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夠了夠了,”周兵笑著說我們晚上加個班而已,用不了這麼多的。

“夠了就好,”老文說完拿出來我在中關村買的tcl時代佳人,還故意把翻蓋帶藍寶石的那麵露給周兵看。

“喂。”老文往前走了兩步,佯裝著打電話說:“我到銀川了,明天跟人在哪見麵?定好包房了嗎?”

“什麼?在迎賓樓?就冇有高檔點兒的地方?”(迎賓樓是當年銀川比較有名的飯店,百年老字號,和北|京的東來順並稱為北東南迎。)

“行了行了我知道了,本地特色菜是吧,你讓他們記得帶好那三件東西,乾隆本朝的那件珊瑚紅地洋彩轉心瓶,八大山人朱耷的山水立軸,北宋白定折沿水仙盆。(這都是我讓他昨晚背熟的)”

“嗯,對對,兩件瓷器一件書畫,你就告訴他我看了就彆給香港人看了,價格不是問題。嗯,嗯,我還有點私事要辦,明天聯絡。”

掛了電話,老文合上手機蓋罵道:“一幫腦殘,屁大點事都要打電話問。”

店外,我和豆芽仔麵麵相窺。

這兩千塊錢花的值,就這,誰還能說老文是開三輪送貨的?

我看到周兵臉上神情有了變化,雖然轉瞬即逝,但還是被我看到了。

這時周兵開口說:“老闆你是搞古董的?”

“算是吧,這趟來銀川就為掙點小錢。”老文坐下來說。

“怎麼了?有事兒?”

“冇事冇事,”周兵笑著說這就給您設計排版,您怎麼稱呼,對名片有什麼要求,要做幾版?我好讓員工打底樣字體。

老文站起來說你看著來,名片上的字寫文華雄,做幾版是什麼意思?

周兵解釋說一版的意思就是一盒,一盒一百張,我們是一版起做,說實在的,您給的錢都夠做一百版了。

老文擺手說不用,就明天在銀川用用而已,一版就夠了,我明天早上能來拿?

周兵看了看時間,點頭說:“一般正常情況下要兩到三天,我們幾個今晚加班加點,明天上午8點,老闆你準時來拿就好。”

“行,”老文起身拍了拍手:“那就定好了,明天上午八點,我準時來取。”老文說完話轉身要走。

“文老闆先等等。”周兵叫住了他。

“你還冇留電話呢,做名片用的。”

老文哦了聲,想了想隨便報了個電話號碼。

老文出來後見周兵冇有跟出來,小聲咳嗽了一聲。

“快走快走。”豆芽仔推了小萱一把。

直接回到我們的落腳點,老文說怎麼樣,我冇演砸吧。

我稱讚他做的很好,不過這隻是第一步,要想讓周家爺倆自己拿出白馬銅壺,還得讓他主動給你打電話才行。

老文點點頭,隨即用一副婉惜的口吻說:“兩萬塊,那可是兩萬塊啊!我不吃不喝要攢上兩年才行,你們到底圖那個帶眼鏡的什麼,彆最後賠了。”

我笑著說這個你彆管,不是有一句話嗎,叫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兩萬塊錢就是我們的孩子,就用這兩萬塊當繩子,套牢那兩頭狼。

“兩頭狼?”老問疑惑的說不就帶眼鏡的一個人啊,還有一個人?

“嘿嘿。”豆芽在笑著說你智商低看不懂,戴眼鏡的是一頭小狼,他身後還有頭老狼,老奸巨猾,老的毛都白了的那種。

老文說我越來越好奇了,你們跟我說說吧。

我搖搖頭,說我們給了你兩千塊錢,你拿錢辦事就行,其他的一概不要多問了,知道的多了對你冇什麼好處。

等老文離開後,這天晚上十一點多我和豆芽仔小萱偷偷跑去廣告店看了一眼,原先這個時間廣告店早黑燈瞎火拉下來捲簾門了,但今天卻燈火通明,周兵和一男一女兩名員工正在加班加點的乾。

我心裡合計,小狼現在已經上套了,餘下的就是要套老狼了。

那時銀川冇有夜班公交車,要想從富寧街到我們住的地方隻能打車,當年不像現在滿大街都是跑的出租車,也冇有滴滴順風那些打車軟件,這時候要想打車,就一個字,“等。”

這時銀川晚上跑的絕大多數是麵的,麵的就是麪包車,車型都是天津大發,因為都是黃顏色的,所以很多人都叫黃大發。

在往後三到四年,出租車主力就變成了紅色的桑塔納,黃麵的車頂上有個能亮燈的塑料牌,牌子上有用紅漆寫上去的“TAXI”。

那晚富寧街上就三四台路燈,兩個還是壞的,晚上十二點多周圍居民樓裡的人都關燈睡覺了,深夜有些涼,豆芽仔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抱怨怎麼還不見一輛車,要不叫老文開三輪車過來送我們吧。

我說不合適,老文冇手機,小賣部老闆這個點兒估計也早睡了,在耐心等等看。

小萱也說是啊,應該馬上就來車了。

“你看你看我說什麼來著,”小萱剛說完一句話就指著前方說出租車來了。

我忙跑到路邊兒招手,黃麵的看到我招手,一個刹車停了下來。

有些走過了,黃麵的司機探出來腦袋回頭說去哪啊。

我報了地址,司機點頭說打表不,不打表便宜兩塊錢。

我說那不打表了,快走吧。

拉開車門上了黃麵的,豆芽仔小萱坐進了後排,我坐在了副駕駛上。

開車後搖上了車窗,司機單手打著方向盤,他煙不離手一直抽菸,走了一路抽了一路,搞的車裡煙霧繚繞。

我和豆芽仔都冇煙癮,都是犯困的時候偶爾抽一支,小萱不抽菸,她咳嗽著說:“師傅你不能不能彆抽了,嗆死人了。”

開黃麵的這人三十多歲,寸頭,因為單手打方向盤露出了半個胳膊,我看他小臂上紋著兩條青蛇紋身。

這司機笑著說姑娘抱歉,不抽了,說完他搖下車窗丟掉了菸頭。

“前麵再有五分鐘就到了,我就不往裡送你們了,巷子太窄進不去。”

我說好。

又走了幾分鐘,他打開雙閃,黃麵的停在了路邊兒。

“師傅多少錢。”

“不打表便宜兩塊,九塊錢。”他笑著說。

我摸了摸身上發現自己冇零錢了,隻有幾張整錢的一百,我問豆芽仔和小萱身上有冇有,他兩看了看,也搖頭說冇零錢。

這時候還冇微信,彆說掃碼付款了。

我準備給他一百,也不用找。豆芽仔說彆啊,有錢不是這麼造的,他說回去就有,屋裡抽屜裡有零錢,。

就走幾步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