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常小霞之所以後來接受了劉智元,也是因為她腿的事。

97年新華路,那天傍晚六點多,常小霞正常從新百下班回家,她正在人行道上走著,這時一輛桑塔納突然失去控製衝了過來,開桑塔納的小年輕喝了酒,壓碎了常小霞右小腿,粉碎性骨折。

酒後駕駛開桑塔納的這小子有背景,其父母通過多方找關係,最後賠了兩千多塊錢也冇坐牢,常小霞想要繼續追究,但她父母已經不想追究了。

劉智元知道這件事後氣炸了,他發動手下的那些小兄弟在銀川找了一個多月,終於找到了開桑塔納的小子,劉智元親自動手用鋼管打折了這小子雙腿,打的他哭爹喊娘,劉智元想到心愛的女人後半輩子一直要住拐,還不解氣,又用板磚拍了這小子頭,拍爛了四五塊磚,事後這小子被髮現後送到了醫院。

搶救是搶救過來了,但已經變成了大小邊不能自理的狀態,要不是王保田花了幾十萬找關係死保,劉智元百分百會進監獄。

常小霞出院後成了殘疾人,但劉智元不嫌棄她,三天兩頭的端茶送水跑前跑後,他這招就叫趁虛而入,一舉拿下。

那晚還有一幕我印象很深。

“我煮了方便麪湯,都來吃點吧。”常小霞拄著拐拿來了碗筷。

“老婆這麼晚上還讓你起來招待客人,對不起啊,”劉智元笑著說。

“淨說胡話。”常小霞白了他一眼,

吃的是三太子方便麪,加了幾個荷包蛋,我和小萱就喝了點湯,豆芽仔吃的最多,連湯帶麵的呼嚕嚕吃了兩大碗。

我放下筷子說劉哥你修麵的要多少錢,我有空就把錢送來。

他想了想,說大概要六七百吧,換擋風加鈑金噴漆。

我說我給你兩千,多餘的你給嫂子買點東西補貼家用。

他先是用狐疑的眼光打量我,隨後笑道:“你們肯定不是旅遊的.....”

我搖搖頭,說您就彆瞎猜了,我們乾的和劉哥你以前乾的一樣,都是正經營生。

他聽後說正經營生能惹上金家兄弟也是冇誰了。

隨後我們互相看著會心一笑。

在他家休息了幾個小時,我們是早上六點多離開的。

走時我告訴他過幾天就來送錢,這兩天可能有點忙過不來。

他說看你吧,什麼時候都行,他還說讓我們小心,他隻能幫這一次。

我點點頭,在次表示感謝後帶著豆芽仔小萱離開了德勝村。

小萱昨晚捱了一棍子,她畢竟是女生,不像我和豆芽仔這麼皮實,我幫她找了家旅館,讓她白天在屋裡休息養傷,搞週三順的事兒我和豆芽仔去跑就行了。

對金風黃接下來可能到來的報複,我還是有計劃的,我給自己定的時間是兩天,如果兩天內周兵不上套,那我就帶著豆芽仔小萱躲進阿拉善大沙漠裡,到時去找阿吉的扈特部,我不信到了扈特部金風黃還能找來。

隻是....這樣一來就撬不開週三順的嘴,我要想找到把頭會變得非常被動,變得困難重重無從下手。

所以,這個計劃對我們很重要。

上午九點多我和豆芽仔見到了老文,他還是昨天那身打扮。

對於我們晚點兒老文冇說什麼,他見麵後直接問我今天該怎麼辦,要他怎麼做。

我想了想,說你先去廣告店拿名片,然後和周兵搭話。

“我和他說什麼?”

“你到時這樣說.......”

老文邊聽邊點頭。

打車到廣告店,還是讓老文進去,我和豆芽仔藏店外偷聽。

“呦,文老闆來了,我們幾個緊趕慢趕了一晚上,總算趕出來了,您看看,”周兵笑著遞過來一盒名片。

老文打開名片盒抽出來一張看了眼,點頭說不錯不錯,設計的挺好的。

周兵笑著說您看看名字對不對,文華雄,還有電話號碼。

老文又佯裝著看了兩眼,點頭說冇問題,都對。

“周老闆....”

“哎我在,您有什麼事請說。“”

老文咳嗽一聲道:“周老闆你是本地人,我人生地不熟外來的,跟你打聽個事,我想收點銅貨,你知不知道要去哪?”

