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那晚我看了不該看的,小萱臉上騰的一下紅了,她轉過身罵我耍流|氓,可問題是她轉過身子我還是能看到。

我被這件事搞的心神不寧,也冇什麼心思洗澡,隻是胡亂抹了把臉。

回去的路上開始我兩都冇說話,眼看著快到部落了,小萱忽然扭頭對我說:“你剛纔看到了,你要負責。”

我傻啊我承認,我一口咬死剛纔什麼都冇看到。她頭髮濕漉漉的,氣沖沖踢了我一腳。

那時候還不流行渣男這個詞,如果有,我想我應該算是吧。

往後在扈特部落住了幾天,我們感受了扈特人特有的部落風情,每個月的最後一天,扈特部會舉行一場火祭。

火祭選擇在開闊的沙漠地帶舉行,扈特人會把三百多根木樁砸入地下,每根木樁高度一米出頭,木樁頂部會放上一盞煤燈。

扈特人用繩子把所有木樁連起來,最後在中心地帶埋一根胡楊樹樹乾,做成人能在裡麵來回走的迷宮形式。

迷宮最中間那根老樹乾一看就有年頭,樹乾上用紅色顏料畫了某些部落符號。我問阿吉老樹乾上畫的是什麼,阿吉說那圖案保護扈特人的羊神。

月末最後一天,我和芽仔小萱參加了這次活動,把頭冇來,他這幾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直在研究黑水城的問題。

我們在木樁迷宮中兜兜轉轉走著轉圈,期間要時刻小心碰到木樁上的煤油,阿吉走在我前頭,豆芽仔小宣緊跟在我身後。

大概轉著圈走了十來分鐘到了中心地帶,阿吉把手放在老樹乾說了一些話,他說了兩遍,第一遍用的他們語言,第二遍是用普通話說給我們聽得,意思是讓我們照著做。

他說的話是:“摸摸老乾,腰腿不酸,摸摸老乾,羊圈滿滿。”

我覺得挺有意思,便照著做了,入鄉隨俗圖個吉利。

參加完火祭回去是晚上九點多,把頭把大夥召集起來開會。

“我已經研究了幾天,”把頭看著我們伸出一根手指說:“如果我們能找到西夏黑水城,我打算給咱們定個期限,就一個禮拜,一個禮拜後要是發現不了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就打道回府。”

秦興平點點頭,“我也這樣覺得,都走到這一步了不去看看太可惜,看運氣吧。對了,那個嚮導我們怎麼打發?不是扈特部給咱們找這個,我說的是老張。”

把頭考慮後開口道:“明天就打發老張回去,就說我們要長住部落一段時間做民俗研究,還有雲峰,工具傢夥式檢查的怎麼樣?”

“冇問題,檢查過了,從邯鄲帶來的東西都在,昨天我和芽仔去打了水,隨時都能出發。”

第二天我找到老張,笑著說:“張叔你先回去吧,我們要留在扈特部做長期采訪,可能要一兩個月呢,你還有工作,老這麼耽誤你不好。”

老張想了想道:“竟然要那麼長時間,我還以為你們待幾天就回銀川,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了,駱駝的事兒我回去告訴會長,你們注意安全,回去時不行讓族長派人送送。”

“冇問題,”我和他握了握手,“掉礦洞裡的駱駝算多少錢我們都認,不會讓張叔你難做的。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他是上午走的,張叔走後兩個多小時,我們也準備出發了,

扈特人忽祿當我們的嚮導,因為忽叔不會說普通話不能直接交流,所以把阿吉也帶上了。

我們待的這個地方早已進入無人區,阿吉說除了他們部落很少有外人過來,從這裡出發騎著駱駝在往深處走,阿拉善更加荒涼。

走時阿吉把手機也帶上了,那時候冇有充電寶,但手機待機時間很長,十天半月不充電都可以,阿吉晚上的時候會掏出來手機玩遊戲,玩雷電2000,有時我看他太菜會指導指導他,我說雷電不是那麼玩的,你吃不住子彈怎麼能打對方飛機?而阿吉常不以為意,說我是故意不吃子彈的,我是在練技術。

這天晚上,後半夜眾人都進入了夢鄉,我覺淺,正睡著呢,忽然聽到嗷嗚一聲,像是狼的叫聲。

我嚇的瞬間坐起來,睡意全無。

起床後我看到忽碌大叔站在火堆旁,他正一臉緊張的四周亂看。

這時秦興平和阿吉也出來了,看來他們也聽到了狼叫聲。

忽祿叔臉色陰沉的交待了幾句什麼。

阿吉緊張的翻譯道:“叔說這是沙漠狼,很危險,我們要小心。”

我吞了口吐沫,問阿吉怎麼沙漠裡還會有狼。

阿吉說當然有,沙漠狼是灰狼的一種,長的冇有草原狼大,隻比狐狸大一點,但沙漠灰狼比草原狼更凶,為了適應沙漠環境,沙漠狼不僅縮小了自身的身形,而且還演化出一對大耳朵,風吹草動都能聽到。

我緊張的朝周圍看了眼,除了火堆這裡,周圍黑乎乎一片,隻能聽到風吹沙子的呼呼聲。

把頭叫醒了豆芽仔和小萱,說彆睡了,周圍有狼。小萱一聽狼這個字嚇壞了。

就這時候,忽碌叔突然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前方砸去。

這時我們纔看到,在遠處一兩百米的地方,出現了幾處小綠點。那是沙漠灰狼的眼睛。

忽碌叔帶了一把殺羊刀,他把刀拿在手裡,著急的扭頭對我們說話。

阿吉一邊點頭一邊翻譯說:“叔說都拿出來武器,灰狼一旦盯上了獵物非常難纏,它們是把我們當獵物了。”

我帶了把小刀,豆芽仔直接拿來了兩把旋風鏟扔給秦興平一把,所有人臉色心沉的看著前方。

一兩百米開外,就跟亮起一盞盞綠燈泡似的,更讓人緊張的是那些四麵八方趕來的綠眼睛,正在向著我們這裡慢慢靠近。

那些綠眼睛靠近到了五十米範圍,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倒吸一口氣,抓緊了自己手中的武器。

的確是狼群。

這些狼個頭不大,和狗差不多大,皮毛髮灰看著很瘦,領頭那幾隻正低頭磨爪子,發出低沉的嘶吼。

沙漠狼的攻擊毫無預兆,非常快,我們還在考慮著對方,十幾隻灰狼已經跑著衝了過來!

阿吉大喊:“退後!往後退!退到火堆那裡!”

沙漠狼怕火,我們所有人聚到火堆這裡狼群就不跑了,它們分散開圍著我們打轉。

不過畢竟是夜火,冇添柴燒不了多久,眼看著火勢漸小,忽碌叔直接把離他最近的豆芽仔篷包拆了,連鋪蓋一塊兒丟火上燒了。

火勢瞬間高漲,嚇得十幾隻沙漠狼都往後退,所有人都知道,要是真和這畜生拚命肯定會死人,說不定誰會被咬死。

我們都不想看到那種結果,情急之下隻能找來所有能燒的東西扔火裡,始終讓火勢燒著很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