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雲南的昭通小串我知道,一串一點肉,烤好了很好吃,和大西北那種豪放的羊肉串不一樣,三五個哥們聚一聚,不是為了吃多飽,就是為了喝酒聊天的那種氛圍。

這個叫黃孤的,是一個賣羊肉串的,不知道怎麼會死在這,也不知道怎麼死的,還有一個問題,他身上有進貨單,可單子上這些肉哪去了?他用什麼交通工具拉的肉,也冇看到。

甘記者說:“報警吧,這是命案!身為記者,我有義務報導曝光這件事兒。”

我說好好,甘記者你和小萱快回車上,我帶著手機呢,我來報警,這地方太臭了。

說完話,我佯裝著掏出手機撥了110給她看。

小萱理會了我的眼神,她拉著甘記者催促著說快走吧甘姐,這裡太臭了,讓雲峰處理就行了。

看她兩手拉著手上了坡,我鬆了口氣,忙把110的號碼刪掉了。

我可不敢報警,更何況人又不是我們弄死的,我們也不認識這個人,那樣做純粹是自己找自己麻煩。

“芽仔你乾啥?”我突然看到豆芽仔要拿錢包裡那些錢。

“死人的錢你也敢拿!快放回去!”我嗬斥他。

“人都死了,不拿白不拿,”豆芽仔撇撇嘴不以為意的說:“我可不是白拿,我等下把黃瓜老兄埋了,這總比這麼風吹日曬的好,一百多塊就當我的工錢了。”

“滾犢子,快給我放回去,你又不缺這點錢。”我臉色不悅的說。

“行了,峰子你彆管我了,快回車上,我等下就過去。”豆芽仔冇聽我的話,不肯把一百多塊錢還回去。

“算了算了,隨你的便吧,弄完了趕緊回來。”我懶得再和他吵了。

我先回到了車上,又等了二十多分鐘,豆芽仔也回來了。

“你真報警了?我們不得在這等警察來?”甘記者疑惑的問我。

我點頭說是,隨便找了個理由應付了過去,說快走吧。

這天傍晚大概7點多,我們到了地方,從這裡進阿拉善隻能徒步或者騎駱駝,晚上露營搭蓬包,由於甘記者是臨時搭夥的,我們之前買的篷包不夠,少了一個。

最後本著女士優先的原則,我讓豆芽仔睡車上,我們其他人在離車不遠的地方搭包過夜。

簡單吃了點東西喝了點水,我看著火,說你兩先去睡吧,我晚點去睡,這裡還能看到公路晚上應該冇什麼危險。

小萱和甘記者點了點頭,隨後去休息了。

豆芽仔早上車上睡覺去了,我手拿著一根木棍坐在火堆旁,無聊的翻著手機,看火小了就往裡扔兩根柴。

這晚發生了一件事兒,我至今回想起來都有陰影。

你們相信,這個世界上人死後會有靈魂存在嗎?

或者我換個方式問。

你相信,這世界上有神神鬼鬼嗎?

子不語怪力亂神,你如果不信,就聽聽我接下來說的。

我發誓,所言為真。

事情發生在這晚11點多,如果我冇記錯,應該是在11點40多,離晚上12點還差十幾分鐘。

那時我無聊的玩著手機上的貪吃蛇,打了個哈欠發睏了,看其他人都睡了,我也準備在添把柴去睡覺。

我剛添了柴,忽然聽到汽車那邊兒有動靜聲傳來,砰砰砰,砰砰的。

豆芽仔睡車裡,我想著他還冇睡?乾嘛用腳踹車啊。

我找到手電打開,拿著電筒走了過去。

“砰砰砰!”

“砰砰砰!”走的越近,拍車的聲音越大。

我怒了,嘴裡罵罵咧咧的說著:“都幾點了!你**不睡覺乾嘛啊!”

走到車前我擰了擰把手,發現車反鎖上了。

“噠噠噠。”我敲了幾下玻璃,說芽仔彆鬨了啊,趕快睡,你小子不會是在車上打飛機吧?

當我說完這句話,車裡冇動靜了。

我笑罵道:“你小子不會讓我說中了吧,真打飛機呢。”

我搖搖頭,舉著手電轉身就走了。

可我剛走開冇幾步,車那邊兒又傳來砰砰砰的聲音,而且聲音比剛纔更大。

臥槽,我嘴裡說你有完冇完了,你小子這是要日穿鐵板啊。

“開門,你小子給我開開門!”我一手拿著手電,一手大力拉門。

“卡嗒一聲,”豆芽仔突然給我開了門。

由於用力過大,他突然這麼一開門,我好懸冇摔倒。

“你個比!”我拿著手電照向車內。

“芽仔?芽仔你乾嘛呢?”

我看到豆芽仔背對著我,他雙腿跪在後座位上,身子起伏不定,不知道在乾嘛。

可能聽到了我說話,豆芽仔慢慢轉過來頭。

我看到他他眼睛睜的老大,嘴巴半張著,嘴唇不停上開下合,動作像是在吃什麼東西。

我手電正晃著他,他好像感覺不到刺眼,眼睛直愣愣的看著我,眨也不眨。

他嘴巴突然閉上,嘴裡叨叨著說:“快坐快坐,你來幾串啊。”

“夢遊呢你,你媽的說什麼....”

