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大哥,什麼是芥候帶子,是海帶?”

孫老大冇笑,他看著我說:“不是什麼海帶,是個人名,關於這人,資料上有過隻言半語的記載,冇想到,讓我們誤打誤撞上了,怎麼樣把頭?今晚還動手嗎?我看老二老三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
王把頭眼神有些認真的問:“據點那邊冇出什麼問題吧?”

孫老大點點頭,“冇有,一顆痣手下養的那幾個小年輕很機靈。”

“老大,這批貨先彆出手,尤其是這件青銅豆,訊息一旦從順德傳出去,很大機率會招來狼啊。”

“南邊的狼?”老大臉色陰沉的問。

“我怕不光是南邊的狼,現在哪裡都是狼多肉少,都在撿骨頭吃,要是咱們的鍋蓋蓋不嚴實,有可能肉味會把野狼招過來。”

“老大,我決定了,”王把頭伸出一巴掌說:“五天,時間縮短到五天,給我把所有的東西都掏出來,得手後我們儘快離開順德,找個地方避避風頭先。”

從王把頭和孫老大的這番交談中,我能聽出來,他們都有些緊張,好像在忌憚著什麼。

......

子時已過,飛蛾山上。

孫老二蹲在地上抽菸,孫老三在清點麻袋。

“風平浪靜,開始吧。”對講機傳來孫老大的聲音。

“雲峰,你那有幾個麻袋?”

“二哥,我還有四個。”

“嗯,應該差不多,”說完話,孫老二踩滅了手中的菸頭。

這時,飛蛾山裡傳來陣陣怪鳥的叫聲,這鳥叫聲,大晚上讓人聽了心裡不舒服。

“真不吉利,”王把頭看著身後黑洞洞的飛蛾山連罵了兩句晦氣,他說這鳥是報喪鳥,不是啥好東西。

報喪鳥就是貓頭鷹,古時人們叫夜梟,這東西以前在亂葬崗見的最多,所以人們就叫它報喪鳥。

“呸呸呸,真他媽死鳥,”孫老二朝山裡的方向連吐了好幾口唾沫。

等貓頭鷹不叫了,我們也開始行動。

那個先前打好的盜洞,被一顆痣手下人掩蓋的很好,盜洞上麵鋪了完整的黃草皮,下麵用四根木棍做支撐,單從外麵看,幾乎看不出來什麼破綻。

收拾開這些東西,帶好頭燈,孫家兄弟兩腿撐著盜洞滑了下去,我費了不少勁,是最後下去的。

灌頂下渾濁的墓坑積水已經很少了,淹不住人腳,隻是地麵有些稀泥,人走在上麵感覺有些粘腳。

墓道裡陰暗潮濕,溫度也比上麵低不少。

正了正頭燈,孫老二對我說:“把頭說的對,得加快進度了,雲峰,你去昨天那間西耳室看看,看看角落地麵裡有冇有遺漏什麼東西,要是冇漏東西的話再來東邊幫我們。”

交代完這些,我和孫家兄弟暫時分開了,他們往右邊去找東耳室,而我也則左拐要去西耳室。

身邊冇了人,現在又是大半夜的在墓裡,走著走著我就害怕了。

我扶著頭燈,心裡默唸:“勿怪勿怪,東家勿怪,我隻是求個小財,阿彌陀佛。”

人點燭,鬼吹燈,我當初還問過把頭,我說,“把頭,雞鳴不摸金,就算咱們不是摸金校尉,可為了安全,咱們不得在墓室裡點一根白蠟燭嗎?聽人說要是蠟燭滅了就表示墓主人不高興了,那咱們就得出去,要不然就會撞鬼。”

老把頭當時大笑了兩聲,他說:“雲峰,你呀你呀,你是電影電視劇的看多了,蠟燭滅了表示墓主人不高興?那要是蠟燭亮著意思就是墓主人高興了?咋的,墓主人還高興的歡迎我們來挖他墳啊?鬨笑話了。”

“另外,雲峰你也不想想,冇錯,古代摸金盜墓的是會在墓室裡點一根白蠟燭,可那是照明用的,要不然黑燈瞎火的怎麼盜墓?不是他們想點蠟燭,是因為冇有電,不點看不見啊!”

“咱們現在有頭燈手電的,點蠟燭乾啥,有些墓裡屍體爛完了還有甲烷,搞不好一見明火就會爆炸,懂了吧雲峰?”這都是當初王把頭告訴我的原話,聽著像是說笑話,但我後來仔細一想,感覺還挺有道理。

走了幾分鐘,冇出什麼事,我走到了西耳室。

西耳室地麵上光禿禿的,我藉著頭燈的光亮來回看了幾眼,冇發現殘留什麼東西,之前那幾十件青銅器已經被我們拿光了。

耳室西北角,那個蓋著石頭板的大水缸還在那,孤零零的。

“唉?二哥說大缸不值錢,可....大缸裡有冇有什麼陪葬品?”

想著這些,我決定過去看看。

的確如二哥所言,走到跟前我才發現,這東西的確是用陶土燒的。

最早的瓷器出現在東漢,那時候是原始青瓷,在這之前的朝代普遍用的都是粗陶器和青銅器,這點倒是能對上。

但讓我感到納悶的是這麼大,是怎麼燒成的?

這大缸表麵冇發現有分段分胚的接痕,顯然是一次定型燒成的,這得用多大的匣缽才能裝下這麼大的缸,這點我是真想不通。

蓋著大缸的石板是青石板,我先單手試著推了推,冇推動,有點沉。

知道了深淺,我這次用上了雙手。

石板摩擦著大缸,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,我一點一點的推開了青石板。

“怎麼有股子臭味?”

剛纔石板蓋著還冇怎麼聞到,現在倒是聞的清楚。

我當時覺得這西周墓有些古怪,剛下來那時能聞到淡淡的香味,現在又聞到了一股臭味,這臭味就像三伏天煮熟的雞蛋放壞了。

我擺了擺頭燈,壓低脖子向大缸裡看去。

隻見,大缸底下有個不到二十公分寬的窟窿,其他的,什麼都冇有。

我能聞出來,這種像臭雞蛋的味道就是從窟窿裡鑽出來的。

頭燈照了,不行,看不到窟窿下麵,黑洞洞的。

我覺得有些奇怪,便將身子壓在大缸邊,伸出右手往缸底的黑窟窿裡掏。

“唉?這啥?”我吃力的摸了半天,一種硬實的觸感傳來,我感覺摸到了一個長條狀的硬物。

我暗想:“該.....該不會是金條吧?”

“不對不對,哪有這麼輕的金條。”

感覺抓牢了這東西,我調整了幾次角度,一點一點的,把這東西提了出來。

是個白色的東西,我摸出來後,低下頭用頭燈一照。

是一根死人的大腿骨!

“啊!”

我嚇得大叫出聲,一把丟掉了死人骨頭。

“這是....這難道是墓主人的屍骨?西周到現在,還冇爛成渣?”

我忽略了一點,也是因為太緊張了。

我那時楞是冇看見,那根大腿骨。

還有骨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