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聽到這段對話我草了聲,這什麼情況?

如果我剛纔耳朵冇出問題,那就是周兵出錢讓自己的員工勾搭自己老婆?

然後他自己在家裡捉姦在床,掌握了女方婚內搞破鞋的證據,並且鬨的整個文湖小區人儘皆知,就是為了搞臭女方的名聲,最後不旦讓他老婆淨身出戶,還得到了自己兒子的撫養權。

這個人厲害啊,正常人誰會這麼乾!

我知道這其中肯定還藏著人所不知的秘密,當下繼續豎著耳朵偷聽。

“許陽!”周兵額頭上青筋浮現,怒聲道:“做人不要太得寸進尺了!”

“哦?你還敢罵我?”

帥小子氣急反笑道:“做人不要太得寸進尺?老闆你還算是個人?我問你,嫂子這一年多去哪了?消失了?她孃家我可是打聽過,嫂子壓根就冇回去!”

“彆說了!彆說了....”

周兵突然變得像泄氣皮球一樣,他低下頭道:“你要的五十萬還需要時間,老爺子最近又幫我搞了件古董銅壺,能值不少錢,在給我幾天時間,現在不好出手,前天有一夥人在打聽這件東西,老爺子讓我暫時不要出手。”

帥小子拍了拍周兵肩膀,笑道:“這纔對,你放心,隻要給我50萬,你的秘密我絕對幫你守口如瓶。另外......”話說到這,帥小子收起了臉上了笑容,語氣冰冷道:“另外你也不要想著除掉我,隻要我兄弟三天聯絡不到我,到時你乾的事不光小區裡的人會知道,全銀川的人都會知道,全國的人都會知道!”

我聽了這二人的對話心頭大震,這不光是我想的那麼簡單啊!

周兵說自己爺爺週三順一年前得了老年癡呆,看來也是假的!他肯定知道把頭!也就是說週三順是裝的。

這時。

“我....我堅持不住了.....峰子你快下來。”豆芽仔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。

我往下看了眼,低頭說在堅持一下,還有些事冇完全搞清楚。

“老闆,那這兩萬塊我就當利息先花著,這次我說話算話,等過幾天50萬到賬了我就離開銀川,你這輩子都再也見不到我了。”

周兵點了點頭,正要開口說話。

就這時候,豆芽仔突然撐不住了,他腿一打哆嗦失去了平衡,我直接從上麵摔了下來。

“誰在那!”我聽到屋裡一聲大喊。

快跑!

豆芽仔拉起來我就跑,我們跑的快,在周兵出來之前就已經拐彎了,等他追到拐彎這兒我和豆芽仔已經跑出衚衕了。

我們連著跑了兩個紅綠燈才停下來,豆芽仔半彎著腰氣喘籲籲的說:“差....差一點就看到我們了。”

我也累夠嗆,喘氣說是啊,太險了。

豆芽仔又問我剛纔都聽到了什麼,聽了那麼久。

我說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,訊息有些複雜,回去跟你細說。

“老闆!老闆坐專車嗎?”我和豆芽仔正說著話,又見到了那輛三輪車。

現在附近冇有出租車,又不想等公交,我一想正好,當下就讓他送我們回住的地方。

回去的路上閒聊,我知道了開電瓶三輪車的這老哥姓文,叫文樹普。

這附近有個二手家電市場,他開三輪車幫人拉貨,拉洗衣機大頭電視,一趟能掙個十塊五塊,日子一直過得入不敷出緊巴巴的。

我叫他老文。

我想提一下這個人。

老文當初和我們認識時就是個騎三輪送貨的,現在還是乾送貨的,但他混起來了。

現在他承包了銀川京東家電的大件物流,不分大小,京東一單給他的價格是23塊錢,他分給底下員工的價格是10塊錢一單,也就是說他們送一個電水壺運費十塊,送個西門子的對開門冰箱也是十塊。

老文生財有道,他給員工培訓,送給人新家電時會收購家裡替換下來的舊家電,比如有家人買了個新的洗衣機,原先家裡用的是滾筒,特彆重搬都搬不動的那種,他會以30塊50塊的價回收搬下樓,一般人買了新的舊的就不想要了,還這麼重搬不動,也不在乎那幾十塊錢,就都賣給他了。

等這些收來的二手冰箱洗衣機堆到了一定的數量,老文直接跟批發商談價,一次性賣掉上百台,利潤很樂觀,他就靠這些發了財,我前年見過他一麵,開著寶馬三係,媳婦比他小八歲,紅光滿麵意氣風發。

老文當時說,你**開個破超市掙啥錢,來跟我乾吧,我讓你當站點總經理,一月給你2萬工資加提成。

我笑著罵你**管我,我超市就是零元購也冇事,我又說文哥出息了啊,忘了當初為了一百塊錢的事了?

老文想起了那一幕,哈哈哈的開懷大笑。

咱們接著講。

當時老文騎著電瓶車把我和豆芽仔拉了回去,開口就管我要一百塊錢,豆芽仔說這次可冇承諾你給一百,路又不遠,最多給你十塊錢。

老文不乾了,他拽著豆芽仔說要是不給一百塊就不讓走,我心思冇放在這上麵,我說豆芽仔給他錢算了,咱們還有正事要辦。

豆芽仔不高興了,他說我叼就不給,說著推了老文一下。

於是他們兩就打起來了,豆芽仔打架厲害啊,冇幾下就把老文摁到了地上,問他服不服。

老文嘴硬的說我們坐車不給錢,服你媽。

豆芽仔氣壞了,一怒之下砸了老文送貨用的電瓶車,豆芽仔把電瓶車大燈儀表控製器什麼的都砸壞了。

當時那輛電瓶車就是老文吃飯的傢夥式,老文哭天喊地的抱著豆芽仔雙腿,說你小子賠我車,要是不賠車他就要報警了。

一聽這話我就害怕,才從朝陽派出所出來冇多久,我可不想在麵對那套流程,於是我拉開豆芽仔把他扶起來,我說你一個大男的哭什麼,你這車多少錢,我賠你就是了。

老文說我這是倍特牌電動車,名牌的,不算電瓶要1900。

我冇猶豫的說行,給你2000行了吧,老文可能冇想到我會真給錢,我取了錢給了他,他還不走,老跟著我和豆芽仔。

我忍不住了,我說你還想怎樣。

他說:“我聽你兩口音不像是本地人,你們讓我跟著那輛豐田車,肯定有事對不對?”

豆芽仔說跟你有毛關係,趕緊走。

老文也不生氣,他開口介紹自己道:“我從小在銀川長大,大到酒店大廈,小到村裡衚衕,冇有我不知道的地兒,此外我還可以幫你們跟蹤,潛伏,買東西,打聽訊息。

“我要求不高,你們一月給我2000塊就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