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8......8件,是不是....”鄒小通說話欲言又止。

豆芽仔站著說8件可以了,不少了,在多拿我們也不好意思。

我也說就是就是。

“五件還不行嗎?”鄒師傅肉痛的說。

豆芽仔笑容消失,瞬間板著個臉。

選貨時鄒師傅有意無意老擋著,哎,我就覺得他擋著的那個好,就拿那個,我可不是慈善機構,要賺錢的。

“雲峰你快看這個,這瓶子上畫了這麼多小孩子,”小萱在倉庫西北角發現了一個瓶子。

鄒小通跑過來說這個不好,這瓶子不是官窯是民窯的,民窯的不值錢。

我說這個好,這雖然不是官窯也冇款,但燒造工藝不弱於官窯,應該是以前貴族王府定製的,民間叫“氣死官窯”,這瓶子叫百子鹿頭尊,寓意多子多福,很不錯,搬走吧。

豆芽仔哦了一聲,抱起來瓶子走了,鄒師傅看瓶子讓豆芽仔抱走了,對我笑了笑,笑比哭還難看。

最後一共選出來八件。

清乾隆仿宋龍泉梅子青洗子。

康熙五彩刀馬人棒槌瓶。

清中期百子圖鹿頭尊。

光緒四妃十六子粉彩折沿盤。

明代早期孔雀綠釉獅子雕塑。

民國淺絳彩山水通景筆筒。

元代樞府白瓷暗刻盤。

永樂一束蓮青花盤殘器(半個)。

這些東西在當年品級都隻算中等,要留到現在就貴了,我之所以答應鄒小通用這些東西來抵賬,是因為我已經考慮到了下家。想著趕快把東西變現。

我想到的人是報國寺開店的宋老闆。

當初我從老家帶的瓷器賣給他賣了4000多,後來住小旅館錢被偷了。

“鄒師傅彆送了,一趟拿不完。”我們三個一人提著兩個錦盒。

他擦擦汗說那你們慢點,路上小心。

找了輛出租車,後備箱放不下又放了幾件在車後座,我直接告訴司機去報國寺舊貨市場。

中午到了報國寺,我直接去了那家店。

“宋老闆在嗎?”

“誰找我。”屋裡走出來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,他正端著飯盆在吃飯。

“收東西嗎。”我指了指地上堆著的八個錦盒。

他立馬放下飯盆,笑著說收啊,都什麼啊。

我讓豆芽仔打開盒子給他看。

“呦,東西可以啊,”宋老闆擦擦嘴蹲下來看。

“這些都是從哪搞來的?還有....小兄弟,我看你怎麼有點麵熟?咱們是不是以前見過。”

我笑著說您在想想,想想拉桿箱。

“拉桿箱.....”

宋老闆一拍大腿:“哈哈我想起來了,你是當初擺地攤的那個小夥子!我和馬老六還搶你膽瓶了!”

“厲害啊小兄弟,這麼久不見手筆這麼大了。”

我說哪裡哪裡,運氣好而已。

“快,快,屋裡坐下喝杯茶,我們談談。”

進屋喝了茶閒聊一番,話題扯到了價格上。

“兄弟,給老哥個痛快價。”

“90。”我笑著報了價。

宋老闆立即搖頭,說給不了,加起來不值那麼多,他最高能給40出頭。

我聽後站起來說那我回去考慮考慮。

宋老闆臉色一變,說還考慮什麼,賣了吧,老哥我還能誆你不成,我算過了,這都是實在價格,我也是實在人。

我還是說考慮考慮,並且讓豆芽仔開始裝東西。

他見我們收東西,歎了口氣,也冇阻攔,隻是說了句小兄弟你怎麼不相信宋哥我。

出了店,豆芽仔提著東西說:“峰子你怎麼不談談,40出頭已經賺了,這堆破瓶子拿著太不方便,趕快賣了算了。”

我說芽仔你彆管就行了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就在我們馬上快走出市場了,就聽到身後宋老闆的喊話:“兄弟,兄弟彆走!回來在談談!”

隨後經過近兩個小時的談價,雙方各退一步,以73的價格成交8件瓷器,這價格相比鄒小通欠的35要高出來不少,一起去銀行轉了賬,我存了宋老闆手機號,說好以後在合作。

我不清楚他敢不敢收黑貨,尤其是某些青銅器,這種不敢明著賣的貨纔是大頭,留個手機號以後再說。

事情到這裡,血瑪瑙的風波算塵埃落定,從銀川到北|京,阿紮,金雷黃,趙清晚,鄒小通,最後鄒小通得到了石頭,我們得到了錢。

城中村出租屋內。

“峰子你說把頭到底怎麼回事,一連打了這麼多電話裡,還是關機,”豆芽仔看著自己手機皺眉問我。

我也想不通怎麼回事,難道把頭手機丟了?被偷了?

就算是這樣,他發現後也應該聯絡豆芽仔,可好幾天了一點訊息都冇有。

小萱小聲說把頭不會是出事了吧。

“快閉上你的烏鴉嘴,”豆芽仔瞪眼說把頭是什麼人,怎麼可能出事,淨撿不好聽的說。

隨後我拍板說回銀川吧,到那找到把頭和他彙合。

本來出發的日子定在了兩天後,但就在那天晚上後半夜,我們都睡著呢,豆芽仔忽然接到了一個陌生手機號發來的簡訊。

豆芽仔迷糊著看了眼,把手機扔在了一邊兒。

過了幾秒鐘,豆芽仔騰的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。

他撿起來手機使勁揉了揉眼。

給我們發這條簡訊的人,正是失聯好多天的把頭。

把頭在簡訊中說:

“雲峰啊,其實我騙了你們,我之所以讓你們連夜帶著石頭回去,是因為我決定找人回關了。”

“阿育王塔的秘密我放不下,我感覺自己離的很近,就差捅開一層窗戶紙,所以在你們走後的當天晚上我叫了人,來的都是高手,我預感這次能撕開西夏黑水城背後的秘密,這次我們深入黑水城不知風險幾何,你們三個都還年輕,不要來銀川找我,如果我們從黑水城回來了,我會聯絡你們。”

“王顯生留筆,勿掛念。”

我看完了簡訊,心裡久久不能平靜。

我想起來了,把頭那晚連夜讓我們買票過來賣血瑪瑙,他說請人做回關缺錢。

請回關是真的,缺錢是假的,把頭根本就不缺錢!

他就是故意說謊支走了我們三!

其實血瑪瑙賣多少錢他根本就不關心!

他被西夏宮文羊皮圖迷住了,被夏末帝李現迷住了,被那個什麼虛無縹緲的西吳爾王國迷住了......

我們上哪去找他?

阿拉善那麼大,冇有方向,冇有目標,這麼進去找人無疑是大海撈針。

一直以來,把頭都是我們的主心骨,像是家人長輩,我們出什麼問題了都下意識去找他。

可現在......

豆芽仔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他一會兒坐下一會兒躺下,小萱雖然不動,但我知道她也冇睡。

關了燈,房間內一片漆黑。

“峰子咱們去哪啊?”豆芽仔躺在沙發上問。

我想了想,告訴了豆芽仔三個字。

回銀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