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如果各位冇什麼事我就扶老人家回去了,到飯點了?”眼鏡男向我們點了點頭。

小平頭和眼鏡男都叫週三順爺爺,他兩還長的這麼像,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親哥兩。

小平頭惡狠狠瞪了豆芽仔一眼,和眼鏡男一道扶著老頭離開了。

我和豆芽仔麵麵相窺,搞不明白。

這什麼情況?

把頭冇說週三順得了老年癡呆啊,他這樣子還能破譯羊皮圖上的西夏文?

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,我心裡合計:“難道說週三順是故意裝的?

如果是那樣....

我小聲對小萱吩咐了幾句,小萱邊聽邊點頭。

去試試看,我吩咐道。

她哦了聲,追著週三順跑了上去。

小萱追上人後,小聲在週三順耳旁講了幾句話。

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老人反應。

我讓她說的話就五個字:“白馬銅扁壺。”

我看週三順臉上表情毫無波動,或者說冇什麼反應。

不過....有一個人明顯楞了幾秒鐘。

是小平頭的哥哥,西服眼鏡男,他反應很快,臉上表情很快恢複了正常,也冇和小萱搭話,就那麼扶著週三順走了。

他怎麼對白馬銅壺有反應?

這人有問題!

都住一個小區的不難打聽,我多方打聽,一連問了好多住文湖小區的大爺大媽,瞭解到了一點眼鏡男的基本資訊。

這男的叫周兵,是週三順的大孫子,他開了家廣告公司自己當老闆,據說掙錢不少,一年前他媳婦在家偷人,讓他逮到了,而給周兵戴帽子的是他廣告公司的一位年輕員工。

周兵當場捉住了他老婆和姦夫,那人當時就穿了個小褲衩,周兵舉著凳子追著人滿小區跑,這事在文湖小區鬨的沸沸揚揚,好多人都看到了,結果就是那員工被他開除了,後來他和老婆打架鬨離婚,他老婆離婚後跑回孃家一年多了都,由於女方過錯在先,最後的結果是淨身出戶,五歲的兒子歸周兵撫養。

我和豆芽仔小萱商量了商量,決定這兩天盯著眼鏡男周兵,我看到他住六號樓,所以我們就在小廣場那盯梢,輪班倒。

那天小萱回去休息了,我和豆芽仔在文湖小區決定盯到晚上12點。

結果還真發現這人有問題,就在我們出現後的第三天晚上9點多,我和豆芽仔看到他夾著個公文包鬼鬼祟祟的出了小區,為什麼說他鬼鬼祟祟呢,因為這人一步三回頭,要不是我和豆芽仔離得遠藏的好,就被他看到了。

他從文湖小區出來後鑽進了一輛豐田車,十幾秒後豐田車掉頭出發,我們身邊冇有出租車,不過有一輛給超市送貨的電三輪,我給了一百塊錢,讓三輪車跟著前麵那輛豐田。

我和豆芽仔坐在三輪車後麵,豆芽仔忍不住催促說快點快點,要跟丟了,開三輪的老哥說你**慌什麼,我這電瓶車還能跑的過小汽車啊,他讓我們彆擔心,說再往前拐彎一連串紅綠燈,那輛豐田跑不了。

開電三輪的老哥是老司機,他說的準,拐彎後我又看到了周兵的豐田小車,在等紅燈。

“你兩跟他乾什麼?”電三輪老哥問。

豆芽仔說你彆管,要是跟丟了還得把一百塊還我們,要是跟不丟在多給你一百。

一聽這話,他說冇問題包在我身上,隻要這小車不上環路,他肯定跟不丟。

事實證明這哥們冇吹牛,他開著電三輪左拐又扭,差點把我兩晃下來,路上能等的紅燈他絕對不等。

一路跟了二十多分鐘,我看到豐田車停在了一家麪館前,麪館後麵是一條衚衕路,周兵拿著公文包下車後回頭望瞭望,隨後徑直走進了小衚衕。

“峰子快跟上,”豆芽仔招呼我跳下了三輪車。

“彆走!我錢呢,不說好跟上了多給一百塊嗎!”

我著急跟人,從兜裡掏出來兩張50扔給了他。

“錢不假。”他舉起五十塊看了眼,笑著說還坐車回去不。

我和豆芽仔冇搭理他,小跑著進了麪館後麵的小衚衕。

“那!”我們剛進衚衕就看到周兵拐了彎。

忙跑著跟上去,豆芽仔噓了一聲。

我兩藏在牆後探頭向外看了看,隻見周兵停在了一戶平房前,隨後伸手敲了三下門。

過了五六分鐘,房門吱呀一聲被人從裡麵打開了,周兵推門而入後又關上了門。

豆芽仔扭頭看著我說,“這小子鬼鬼祟祟了一路,最後到了這麼偏僻的地方,乾嘛呢這是。”

我說不知道啊,得偵查偵查。

這種自建房高度不高,三米多,離地麵兩米五左右有扇用來通風的窗戶,我拍了拍豆芽仔指了指上麵的窗戶,我說芽仔你把我頂起來,我看看裡麵有什麼情況。

豆芽仔說冇問題,隨後他蹲下來,我踩到了他肩膀上。

豆芽仔抓著我雙腳,一使勁把我頂起來了。

“看到了冇,那小子在乾啥,”豆芽仔的聲音從下方傳來。

窗戶上都是灰,我用手擦了擦纔看清。

房子裡冇什麼東西,甚至連張床都冇有,隻是地上鋪了地鋪,還有一台自帶天線的那種小電視。

有個男的穿著秋褲盤腿坐在地鋪上看電視,這男的二十出頭看著比我大不了幾歲,長頭髮皮膚很白,長的還挺帥的,是個帥小子。

周兵打開公文包拿出一塌錢遞給了這男的,以我平時的經驗看大概在2萬左右。

他們兩開始說話。

我有些著急,因為這扇窗戶關著,我光看他兩嘴動了,聽不到他們談什麼。

為了聽到聲音,我試著輕輕的向外拽了拽窗戶,運氣不錯,我發現窗戶冇鎖,我一動窗戶就往下落灰,豆芽仔在底下呸呸呸的說峰子你慢點,嗆死我了。

我慢慢拉開一條窗戶縫,周兵和那男的不知因為什麼突然吵起來了,他兩冇注意到窗戶這邊兒多了個腦袋。

二人爭吵說話的聲音不小,我差不多能聽清楚。

帥小子上下甩了甩錢,笑道:“兩萬?就兩萬想打發我啊,老闆啊我明說了吧,這事冇五十萬你解決不了,當我要飯的?”

周兵麵色鐵青,他握緊公文包說:“小許,我這一年多以來斷斷續續給了你不下二十萬了,咱們當初可是說好的,這是最後一次,我冇什麼錢了,你不要把我逼急了.....”

“嘖嘖嘖..”帥小子穿著秋褲站起來,他拽著周兵領帶,笑道:“我的好老闆啊,當初你讓我去勾搭嫂子,還指示我在你家乾。”

“當時咱們合作的挺愉快,現在你可不敢耍賴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