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那幾天我們三個在銀川玩了個遍,吃駝峰美食買名牌衣服,逛街消費想買啥就買,小萱買了好幾件手工回族衣服,豆芽仔買了幾瓶很貴的枸杞藥酒,我問豆芽仔你年紀輕輕買這乾什麼。豆芽仔笑著說,“寧夏枸杞可是全國最好的枸杞,我買的這酒老闆說顆顆都是枸杞王,一顆頂十顆,我這是為以後結婚做準備啊。”

該有兩個地方我印象深刻。

我們在騰格裡沙坡頭那裡玩了滑沙,現在不知道還有冇有,滑沙就是兩三個人坐一塊木頭板上,然後從沙坡上往下滑,非常刺激。還有一個地方就是西北影視基地,我們上那個城牆上玩了,就是大話西遊電影裡至尊寶和紫霞仙子見麵那個土城牆。

玩了幾天,我回去見把頭還在研究羊皮圖,便問:“把頭你紙上寫了這麼多東西,研究出來啥了?”

把頭將十幾張白紙疊起來,搖頭說:“太難,我前天去了銀川博物館,抄了羊皮圖上的一個字跟一位副研究員請教,結果.....他也不認得。”

“專科班出身的也不認識?”我有些意外,這類地方性博物館科班研究員很多都是大佬,他們對當地的曆史研究功底紮實,西夏文是很難辨認,可應該有少部分人認識纔對。

“是啊,”把頭歎聲道:“那研究員姓馬,他看了我抄的字直搖頭,說這是西夏文中特殊的一類文字,類似宮文,隻在黨項人貴族王族的小圈子裡使用,現在要想翻譯非常困難。”

“宮文?也是西夏野利榮仁造的?”我知道當初是這個叫野利榮仁造了6000多個西夏字。

正說著話,豆芽仔端著酒進了屋。

“聊什麼呢把頭,嚐嚐我買的枸杞王酒,大補!”豆芽仔笑嗬嗬的給把頭倒了一小杯。

“雲峰你小子也嚐嚐,”豆芽仔也給我倒了半杯。

把頭神情放鬆了不少,抿了一小口說好酒,藥味挺足。

“把頭,你的意思羊皮上的西夏文字咱們認不出來了?”我問。

“現在暫時冇苗頭,”把頭放下酒杯說:“不過國內文史界臥虎藏龍,既然當初野利榮仁能造出來這種文字,我相信如今也有人能翻譯出來。”

話題扯到造西夏文的這人身上來了。

這七百多年前的野利榮仁是個鬼才,當初元昊稱帝時西夏還用漢文,元昊野心大想做功績,於是他命令大臣野利榮仁創造一種屬於西夏自己的文字。

野利榮仁帶著一大幫子讀書人日夜校對,經過兩年多的奮戰,終於在漢文字的基礎上創造出了西夏文。元昊起初對他提的要求是:“愛卿,朕希望把我們自己的文字做的高大上,,獨一無二,讓宋朝人金朝人一眼就能認出來這是我們西夏文字。”

野利榮仁掉光了頭髮才滿足了元昊要求,最後這造出來的字筆畫繁多難寫,要是擱到現在,讓小孩子用西夏文寫個自己名,估計看一眼能嚇哭。

野利榮仁除了發明這種全民用的西夏文,還額外發明瞭一種貴族用的西夏文,版彆字義也不一樣,算是西夏文pro版。

現在冇人專門學這玩意,看著都跟鬼畫符一樣。

隔天上午把頭找到我說,“東西都準備的怎麼樣了雲峰,玩也玩夠了,我們回一趟扈特部,把東西給阿吉他們送過去。”

“都準備好了啊把頭,不過那個發電機有點重。”

“冇事,我跟商總講過了,他答應借咱們幾匹好駱駝用。冇什麼事的話下午去把駱駝牽回來,明天就出發。”

“好嘞,哦,對了,還有一件事,”我快走到門口時扭頭問:“咱們那些東西.....”

把頭眯著眼說,“帶上。”

我們幾個去駝園牽了幾隻駱駝,小萱有心,她在超市買了一大堆小孩兒吃的零食,裝滿了兩個蛇皮袋,這都是帶給扈特人小孩的禮物。

休息了一晚,早上將發電機洋娃娃零食玩具裝上駱駝,我們大概上午9點多動身出發。

我本來打算叫上嚮導老張的,不過把頭說不用叫他了,路線應該記得差不多,扈特部的人也在等我們,應該暫時不會遷移。

我其實心裡清楚,但我冇多問。

不叫嚮導老張,是因為把頭這次還會有所行動。

有兩次來往經驗,這次返程我們走的異常順利,路上冇遇到沙城暴行軍蟻那些東西。

前段日子參加了火祭,部落裡大部分人都認識我們,我們剛過了月牙綠洲,幾個放羊小孩看到了我們,都跑回去報信去了。

阿吉興沖沖的出來迎接我們,他看到駱駝背上捆的新發電機後兩眼直放光。

“怎樣阿吉?我說話算話吧,大宇牌的,比你那破發電機不知道好多少倍。”

阿吉高興壞了,一路幫忙牽駱駝回到了扈特部。

小萱給了忽碌叔三套洋娃娃玩具,給了老族長小孫女一套,那些零食吃的也讓我們全分給了放羊小孩。

晚上在吃飯,把頭對我使了個眼色,我點點頭走了出去。

扈特人住的土窯洞是一排上下兩行,中間立著梯子,這裡風俗是部落裡結了婚的都要住下窯洞,冇結婚的男女都住上窯洞。

豆芽仔知道這事兒後打趣分析說:“窯洞不跟宿舍上下鋪一樣嗎,結了婚的就應該住下鋪,要住上鋪,說不定哪天給搖塌了。”

“乾嘛呢阿吉?”我爬上梯子往窯洞裡看。

阿吉回身見是我,他著急的指著發電機說:“這個怎麼不能用,不轉啊。”

我看到他窯洞裡的發電機,問這是你一個人爬梯子扛上來的?

阿吉點頭說是。

我說阿吉你可真牛逼,這玩意一兩百斤重。

我爬上來看了眼我們買的新發電機,一眼就看出了問題。

“哪不能用了?”

“冇油,你加點油啊。”我說。

阿吉這才反應過來,把他藏桶裡的柴油倒進了油箱裡。

加了油,這次一打就著火了,哢哢的聲音老大,跟拖拉機一樣。

我指著發電機說:“先關了!太吵了,我跟你說你說個事。”

阿吉關了發電機,問我什麼事。

扭頭見四周無人,我小聲說:“阿吉,你想不想要個更好的手機?帶的新遊戲絕對比雷電好玩,我下次給你弄一個。”

阿吉楞了楞,眯著眼睛說:“你們是不是還要去找哈拉浩特?你們想讓忽碌叔帶你們走,還要我當翻譯。”

我說你太聰明瞭。

見阿吉臉色陰沉,我以為自己哪裡說錯話了。

忽然,阿吉臉上露出了笑容,他突然走過來和我握了握手。

“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