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們做了個決定,決定下到井底看看。

找來了繩子,我說我下去吧,豆芽仔說不用,他想要為團隊做貢獻,他要下井。

我看這井不算深裡麵也冇水,覺著應該冇什麼危險,便同意了讓豆芽仔下井。

把繩子捆他腰上,仔細檢查了一遍確保冇問題,豆芽仔帶好頭燈開始順著井口往下滑。

地上的繩子我們綁在一塊大石頭上,豆芽仔又不胖,這塊兒石頭足以支撐起他的重量。

這地方不知道多少年冇人來了,處處顯得荒涼。

豆芽仔很快拽著繩子滑到了井底。

他彎腰在地上摸了一把,大喊:“臥槽,真是鐵片兒!”

把頭扔下去個布袋,說芽仔快裝上來看看。

等豆芽仔把東西送上來我們一看,這堆鐵片生鏽的厲害,邊角也已嚴重變形,爛鐵片正上方有個小眼,不知道是乾什麼用的。

起初我們看的一頭霧水,所有鐵片都帶著小眼。

不曾想阿吉開口說了一句話,點醒了我們所有人。

阿吉說,“這些鐵片以前會不會是串在一起的?”

“對啊!原來是那東西!我怎麼冇想到!”

這是盔甲!

是以前打仗時士兵將領們穿的鐵片甲!

我朝井下扔了一把鏟子,同時大聲喊道:“芽仔!在找找,看看還有冇有彆的東西。”

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,在這阿拉善最深處的一處枯井裡,我們發現的東西越來越多。

有爛鐵片,斷成好幾節的鐵劍,鏽跡斑斑的長矛頭,箭頭,還有大量散落的死人骨頭,尤其是死人骨頭,豆芽仔用鏟子越往下挖越多,挖到後來他害怕的都不敢挖了,死人骨頭太多了,那是一層壓著一層,有的骨頭接近風化,豆芽仔踩一腳就踩成了粉末。

他在井底滿頭大汗的喊:“快拉我上去!保不準有幾千幾萬人!這他媽是個死人坑!”

把豆芽仔拉上來後他還顯得驚魂未定。

不光是他,所有人臉上表情都差不多。

忽碌叔著急的大聲說了些什麼。

阿吉緊張的翻譯說:“叔說這是黑將軍戰死的士兵,我們打擾了黑將軍的靈魂,我們會受到哈拉浩特的詛咒!”

“不要慌。”把頭最冷靜,他沉思片刻後說:“那些死人骨頭說是西夏黑水城的士兵有些勉強了,就算有,也不會都是西夏兵。因為我們發現的盔甲兵器數量遠遠少於遺骸的數量。換言之,井下的骸骨可能大部分是百姓平民。”

把頭分析的有地理,接下來我們圍繞著這個話題展開了討論,雖然最後冇得到什麼確切結果,但我大概瞭解西夏簡史。

縱觀古代文明,西夏是唯一不在二十四史之中的,因為後來的元朝故意冇給西夏修史。

而且人們討論到西夏時,總會感覺到這個西北之國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氣息。

神秘。

唐代晚期,有個黨項人叫拓跋思恭,這人幫助唐王朝平定了黃巢之亂,唐王重賞賜地,封官節度使,同時賜姓李,這人是西夏建國的奠基者。

隨後李德明,李繼遷繼承了西北節度使,這兩人苟著偷偷發育了幾十年,到了李元昊這一代,他們的封地實力已經非常強了。

元昊看著自己兵強馬壯,他決定不苟了,於是他對宋仁宗說,“小宋,我現在已非吳下阿蒙,咱兩平起平坐吧。”

仁宗聽後大怒,說你算什麼東西,就憑你也敢跟我平起平坐,仁宗說你等著,這就派人去打你。

宋仁宗向西北派兵三次,接連打了三川口之戰,好水口之戰,瓦亭寨之戰,很遺憾,仁宗一次未贏。

看自己打贏了,元昊便發來文書,他在信中說:“小宋,我知道你麵子上過不去,我爺爺曾經跟著你爺爺混過,念著這份情我也不為難你,隻要你承認我西夏立國,承認我是西夏皇帝,那我每年給你上貢,對遼國金國,你可以對外宣稱我西夏是你大宋的附屬國。”

仁宗看了元昊的信當場吐血,無可奈何之下隻好答應。

自此之後,西夏開國。

這是西夏的開國故事。

再說西夏的滅國故事。

西夏大都是黨項人,如今黨項族早已不複存在,蒙古人恨黨項人,黨項人滅亡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成吉思汗的一條密令,為什麼蒙古人恨透了黨項人,大概率是因為成吉思汗的死和西夏人有關。

那次是蒙古人第六次攻打西夏,出發之前成吉思汗身體很好,他一頓能吃一斤羊肉能喝半斤烈酒。

可這場仗開打冇多久,成吉思汗就死在了六盤山。

關於他的死有多種說法,其中一種可信度很高。

說那次西夏送來了一民黨項美女,這美女身材爆好,從小就學習了一身了不得的床上之藝。

成吉思汗被迷住了。

那天晚上,就在他準備橫刀立馬之時,這名西夏美女摸出一把剪刀。

剪刀劃過,一分為二。

這位雄主因為失血過多昏迷了好幾天,那個年代冇有抗生素,又正逢夏季,傷口自然而然的感染了。

他在彌留之際說:我死後,你們不要為我發喪,好叫唐兀特(黨項人)不知我已死去,當他們國王出來投降時,你們要滅其族,屠其城,燒其房,毀其文明,吾兒當.....”,話還冇說完,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就駕鶴西去了。

這道密令從六盤山行宮深處發出,幾個小時後各大蒙古將領都收到了成吉思汗的密令。

這時,蒙古二十萬大軍已經包圍中興府數月有餘,若不是忌憚西夏的鐵鷂子軍,蒙古人早就破城了。

西夏最後一位皇帝叫李現,實際上這小子不孬,他隻不過是在亡國之時被他叔叔清平郡王推上了皇位,李現年輕氣盛,開始時意氣風發,誓要和蒙古兵決一死戰,蒙古大將軍們根本看不起他這個亡國之君,雙方三天兩頭隔著城頭互罵。

大概的意思就是,蒙古人說:“年輕人不要太氣盛,速度開門投降。”

李現回罵:“不氣盛叫年輕人嗎!有種你們進城來!”

雙方一直罵了兩了多月,後來中興府內冇吃的了,幾十萬西夏平民餓的不行了,每天都有人餓死,李現也冇了幾個月前的豪氣,他把皇宮內的一點兒存糧分發給百姓,洗乾淨臉後決定出城投降。

蒙古人喊的口號是,隻要你出城來投降,那我們就不殺人。

可結果呢,李現剛出來就被蒙古人砍了頭,隨後二十萬蒙古人衝入中興府,燒殺平民,侮辱婦女,短短七天時間內殺了四十多萬人,黨項人就此滅族。

對黨項人而言,那七天是痛苦的。

對蒙古人而言,那七天是快樂的。

井下成千上萬的皚皚白骨,把頭推測說可能也是死於這場滅國之戰。

至於是誰用觀音菩薩的雕像當了井蓋,蓋住了這口井。

有可能是清朝和尚,也有可能是明代道士。

這已經冇人能說清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