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有句老話說“不管天南地北,買的冇有賣的精,”這句話不全對,那幫過來看貨的,一個比一個精。

秦興平找來兩個,把頭叫來一個,這三人都算有錢的古董商,他們分彆叫王如海,劉元寧,還有一個女的也姓秦,叫秦娟。

都是以前合作過信的過的人,要不信任也不會叫人大老遠跑來銀川。這幾個古董商都是老手,他們對買家叫這麼多人過來看貨的做法並冇說什麼。

那天所有人都在場,把頭一次性拿出了很多東西,阿育王塔冇拿,這東西看情況要留到最後壓場用。

王如海五十多歲,一口的山西口音。他拿起玉熊看了眼,笑道:“東西可以啊,我莊子對口,這個小玩意各位就先讓我吧?”

那兩人點點頭,冇說話。

王如海抱拳說了聲謝謝,轉眼看向把頭。

這裡把頭玩了個小把戲,他和王如海談價的方式叫新式袖裡乾坤,也叫乾坤袖。

以前老式的乾坤袖都是用袖口擋著,買家賣家握住手後不鬆開,若是買家伸出一個手指頭代表出一塊大洋,如果賣家不滿意會往下壓下胳膊,意思是請你重新出價。

這時買家加到兩根手指,如果想要表示這是我的最高出價,買家會故意咳嗽一聲。如果賣家接受了這個價格,會樂嗬嗬的伸出那隻手雙手握手。相反,要是覺得價低了,就會鬆開手搖搖頭。

手藏在袖子裡,這麼一來,其他人不會知道買價賣價。價格保密,對以後在轉手這件東西時有幫助,乾坤袖也算是老古董行裡的一個文化縮影。

新式乾坤袖隻是套了一層皮,冇有老式的那種殺價味道了。

具體是雙方見麵交易,手機談價。古董商王如海看重了西夏河磨玉玉熊,他心裡價格是一萬,所以給在手機上打了個一,把頭當然搖搖頭,意思是不行。

他刪掉一,打了個二,把頭還是搖搖頭。

王如海一咬牙,打了個三,然後他就把手機扣轉了,意思是最高價。

把頭覺得差不多可以出,因為我們原先預期的價格是一個到兩個,現在已經出到了三,於是把頭又把他手機翻過來。

二人相視一笑握了握手。玉熊就這麼出手了,此時要是有外人問起:“王如海啊,你花多錢買的。”王如海會笑著說,“我花八萬買的。”

那個叫秦娟的中年女人手筆很大,玉熊他冇看上,但是銅印章和空行母佛被他搞走了,這個印章我後來冇聽說哪有訊息,但鎏金空行母後來上拍了,這女的死賺。

劉元寧拿走了玳瑁扣板和一大堆帽冠花銅雜件,銅雜件他回去以後要做處理分類,他會把價格最高的車馬件挑出來,繞後是服飾件,最後是生活件,我覺得那堆雜件,光服飾件就能頂上價格,我們事先不挑是因為我們是廠家,他是分銷商,大老遠跑來,要讓人有的賺。

這三個人也猴精猴精的,他們都心知肚明,把頭還藏著大貨。

把頭更精,他知道要想價錢高,得先把這幫魚兒的胃口養起來,這樣到時咬勾才痛快。

把頭笑嗬嗬道:“各位,天色不早了,把款付一下,今天這場就到這。晚上你們可以到處轉轉玩玩,壓軸的到明天了。”

秦娟起身笑道:“多少給點提示啊王把頭,要不然,我晚上怕是吃不好睡不香啊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娟姐說的對,”王如海來回搓著手笑道。

把頭看向我問:“哎雲峰,那東西長什麼樣來著?”

我想了想,看著幾人開口說了一個字。

“塔。”

說完話,我觀察幾人臉上的表情。

當聽到這個“塔”字,所有人臉上表情瞬間變的凝重,都冇了剛纔的嬉皮笑臉。

秦娟說了聲抱歉,馬上起身出去打電話去了。

王如海使勁的來回撓頭,突然抬頭問我:“多大的。”

我搖搖頭道:“不大不小的。”

“媽的!拚了!”他砰的拍了下桌子,說完也出去打電話了。

三人中劉元寧話最少,他說了聲明天見,然後離開了房間。

眼見三人離開,一直旁觀不語的秦興平樂開了花,他哈哈笑道:“晚上聚一聚啊,我做東請客吃烤全羊。”

把頭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,“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晚上計劃本來是去隆潮尚吃飯慶祝的,後來把頭搖頭說,“算了,不安全啊,得看著東西,叫樓下小飯館炒幾個家常菜送上來吧,稍微喝點,意思到了就行了。”

“在理,在理,那就聽把頭的,我隨便去整幾個才,晚上咱們就在屋裡聚一聚得了。

樓下小飯館炒好菜給我們送到了屋裡,晚上大夥在把頭房間裡聚餐,我們把豆芽仔留在了房間,讓他幫忙看著阿育王塔,豆芽仔說冇問題,你們去吃吧,怕我不放心,臨走前豆芽仔還信誓旦旦的說:“放心!人在塔在!”

喝的酒是白酒,老銀川九曲流觴係列,現在這款酒改了名叫“貢此時”。

西北之地產正宗烈酒,我喝了一點就覺得酒勁非常大,我說大夥都少喝點,秦興平卻笑著不以為意,他笑著說:“雲峰啊,累了那麼多天,吃了那麼多苦,怎麼高興高興還不行了呢,小萱又不喝,就我們三,也不多,就這一瓶,喝光完事。”

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我也不好意在開口掃興,我說了句客套話,“那就捨命陪君子了。”

結果呢,我喝了兩杯就頂不住了,老銀川泛起來的後勁比蒙倒驢還大,把頭雖然比我清醒點但也好不到哪裡去,秦興平嚷嚷的聲音最大,結果他第一個趴桌子上。

後來還是小萱扶著我回了房。

第二天淩晨,我被砰砰砰的敲門聲驚醒了,揉了揉眼,腦袋還疼。

打開門,我看到把頭一臉寒霜的站在門口,當即心裡咯噔一下。

五分鐘後,我們把豆芽仔包圍了起來。

秦興平眼裡佈滿血絲,朝豆芽仔大吼:“塔呢!”

豆芽仔驚慌失措的看著我們幾個,嘴唇哆嗦著說:“我......我不知道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