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屍....屍角仙,”我從來冇有聽過這種東西,當下心裡更害怕。

“阿婆,你能不能治我,我可以給你錢,我還不想死。”我害怕的說道。

劉婆搖頭道:“你實話告訴我,你是乾什麼的?你要是不肯說,那你就請回吧。”

“我......”

內心糾結,要是說了我的身份,我知道可能連累的不隻是我,把頭和孫家兄弟也會被抓。

我跳橋時是把頭製止了我,他願意把我這麼一個小毛孩留在身邊培養,願意給我一口飯吃,雖然我冇明說過,但我很感謝他。

這種背後出賣他們的事,我做不出來。

不光這樣,一旦走漏風聲,李靜知道了我的身份,她知道我是犯罪分子,肯定也不會和我做朋友了。

權衡再三,我深吸了一口氣說,“阿婆,雖然我想被治好,但有些事,我不能說。”

劉婆很意外的看了我半天,好半晌後她搖了搖頭說,“行吧,我知道了,你跟我來吧。”

“阿婆,乾啥?”我問她。

“當然去治你啊,怎麼,你想死啊?”

“可是,你剛纔說......”

劉婆幫床上的老伴蓋了蓋輩子,她轉身看著我笑道:“混江湖的,有些品質是難能可貴的。”

那晚上,劉婆把我領到了東屋,東屋地上放著很多黑色的大罈子,看著像是醃鹹菜的那種罈子。

劉婆讓我轉過身去彆看。

我隻聽到身後一聲罈子蓋打開的聲音,然後就聽到陣陣搗藥的聲音。

後來劉阿婆找來紗布,她往我腫大的手指上抹了很多黑色藥汁,那藥汁有股很重的腥臭味。

說實話,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當時黑罈子裡的是什麼,我曾經猜想有可能是蠍子壁虎之類的東西。

抹了劉婆給搗的藥,當晚手指就不疼了,回到李靜家住了一晚,第二天上午拆掉紗布,我手指已經消腫了,很神奇。

劉婆救了我一命,李靜救了我一命,我想報答她們的救命之恩。

把李靜偷偷叫出來,我對他說:“謝謝你李靜,我項雲峰會幫你的,我會幫你和你媽還清那五萬塊錢,用我自己的錢。”

李靜頓時噗嗤一笑。

“項雲峰你說胡話吧,五萬塊錢,你自己的錢?你掙十年也掙不夠吧。”

她不信我我不怪她,我暗暗把這件事記在了心裡。後來我又問她爸的情況,問她爸是做的什麼生意,怎麼賠了那麼多錢。

聽我問到這個,李靜臉色立馬就不好看了,在我的再三追問下,李靜才道出了實情。

李靜老爸叫李明全,原先是順德一家燒磚廠的廠長,順德這兩年有個政府工程,就是在全市護城河周圍大量建公廁和垃圾中轉站,這是為了防止人們隨意往河裡丟垃圾和小解。

李明全頭腦不錯,他發現了商機,於是通過賄賂的手段成了這個項目的原料供應商。

彆小看一間公廁,這裡麵要是運作好了,不比那些空心管工程利潤低,何況是好多間公廁和垃圾站。

李全明通過這次項目操作,發了財,粗算下來掙了有小十萬。

對李家來說,這本來是件好事,可李全明有個愛好,他喜歡買古董,而且李全明屬於那種不懂裝懂,外行裝專家的棒槌。

這時候國內的古董市場正處在全麵上升期,很多東西都是一年一個價。

李全明包工程發了財,這事很多人都知道了,知道他愛買古董,於是有三個人合起夥來,就準備坑他。

怎麼坑李全明一筆大的呢?

兩個字。

做局。

這三人是附近古玩市場的小販,他們先是請人在北邊的勾山上挖了個大坑,然後這三人自己又在坑裡挖了墓道,他們從古玩市場裡買來一大堆假古董,這些古董裡有金器,玉器,瓷器,石雕,木雕,等等。

當然,金器是銅的,玉器都是石粉用車床壓的,瓷器石雕也都是新的,都是假貨。

為了讓這墓看起來更像,每當下雨的時候他們都會在山上挖土溝,把大量雨水引到假墓裡。

水一泡,墓裡到處都是泥了,那一大堆假古董都埋在了泥裡。

精心策劃了幾個月,覺得時機差不多了,他們就找到了李全明。

李全明冇什麼眼力,但他知道一個事,好的古董能值大錢。

三人把李全明帶到假墓裡,看著墓葬泥裡露出來金閃閃的金器,李全明眼都看直了。

這幫人敢要價,他們對李全明說,“李老闆,你要是想要的話,這墓裡所有的東西,一口價20萬!”

最後李全明經過討價還價,把價格定在了十六萬。

為了得到這些東西,他動用了家裡的存款還不夠,還從外麵借了幾萬塊。

後來東西都整出來了,至於那三個人,早就消失了。

李全明想著先賣幾件東西試試看,結果可想而知,冇有人要他的東西。

一個墓裡,近百件的陪葬品都是假的,加起來滿打滿算不超過一千塊錢。

東西賣不出去就冇有錢,可他借的錢是要還的,這錢還有利息,不到半年,本金加利息就滾到了五萬塊。

債主天天上門討債,他被逼的冇辦法,後來直接丟下李靜母女跑路了,現在都不知道躲在哪。

他跑了,李靜母女自然成了討債人主要針對的對象,畢竟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。

所以我前天才能看到逼債的那一幕。

講完了她爸的事,李靜低著頭說:“項雲峰,我準備高中畢業就不唸了,我要去電子廠打工,我認識一個姐姐,她說電子廠每月能掙六百塊錢。”

心事重重的回到旅館,我還在想李靜的事,我在想怎麼能儘快幫她還債。

王把頭和孫老三在旅館裡,孫老二和一顆痣冇看見,不知道去哪了。

我看到王把頭臉色不好看,便問他怎麼了,是找到主墓室了?

孫老三和王把頭都在抽菸,臉陰沉的讓人看了害怕。

孫老三扔掉煙,他握著拳頭說。

“二哥不見了,昨晚在坑裡.....失蹤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