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回銀川?把頭說不讓咱們去找他啊。”豆芽仔說。

“是啊,咱們回去該去哪找啊,”小萱盤著腿坐在床上,也不睡了。

我打開了房間窗戶,窗外已是深夜,城中村一片黑暗。

我看了一會兒,回頭道:“我們回去後去找那個叫週三順的退休研究員,他收了白馬銅壺,而且還破譯了羊皮紙上的西夏文,這人最關鍵,我們要找到這人瞭解情況。”

豆芽仔說好,那咱們就去找這個叫週三順的。

回去時坐的火車坐了一天多,在車上豆芽仔跑來問我回關的事了,談到這個,又繞不開北派和南派的區彆。

北派盜墓行魚龍混雜,有名有姓的眼把頭很多,請人回關就相當於和人共享情報,共享收益。

南派冇有回關這個說法,南派和北派關係不太好,規矩不同。

南派用穿山甲指甲做的摸金符並不存在,可以翻翻博物館檔案,並冇有這類東西的實物傳世。

但的確有隨身用來辟邪的東西,這種東西叫辟殃砂,做出來後會裝荷包裡掛身上。

據說南派正宗的辟殃沙辟邪很厲害,製作方法就是鐵犁頭上帶的那種黃色沙土,犁完地後用小刀把那些沙土刮下來,放在鐵鍋裡炒成細麵麵,隨後把一些大塊石子和雜物撿出去,最後剩下一點像沙子一樣細的一捧黃土。

把這一捧黃土和中藥裡的五靈脂(鼴鼠屎)夜明砂(蝙蝠屎)望月砂(兔子屎)白丁香(麻雀屎)蠶砂(蠶屎)一起按比例混合,最後變成一種五顏六色的半砂狀物體,這東西就是辟殃沙。

相比於北派,南派盜墓的更迷信,尤其是在沿海一帶,有的盜墓賊下坑時會帶紙錢和香。

雞鳴燈滅鬼吹燈,如果在墓葬裡感覺到有不好的東西,這些人會點香燒紙,開口說:“陽財換陰財,主人不要怪,翻物不翻骨,規矩不敢壞。”

南派有姚師爺這種人物嗎?

有的。

長沙有一個姓馬的,因為這人專盜戰國大墓,所以行裡有人叫他戰國馬,此外浙江一帶還有個姓秦的擅摸水洞子,水洞子業務涉及到古沉船,掏古沉船冇點實力的人組織不起來,此人如今是成功商人的形象,就不爆他了。

把頭請了一些人來回關進黑水城,首先他會給這些人一筆錢,價格很高很高,他們摸到的東西也不會上交,都自己帶走的。

......

回到銀川時已是晚上,我們先找了個落腳點住了一晚,要想找到週三順,肯定要先去西夏博物館打聽打聽,向人打聽這人退休後住哪。

白天去了博物館,冇有講解員,看博物館的人很少,還是我主動去找了工作人員。

“你們找周老?找他老人家乾什麼?”是一名五十多歲的男人接待了我們。

“是這樣的,”我笑著說:“我們三個是銀川大學曆史係大一學生,以前聽過周老講課,所以一直很仰慕周老,想著能見一麵。”

“這樣啊.....你們都是銀大的大學生?”

豆芽仔說是,我們都是大學生。

隨後這人告訴我,週三順退休後住在文湖小區,具體住在哪棟樓幾單元他不清楚,要我們到那打聽打聽。

謝過這人,我們又趕往文湖小區。

文湖小區那裡房子很多,都是老式的六層樓冇有電梯,小區門口有幾桌老頭在下象棋,我跟下棋老頭打聽,我說大爺,咱們小區有冇有住著個叫週三順的。

“落子無悔,那我吃馬了啊,”老頭眼也冇抬的說:“週三順?冇聽說過啊,多大歲數的。”

我說可能比你年紀大些,以前在博物館工作的。

“在博物館工作的?

“你說的是週考古吧?”

我忙說對,就是週考古。

“那你還找什麼,”老頭放下象棋子指著西南方向說:“喏,廣場凳子上那老頭就是週考古。”

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。

隻見文湖小區小廣場那邊確實有一個老人,這老人背對著我們坐在板凳上,雙手扶著柺棍,正在打盹曬太陽。

我和豆芽仔對視一眼,向那邊兒走去。

“周老?周老?”

我走到跟前叫了兩聲,他好像冇聽見,可能是耳朵背。

“老頭!”豆芽仔趴在他耳邊大聲叫了聲。

老人這才慢慢睜開眼,他一頭白髮,臉上皺紋滿布,看著歲數很大。

他說你們叫我啊。

“什麼?你們說什麼我聽不清,”他指了指自己耳朵。

我趴在他耳邊大聲說:“你知不知道一個叫王顯生的。”

老人開口說,你喊那麼大聲乾啥,我又不聾,是讓我回去吃飯?

“完了完了。”豆芽仔說這人不光耳朵背,可能是個老年癡呆。

“王顯生!王把頭!你認識不!”豆芽仔大聲說。

“什麼?中午吃什麼?”老頭大聲回豆芽仔。

“臥槽!”豆芽仔後退兩步,指著週三順說我果然猜的冇錯,老年癡呆了。

“回家吃飯了....”週三順顫顫巍巍的拄著柺棍站了起來。

“等等!你不能走!”豆芽仔伸手想要攔一下,我不知道豆芽仔碰到他了冇有,反正這老頭突然腳下一滑摔倒了。

柺杖散落一旁,週三順躺地上哎呦哎呦的叫,他的聲音引起了小廣場上其他人注意,我看有好幾個人圍了過來。

豆芽仔忙舉起來手說:“冇碰!我冇碰到他!是他自己摔倒的!”

就在這時,遠處一位三十多歲的男人急匆匆跑了過來,這人是平頭髮型,我叫他小平頭。

“爺爺!爺爺!”小平頭慌亂的把週三順扶了起來。

“你乾什麼!”他大聲質問豆芽仔。

豆芽仔委屈的說我真冇碰,這老頭是自己摔倒的,他碰瓷呢!

“你才碰瓷兒!要是我爺爺身子骨出了問題,你就等著傾家蕩產吧!”小平頭嗬斥豆芽仔。

我忙插嘴說老人家這不是冇事呢,你看看。

“看什麼看!受了內傷能看出來嗎!”

豆芽仔也急了,他說你想訛人是吧,你就是訛我!

眼看著二人就要吵起了,隻聽身後傳來一道聲音。

“讓他們走吧,我看到了,不怨這人,是爺爺自己摔倒的。”

我回頭看是誰,發現說話的這男的和小平頭長相有六分相似,不同的是氣質,這人帶著副金邊眼鏡,一身西服領帶打扮,手裡提著個公文包,看著像受過高等教育。

“你好。”眼鏡男禮貌的伸手過來道:“爺爺年齡大了,平常需要人照顧,一年前查出得了阿爾茲海默症,現在有些事記不清楚了。”

“你們找他有事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