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集裝箱鐵門上著鏈子鎖,鎖鏽了,豆芽仔用石頭猛砸了幾下,我們幾個連人帶包藏進去關上了門。

廢集裝箱裡堆著很多雜物,有一些破床墊破桌子,灰塵很大,關上門後光線暗了下來,不少地方結著蜘蛛羅網,我拖過來兩張桌子頂住了門。

豆芽仔在看他之前買的新手機,他這個新手機的手機號隻有把頭知道,我們一直在等把頭打來電話。

“哭什麼哭!就就知道哭!”我聽到小萱在訓斥小苗。

“你們讓我走吧,你們不要害我,我什麼都不會說,什麼都不知道。”小苗小聲抽泣著說。

“不要!”小苗一聲驚呼。

模糊的光線中,我看到小萱拿起了一條凳子腿。

“你乾什麼!”我衝過去一把奪過來凳子腿扔地上。

“瘋了你!還嫌事情不夠麻煩!你怎麼這麼牛逼,還想殺人!”

小萱被我吼了,它蹲地上雙手抱著頭陷入了沉默。

我們一直在廢集裝箱裡躲到了天色擦黑,銀川的路燈都亮了起來。

“來了!來了!”突然間,豆芽仔興奮的舉起手機喊:“把頭!把頭來電話了!”

“快接電話!”我催促道。

豆芽仔立即摁了接聽鍵,把手機放到了耳邊。

“你們人都去哪了?”把頭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。

豆芽仔表情都快哭了,“把頭你快過來吧,我們現在躲在外麵,我們被人發現了。”

電話中把頭沉默了幾十秒,又說道:“具體出什麼事了,講清楚。”

“給我,我來說,”看豆芽仔半天說不到重點上,我把電話拿了過來。

我在電話中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把頭。

把頭聽後問:“你們人現在在哪,我過去找你們。”

我對銀川不熟,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路,隻記得跑來時見到馬路邊有個大廣告牌,於是我說:“從旅館出來向南走,過幾個紅綠燈,路邊有個樓盤的廣告牌,我們現在都在這邊的一個廢集裝箱裡躲著,你快過來吧把頭。”

“知道了,就在那等我,”把頭說完匆忙的掛了電話。

我把手機還給豆芽仔,叮囑他彆愣著了,仔細留意外麵動靜。

旅館離這裡不遠,可能過了有三十多分鐘,我忽然聽到有人拍門。

“誰!”

我小心走過去,透過集裝箱鐵皮門的縫隙向外看去。

我看到把頭一臉寒霜的站在門外。

我鬆了口氣移開了擋門的桌子,隨後把頭閃身進來了。

關好門,我背靠著鐵皮門坐下來,問把頭現在該怎麼辦。

把頭走到小苗身前蹲下來,“女娃,你彆怕,我問你,你要說實話,你爸現在知道這事嗎?”

小苗臉色蒼白的抬起頭,看著把頭搖了搖頭。

“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把頭又拿出手機說:“女娃,我保證你不會有事,我們也絕不會傷害你。現在你照我說的做,跟你爸打個電話,報個平安,就說你在同學家留宿一晚,讓你爸彆擔心,明天我們就放你回去。”

“真的......真的嗎?”

“真的,我說話算話。”把頭道。

考慮了幾分鐘,小苗顫抖著接過來把頭的手機,撥打了小超市的座機號。

“喂。”

“爸,是我,小苗。”

“死妮子你去哪了!一下午冇個影!打了你學校電話值班老師說放假了!你現在在哪!”

把頭神色平靜的看著小苗,對她點了點頭。

小苗雙手拿著手機說:“今天菲菲過生日,我在她家住一晚上,明天一早就回去了。”

我聽到電話裡房東大喊:“越大越管不住你了是不!翅膀硬了都敢夜不歸宿了!”

“爸,就一晚,就一晚上,明天我就回去,求你了。”

“行了行了彆來這套,晚上就在菲菲家聽到了不,彆跟你那些男同學出去鬼混,知道了嗎?”

“嗯,知道了,爸那就這樣,我用的同學手機,掛了啊。”說完小苗掛斷了電話。

“很好。”把頭接過來手機誇獎小苗道:“女娃你做的很好,你放心我說話算話,你不會有事的,餓不餓?”

小苗看起來還是有些害怕把頭,把頭問餓不餓,她先是點點頭,又馬上搖搖頭。

把頭笑了笑,起身說道:“雲峰你去吧,剛纔我過來看那邊有個賣包子的,你去買點過來,你們都還冇吃吧?”把頭又問小萱和豆芽仔。

見他兩點頭,把頭說多買幾個,在買幾瓶水。

我說好,隨後開了門小心看了眼,見四周冇人,閃身鑽了出去。

“老闆娘,買十個包子,在拿五瓶水。”

老闆娘是個四十多歲的胖大姐,她看著我說:“冇有水有豆漿啊,包子要什麼餡的,有豬肉大蔥,豬狗茴香,全白粉條....”

我忙說什麼餡都行,來十個就行。

老闆娘打開籠屜正給我數數,這時我身後突然走過來兩個穿著製服的,我嚇了一跳,隨後纔看清原來是附近工地的兩個年輕保安。

“李姐,兩個雪菜,一個豆皮的。”保安說完還看了我一眼。

見我買了這麼多,保安笑著和我搭話,“兄弟買這麼多啊,李姐家的包子確實便宜又好吃。”

我冇搭理他們,接過來塑料袋丟了二十塊錢就走了。

“找你七塊錢,喂......”

回到廢集裝箱,我敲了敲門,豆芽仔給我開了門。

“給你,吃吧,”我遞給小苗一個包子一杯豆漿。

小苗猶豫幾秒鐘,還是伸手接過來,她低著頭小口吃了兩口包子,又用吸管喝了豆漿。

“你們都坐下吃,”把頭招呼我們坐下。

我一共買了十個,豆芽仔一口氣吃了五個,他吃完抹了抹嘴說道:“把頭,明天咱們怎麼辦,有什麼好辦法冇。”

把頭冇吃,他喝了口豆漿起身說:“出來談吧。”

我們幾個出了集裝箱,把小苗關在了裡麵,我想可能是把頭有些話不想讓她聽到。

“我一直冇說你們,你們年紀小入行淺,這次的事給你們上了一課,記住,以後不管去到哪裡都不要掉以輕心,我們不是來玩的更不是來旅遊的,尤其是你芽仔,你這吊兒郎當的性格得改改,要不然以後還會吃虧。”

我們被訓了,豆芽仔支支吾吾的說知道了把頭,以後我會注意的。

把頭嗯了一聲,隨後開口說:“明天回去。”

“回去!回旅館??”

“不行啊!”豆芽仔大聲說回去就完蛋了啊把頭,我們趕緊跑吧,離開銀川。

“再不濟我們可以學那個叫阿紮的小子,我們進阿拉善找個廢礦坑躲進去,可不敢回去啊把頭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