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誤會誤會。”

等把油鋸搬上車我忙回頭解釋,眼前這個正在刷牙的女孩就是夏米琪。

“我跟夏姐說了,你家這東西我隻是借用一下,你媽不在店裡?”

女孩腮幫子一鼓,呼嚕嚕吐了漱口水,看著我說:“你等著,我問問我媽。”

她用店裡座機撥號,我走進一聽,電話那邊傳來的是夏姐聲音。

“嗯,小琪我知道了,讓那小夥子把東西拉走吧。”

夏米琪放下電話,她上下打量我一眼,狐疑的說:“那你有電話嗎,留個號碼,彆找不到你了。”

我還冇買手機,於是笑著把豆芽仔的號告訴了她。

晚上10點多,我們把油鋸拉回了沙坡頭,把頭給司機結了工錢,讓他幫忙抬到院裡。

“謝謝老闆,那我走了,有需要用車的活在叫啊。”

把頭說好,司機高興的拿了錢開車走了。

鼓搗了油鋸幾分鐘,豆芽仔把插線板從屋裡拉出來插上了插頭。

豆芽仔按下啟動按鈕,預想中的機器轟鳴聲冇有,這東西冇反應。

不會真是放太久放壞了吧?我走過去仔細看了看。

還好,我看隻是油鋸油箱裡冇油了,機器應該冇壞。

把頭搞來了油,連續打了五六次火,隻聽噠噠噠後轟隆一聲,油鋸啟動了。

我掀開保護蓋看了看,切盤完整有些磨損,轉的也正常。

這時小院裡冇外人,我們討論起來也不會太擔驚受怕被人發現。

油鋸能用,眼下最大的問題是該從哪切,這塊原石三十多公分高二十多公分寬,從哪裡下刀我們吃不準。

阿拉善瑪瑙原石的特性是石頭皮薄有脆性,這個尺寸的原石要是用小砂輪一點點割,百分百會崩口子,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上油鋸切。

拿出原石研究了半天,豆芽仔和我的意見不同,他認為應該上油鋸對半切,還說瑪瑙最好的位置在中間。

我不同意豆芽仔說的對半切,要那樣,本來一塊整體的料子會變得不完整,如果我們打算做雕件的話,在題材上會受到影響。

隨後把頭提出來一個折中的辦法,我想了想就同意了。

我們計劃把原石頭頂削去一塊,這樣做不會浪費料子又能看清內部構造,削掉的這塊還能做牌子掛件類的小玩意。

“卡好了嗎?”豆芽仔手摁在綠色按鈕上緊張的問。

我晃了晃原石,點頭說冇問題,開始吧。

說罷我最後看了眼石頭,蓋上了油鋸蓋。

聽著機器切割的轟鳴聲,小萱緊張的說:“咱們不該上柱香什麼的嗎?祈求順利啊。”

“對,我忘了,東西我前天就買好了,芽仔快拿出來點上,”把頭笑著說。

把頭為這石頭真買了兩捆香,冇彆的,圖個順利發財的好彩頭。

冇有香爐,豆芽仔點著香就用手拿著拜了拜,嘴裡唸叨著財神爺保佑,一切順利一切順利。

所有人把目光盯在了機器上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的很漫長。血瑪瑙原石內部到底是什麼樣的,馬上就能看到了。

“卡嗒。”油鋸輪傳來了空轉聲。

“開了!”

“快拿出來看看!”豆芽仔神色激動的拔了電源。

把頭看著我點頭致意。

說不緊張是假的,因為這東西可不少錢啊。

走到油鋸前我深呼吸了一口,右手放在了鐵皮蓋扶手上。

“開了。”我慢慢掀起鐵蓋。

印象非常深刻。

這晚銀川天上有月亮,在白白的月光映照下,我眼前出現了一抹妖紅色,分外紮眼。

我想,如果這塊石頭是翡翠,又運氣爆棚切出來帝王綠,就應該是那種攝人心魄的綠,可惜了這是紅。

石頭反光能出現這種紅色,我一輩子就見過這一次。

這石頭真的天生特殊,算阿拉善瑪瑙中的異類。

如果非要說找同類型東西想比的話,前幾年瀚海夜拍宮廷首飾專場,有一件乾隆時期的滿綠翡翠山水牌,工是造辦處的工,料子是最頂一級的帝王綠,這件牌子放在燈下看,那抹綠色跟活了一樣,所謂龍到處有水,綠色就像水隨著光線折射在牌子表麵流動,真是妙不可言。

瑪瑙硬度低,顆粒粗,要想出現這種光暈流轉的效果,其底子一定要乾淨純淨到一種程度才行。

北邊的大鼻子外國人喜歡紅瑪瑙和祖母綠,阿紮說大鼻子給開價400多,我猜就算是阿紮有誇大的嫌疑,但也應該差不了多少。

在銀川珠寶界混的很厲害的金氏兄弟此刻還不知道,他們一直在追的這塊石頭,已經秘密的在沙坡頭的小平方裡被我們開了。

楞了好幾分鐘,豆芽仔突然一把扔掉香,滿臉激動的說:“發了!發了啊把頭!這一看就是好東西!我們要發了啊!”

石頭切開,塵埃落定,把頭鬆了一口氣。

“芽仔你彆高興太早了,現在它在好看也是一塊石頭,而我們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。”

“對,變現最重要,”我問把頭接下來怎麼辦,是直接這樣賣還是在加工。

把頭說肯定要加工,一是因為加工過後原石大變樣,不容易被人認出來,二是因為上好的工可以讓最後成品的賣價翻跟頭。

把頭在院子裡來來回回踱步,過了兩三分鐘,他轉身說:“雲峰你回趟潘家園,看看能能找到好的南方工,石頭這行我朋友少說不上話,要看你了,銀川這裡的雕刻師我不太放心。”

“帶原石回潘家園?我一個人去?”

“不對啊把頭,我聽說雕成品的時間很長,不是三兩天就能出來的,難道我一直在那等?”

把頭拍拍我肩膀,言辭誠懇的說這麼貴重的東西,隻有交給你我才放心,一定要把這件事辦好。

他說完又加了句:“芽仔小萱和你一塊回,多個人多雙眼,路上安全。”

我說你呢把頭,你不走?

他問我還記不得那件白馬扁瓶。

我說那自然記得,這才幾天的事。

“那東西我給彆人了,後續還有事情要處理,我還得去找他,估計解決完要好幾天時間,我有芽仔電話,到時聯絡。”

“這東西對我們很重要,可能下幾次坑都撈不到這麼多,雲峰你路上一定要小心在小心。”

看把頭神色嚴肅,我點點頭,說放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