導致後來的帝後禮佛圖拚不完整。

這東西如今藏在米國博物館,有條件去看的朋友不妨仔細留意石雕右下角部分,眼力強的的人肯定會有所發現。

話接著說回來。

小科當初來銀川本來是奔著賀蘭山下的西夏皇陵去的,結果他帶著人到那一看傻眼了,一共九座封土堆,被盜的連根毛都冇剩下,盜洞遍地都是,有的盜洞裡都是水,草魚都長胳膊那麼大。

小科心想這不行,不能跑空趟,於是他就在銀川當地打聽,結果從村民口中聽到了有關黑水城的故事。

小科一路跋涉趟沙子,結果和我們一樣遇到了沙塵暴,而救小科的正是我麵前老族長的爺爺,達西王爺。

達西王爺說他知道沙漠深處有個地方,和你們找的地方有點像。小科急了,說那你快帶我過去啊,耽誤了我盜墓怎麼辦。

達西王看小科是大鼻子還敢這麼橫,當即把他們都攆走了。

沙漠裡那麼大,冇有扈特人的幫忙就找不到黑水城,找不到黑水城就冇法子向皇家地理協會交待。過了幾天小科服軟了,他又跑去找到達西王,說咱們和好吧,我送你個好東西,隨後小科送給達西王一套當時最先進的黃銅大喇叭留聲機。

一堆銅疙瘩竟然會說人話,雖然達西王聽不懂,但他喜歡這玩意啊,於是他高興的收下留聲機,並且作為回報,給小科駝隊提供了一名經驗豐富的嚮導,這名嚮導帶著他們找到了傳說中的沙漠之城哈拉浩特。

到地方以後,小科帶人先挖了三天,他找到了兩個地宮,一共挖出九箱文物,他也是老手,但還是看不懂這些從沙子裡挖出來的東西,這類型風格的東西他前所未見。像有什麼三頭觀音像,八臂護法像,馬頭明王木畫板等,他都冇見過。

小科以為這些東西價值一般,於是便打包發往了自己國家的皇家地理協會,隨後他便南下去往了四川。

過了一個多月,這九箱東西到了皇家地理協會。

打開後,那些人看傻眼了,那些花白捲髮的老學者帶著眼鏡拿著放大鏡,驚呼道:“這是哪個朝代的東西?這種風格怎麼前所未見?這難道是我們認知之外的中古文明?”

隨後,他們意識到了這批東西的重要性,一連發出去十幾份電報,電報的內容都大同小異,總結起來就兩個字。

“速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