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曆史書上寫的不一定都是真的。

如果有人愛冒險愛旅遊,不妨去木雅地區的深山裡找找看,等你看到了那一排排屹立至今的石頭瞭望塔,你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那些石塔高數十米,全部都用石頭片子擂起來的,嚴絲合縫,後幾年我聽說有考古隊的去研究過這些石塔,他們搞不懂大山裡怎麼會有這些東西,我訴你們吧,那些瞭望塔是李現建的,他是怕蒙古人追來打他,最後一小撮血統純正的黨項人就在那裡苟延殘喘了200多年。

我們能找到這些瞭望塔也是曆經了困難挫折,認識了許多新朋友,提前說個有趣的事兒,我那時不到二十,還是處男,也是在木雅,我告彆了處男。(不是小萱)

銀川的故事還冇講完,黑水城的故事也未結束。

我原以為週三順知道把頭為什麼進黑水城,不過他告訴我他不知道,這使我們想要找到把頭變的更加困難。

也是不得不走,這裡是西北之城銀川,不是北|京木偶劇院。

金雷黃被趙清晚手下的光頭男收拾了,他弟弟金風黃要弄我,我打不過躲起來可以啊,我就覺得藏到扈特部金風黃肯定找不到,還能順便找找把頭。

事不宜遲說走就走,現在情況特殊,我們不敢在去找商關民借駱駝,我突然想到了那輛在邯鄲買的212越野車,(糾正,當時我不熟悉車型說成了212,那輛車的車型應該是213切諾基帶後鬥的)。

這車我們一直冇動,修好後一直藏在銀天農貿市場後麵,我打算開車開到不能走的地方在步行,水的話就放包裡揹著。

等到了市場找到了那輛車,又有了問題。

之前是秦興平和把頭輪流開的車,我們三都冇駕照冇學過車,這怎麼開?

豆芽仔說:“要不我來開?我以前跟著老舅討生活,在碼頭上開過小叉車卸魚。”

我疑惑的問你能行不?彆拉著我和小萱沖溝裡了。

豆芽仔拍著胸脯保證說:“峰子我你還不信啊,卸魚用的叉車也有方向盤油門,都一樣。”

我哦了一聲,說到國道上了慢點開。

我們在附近買了幾個篷包,又在農貿市場買了些乾牛肉和乾饢,把東西都塞包裡扔進了後備箱,隨後上車打算出發。

上車後豆芽仔擰了鑰匙,打了好幾下纔打著火,見他不動,我坐在副駕駛說你倒是開啊,愣著乾嘛。

豆芽仔撓撓頭,問我倒擋是怎麼掛來著。

我說我哪知道,你挨個試試不就知道了嗎,少給點油門就成。

豆芽仔哦了聲,隨後一頓操作,車子躥出去撞塌了彆人的攤位。

“怎麼開車的!怎麼開車的!你們不能走了!”

搭架子擺攤賣乾貨的大姐大聲嚷嚷,她人擋在了車前,估計怕我們跑。

我臉都黑了,讓豆芽仔開車,這還冇走五米就出了車禍。

賣乾貨的大姐讓我們賠一千塊,說的大概意思是乾貨掉地上沾了土就臟了,要是水洗了就不能賣。

豆芽仔下車後說太貴,最多賠你一百塊錢,雙方一陣扯皮。

“這不是記者同誌嗎?”就在這時有人走了過來。

我一看這男的我認識,是在市場開店的那箇中年男人,甘記者的父親,老甘。

“怎麼了方嫂?撞你攤子了?”老甘插嘴道。

“我要一千塊,這夥人就給一百塊,老甘你給評評理,哪有這樣子的!”大姐扯著嗓子喊

老甘看了看車禍現場,皺眉說道:“方嫂子你太過獅子大開口了,我也乾這個的還能不知道?除了碎了點蘑菇,你這些東西就算全賣了也值不了一千,這樣吧,我當個和事佬,兩百塊錢算了。”

“就是就是,碎點兒蘑菇就要人一千啊。”有圍觀群眾幫我們說話。

這事在老甘的和解下,我們賠了人兩百塊錢解決。

“記者同誌你們這是要去哪?”

“去阿拉善,搞采訪。”我說。

“還是去找扈特人?你們上次不是找到了?”

我說這次不一樣,這次去是為了彆的目的。

老甘哦了一聲,想了想又開口說:“甘璿剛走冇多久,應該冇走多遠,要不我叫她回來,你們見一見?”

我心想道:“對了,還有甘記者,可以編個理由拉她一道去扈特部。”

我當即道:“那麻煩你了,正好我也有些私事要甘記者幫忙。”

“不麻煩不麻煩,”老甘笑著回屋打座機電話通知了他女兒。

甘璿剛離開市場不久,接到他爸電話後很快趕了回來,我們在市場碰了頭。

“你好你好甘記者,有段時間冇見又漂亮了。”我笑著和她打招呼。

“哪裡話,”甘璿笑道:“聽我爸說你們還要回阿拉善?”

我說是的,還需要找扈特人一次,並且提出了要求,希望她有空的話能和我們一道去。

甘璿想了想,點頭說:“這次冇問題,養殖場那邊兒暫時冇任務,就是我還有一件事想問問,上次商總那裡你們去做了采訪,事情過去這麼久了,我訂了最近幾期的地理雜誌,怎麼冇見到養殖場的報道?”

“我們還冇回去!”豆芽仔忙解釋道:“等回去了才能發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.....那你們之前一直在銀川?乾什麼了?”

豆芽仔這次開了竅,他笑道:“難得公家出差,回去後又要累死累活的工作,甘記者你能理解吧?”豆芽仔說完還眨了眨眼。

甘璿看了豆芽仔一眼,微笑著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。

“那就不說這些了,你們這是打算開車去?進沙漠不得去找商總借幾頭駱駝用?”

“那倒不用,”我擺手說已經麻煩了商總好幾次,這次就算了,況且我們去過一次都知道了大概路線,走路的話也就多用兩三天時間而已。”

聽了我的解釋,甘璿點點頭說:“也是,你們搞雜誌的老是麻煩人不好,次數多了會被人說閒話。”

“什麼時候走?”甘璿問。

我說水和吃的都準備好了,越快出發越好,最好是現在就走。

“這麼急.....”甘璿猶豫著說:“你們等等,我得先跟領導打聲招呼。”

過了幾分鐘,她打完電話回來了。

“怎麼樣?領導同意了?”我問。

她笑著點點頭,隨後拉開車門鑽進了車內。

我和豆芽仔互相看了眼,也鑽進了車內。

“走啊,誰開車?從這到國道還遠著呢。”甘璿上車後說。

“你開吧峰子,我肚子不太舒服,可能昨晚吃的炒麪不太乾淨。”豆芽仔捂著肚子小聲說。

我說我也是,胃裡覺得難受的很。

小萱忙說我也一樣。

她看我們三個都這樣,也冇說話,直接下車換到了駕駛位上一通換擋操作。

隨後我們的213打著雙閃慢慢倒出了市場,開往了國道方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