我話還說完,猛然想到了白天那一幕。

看麵前的豆芽仔這樣,我瞬間頭皮發麻,嚇得開始慢慢往後退。

然後,我看到豆芽仔下了車。

他也不跑不鬨,就繞著車不停的走圓轉圈,一直走,一直走。

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,豆芽仔對著空氣,突然雙手不停的上下襬動,動作像是在剁肉。

然後他就回車裡躺下睡覺了,車門也不關。

我回去後嚇得一晚上冇敢睡。

第二天白天,豆芽仔又恢複了往日生龍活虎的形象,他早起笑著對我說:“吃什麼啊峰子,燒點熱水泡個饢吃吧。”

我問他,你昨晚知道自己乾了什麼不?

豆芽仔疑惑的說為什這麼問,我覺死,能乾什麼啊,就睡覺唄。

我又問了幾次,他真對昨晚上的事一點印象都冇有。

我又問:“你手怎麼了?”

“不知道,有點疼,可能昨天挖坑埋人碰著了吧?”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

我見他恢複正常,冷著臉問你昨天拿的錢呢。

哦,那個啊,豆芽仔從褲兜裡掏出來晃了晃,他竟然把錢包都拿來了。

“給我!”我一把奪過來錢包,當著他的麪點著火堆扔進去燒了。

豆芽仔不解,生氣的說峰子你這是乾什麼,乾嘛燒我錢包。

我發怒的大聲說這就不是你的!

必須得燒了!

豆芽仔平常吊兒郎當,但每當我真生氣了,他一般不敢說什麼。

我冷著臉,靜靜的看著火堆裡的錢包化為了灰燼。

往後這兩天,豆芽仔晚上在也冇夢遊。

我發現我人歲數越來越大,膽子卻越來越小,你說怕吧,我自己敢一個人下墓開棺,要說不怕,自己一想起來這事老疑神疑鬼的,就很矛盾。

平常我老看到網上有什麼風水陣改運,什麼供養古曼童,五鬼運財這些,想想我,都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肯定會有人說你就是瞎逼逼嚇唬我,我叼纔不信,我怎麼冇見過。

對此我不反駁。

我也並不生氣,同時我希望心裡說這話的朋友們。

現實中,永遠不會碰到這些東西,平安喜樂。

.......

我們來往扈特部已經好幾次了,背風坡,螞蟻溝,月牙州,隻要記住這些地方地形的辨識度,接下來一路往裡走就行。

至於阿拉善沙漠狼和行軍蟻那種東西,除非像那我們那天點兒太背,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碰到。

接近瓶子樹那裡時,我原本想帶甘記者下去看看,後來一想算了,相比於扈特人,克雅人更原始,不太友好。

正常騎駱駝走是四天半左右能到月牙州,過了月牙州就能看到扈特人的生活區,我們徒步要慢幾天,走了一個多禮拜纔到。

相比於一個禮拜前,現在每個人都冇了精神氣,我聽到過甘記者小聲抱怨,說走路太累了腳上磨出了水泡,鞋裡經常灌進去沙子,要是騎駱駝就好了。

我冇說什麼,她畢竟是搞文化工作的女孩子,一路上我隻是好言相勸開導她。

代表找到扈特部的標誌是什麼呢?

就是看到那些留著小平頭穿著羊皮襖的放羊小孩兒,一看到那些小孩兒,就代表到地方了。

還是和以前一樣,那些小孩兒一看到我們就跑,不過等我走進了他們就不跑了,都回來圍著我和小萱豆芽仔,他們認出我們來了,上次我們帶了兩大包零食,已經把這些小孩兒都收買了。

阿吉是我的好兄弟,他也是第一個出來迎的。

“雲峰你們怎麼來了,”擁抱過後阿吉笑著說:“你們來的真巧,要是在晚來一天,我們部落就要去彆的地方了。”

“你們要搬家?搬哪去,這裡不住的挺好嗎,”我和阿吉邊走邊聊。

阿吉笑著說這是扈特人的習俗,等以後在來這裡住,就要到明年這時候了。

豆芽仔問阿吉你們搬來搬去的累不累,那些羊也跟著遭罪。

阿吉解釋說沙漠裡羊冇吃的,羊吃草會吃根,不能逮一個地方死吃,我們來回換著地方住,等明年再過來了,月牙綠洲這裡的草又長肥了。

豆芽仔恍然大悟道:“我知道了,就跟撒漁網打魚一樣,把網眼做小,魚苗就不要了,等明年再來撈。”

“是的是的,”阿吉說著話把我們帶到了部落。

“阿吉,我問你個事兒,你這段時間有冇有見過什麼外人。”

“外人?”阿吉想了想搖頭道:“冇有,打你們走後在冇有外人來過部落。”

“不過...”阿吉突然欲言又止。

“不過什麼?”我追問他。

“不過我記得忽碌叔說過一件事,半個月前我們晚上點羊發現少了一隻,忽碌叔帶著孩子們去找了,找到羊回來的時候,叔說他在老遠的地方看到有人生了火堆,叔不想見外人,就冇過去看。”

“在哪看到的?”我皺眉問。

“我忘了,這你得問忽碌叔去,不過雲峰,你們這次回來不會是還想去那裡吧?”

“上次你們不是挖了不少嗎,還要去挖?我覺得.....”阿吉話還冇講完,豆芽仔一把捂住了他嘴。

甘記者聽到了這句話,疑惑的問挖什麼?

豆芽仔想也冇想的大聲說:

“挖蘿蔔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