“銅貨?什麼樣的東西叫銅貨?”周兵明知故問道。

老文道:“青銅器,金銀器,銅器,包括香爐佛像,擺件鎮紙了啥的。”

周兵聽後低了下頭,像是想著什麼事。

過了幾十秒,周兵抬頭說:“文老闆,你說這銅貨我家倒是有一件,家傳的,父親去世後傳給了我,也不知道是乾嘛的。”

老文趕忙問:“你家傳的銅貨長什麼樣的?形容一下我看看。”

周兵比劃著尺寸道:“就這麼大,是個銅瓶子,正麵好像是銀的,刻了一匹馬的樣子。”

“嗯......聽你說的,這可是個好東西啊!”

老文拍手道:“能不能拿出來看看,有可能是宋金時期的鎏銀銅壺,價格可不低。”

“是這樣....”周兵試探著說那要是您看的話,能值多少錢?

老文托著下巴想了想,伸手說最少這個數。

“三....三十萬?”周兵猜道。

“怎麼可能,鎏銀白馬壺,三十萬去哪買!我出的價是三百!三百萬。”

“三百萬!”周兵吃驚的說值這麼多。

老文嗬嗬一笑,說這都是保守估計,要是品相好的話能更高,你要是想出手我得先看看,畢竟也有可能是贗品不是,一切以實物為準。

“那......我回去一趟,拿來給您看看?”聽到老文說能值三百萬,周兵心動了。

老文表現的也不急,他看了眼手錶說:“那你就去拿來看看吧,儘量趕在中午飯點前回來,我中午在迎賓樓還有場飯局。”

“好,那我這就去,您在這等著。”周兵說完掏出車鑰匙晃了晃。

“去吧,快去快回,”老文自然而然的找了個凳子坐下。

“快,快藏起來,要出來了,我們的小狼上套了。”我拍了拍豆芽仔肩膀。

我們藏起來冇多久,就見到周兵出來急匆匆的上了豐田車。

過了五六分鐘,老文找了個藉口說出來抽根菸透透氣,走出了廣告店。

店外牆角。

老文笑著說:“我都照你說的做了,看來他真相信了。”

我也激動,這計劃就差最後一步就成功了,等下一旦周兵拿出來白馬銅壺,我和豆芽仔就會衝進去,人贓並獲。

我說老文你趕緊進去,越到最後越要小心。

他說好,轉身進了廣告店。

我和豆芽仔等了大概一個多小時,隨後我看到周兵開著豐田車回來了,相比走時,他下車後手裡多了個長方形錦盒。

老文迎了出來,笑著道:“周老闆挺快,這盒子裡就是你家傳的白馬瓶?

周兵點點頭。

見他點頭,豆芽仔沉不住氣,他直接跑進了店裡,指著周兵就說你完了!。

我緊隨其後進了店。

“你們是.....”看到我和豆芽突然跑進來,周兵臉色大變,下意識的就想要收起來錦盒。

“拿來吧你!”豆芽仔先一步搶過來了錦盒。

“還我東西!”周兵一臉怒氣的要上來搶。

“唉?我就不給!這是我們的東西!”豆芽仔抱著錦盒一個後撤步躲了過去。

周兵麵如死灰。

這時,我看著他開口道:“你還有什麼好說的?盒子裡的白馬銅壺是我們把頭的,你家老頭說不認識我們把頭,那東西怎麼會到他手裡??”

“嗯?”我看周兵臉上表情又有了變化,他的表情變的十分精彩。

周兵嘴角一咧,平靜的看著我說:“看來老爺子說的冇錯,我昨天去迎賓樓問了,人告訴我並冇有北|京來的客人預定包房,還有....”

他拿出來一張老文做好的名片,開口道:“怕不是昨天自己報的手機號都給忘了吧?我故意打錯都冇看出來?什麼北|京來的古董商,文華雄是吧?怎麼電話是空號啊?”

老文臉色大變,他昨天被要走的手機號是瞎編的,壓根就冇想到會打過去覈實,真正的他連手機都冇有,哪來的手機號!

這時豆芽仔感覺到了不對勁,他慢慢打開了錦盒。

盒子裡冇有我們的白馬瓶。

隻有一塊比白馬瓶小一點的爛石頭....

此時,周兵一改之前的模樣,他走過來在我耳旁小聲說道:“老爺子讓我告訴你一句話。”

“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”

“送客。”

豆芽仔和我都冇反應過來,我們教了老文怎麼怎麼說話,親眼看著周兵一步步上套。

怎麼變成了這樣?

我深呼吸了一口,開始重新審視起眼前這人。

看來.....

他纔是演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