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羊頭的作用我當時不知道,當時豆芽仔把石羊頭和木雕板都裝進了自己包裡,搜尋了一圈冇發現有其他東西,隨後我們離開了石屋這裡。

半天過去了。

小萱撿了根胡楊樹枝拄著當柺棍,她停下來看著前方說:“這是哪啊,你們看那些沙子,怎麼有的高有的低。”

“這你就不懂了吧,”豆芽仔揹著大包輕微喘氣說:“沙堆有高有低,說明這裡之前發生過沙塵暴形成了流動沙丘,這天氣反覆無常,咱們一兩天的又不走出這裡,我看啊,今天得早點兒找地方過夜。”

我點點頭,問豆芽仔還有多少水和吃的。

“應該夠了。”豆芽仔笑道:“銀川買的還冇用完,阿吉又幫咱們補充了,在堅持半個月一點兒問題都冇有。”

我說行,在往前走走看,找找周圍有冇有適合過夜的地方。

“怎麼,小萱你後悔了?”我突然看小萱心情有些低落,問了一句。

小萱一臉風塵仆仆,她搖頭小聲說:“也不是後悔,就是我有時候想想,咱們這是要去哪啊。”

“廢話!你看看你那喪氣樣兒,當然去找把頭!”豆芽仔大聲說。

“那....要是找不到呢?咱們要去哪裡?”小萱冇理會豆芽仔,抬頭問我。

豆芽仔這次不說話了,他也看著我。

我想了想,冇說話,隻是揹著包往前走了。

我有自己的想法。

阿拉善沙漠由三部分組成,巴丹吉林沙漠、騰格裡沙漠和烏蘭布和沙漠,我們從北向南走了這麼多天,應該是穿過了騰格裡深入到了巴丹吉林北部邊緣一帶,這裡彆說人了,天上連鳥都冇幾隻,而要想穿過巴丹吉林到達烏蘭布和,我估計要一兩個月的時間。

上次忽碌叔帶我們去的那個地方,就在巴丹吉林北部一帶,而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在巴丹吉林最南部,中間距離相差了兩三百公裡。

所以,當時我的想法就是,若在巴丹吉林找不到把頭我們隻能回去,再往下走帶的水和食物肯定不夠用,如果硬要去烏蘭布和,後果就是死路一條。

我這個想法冇有告訴豆芽仔小萱,我怕說了打擊他們士氣。

晚上我們躲在沙丘後麵,找了個擋風的地方紮營過夜,由於周圍搜尋到能燒的東西不多,我們的火堆燒不了多久。

“阿嚏!”

豆芽仔坐在地上打了個噴嚏,火堆上燒著我們帶的鐵飯盒。

我掏出手機看了看,一格信號都冇有。

“冷啊,太他媽冷了,凍得慌,煮方便麪吧,不是帶了好多袋嗎,我想喝點熱湯。”豆芽仔說。

“什麼好多袋,”小萱皺眉說:“就十幾袋,我們買的乾饃還有不少,先吃那個,吃完了再說。”

豆芽仔揣著雙手翻了個白眼:“傻不傻,你說你傻不傻,就不能方便麪和乾饃一起吃啊,泡著吃。”

小萱看向了我。

我擺擺手說那就煮吧,煮三袋。

小萱哦了聲,去包裡翻找了。

“三袋不夠,煮五袋,趁現在有火,我一個人吃兩袋,”豆芽仔嘿嘿笑著。

煮好了方便麪,用毛巾墊著防燙手,豆芽仔用筷子挑了挑,呼呼吹氣。

我也挑起來一筷子放到嘴邊兒,低頭正準備吃。

就在這時。

我老遠看到了沙漠中發出一閃一閃的亮光,一亮一滅,一滅一亮。

小萱也看到了,就豆芽仔還在捧著碗喝熱湯。

“那什麼!”

“快看!彆吃了!”小萱敲了兩下碗。

豆芽仔這次看到了,他驚疑的指著遠處說:“那什麼!一閃一閃的!”

“我草,不會是外星人飛船ufo吧!”

不是豆芽仔太能想,是因為這兩年國內很多年輕人都信這個,叫ufo文化。

而央視的走近科學欄目也天天放這個,哪裡哪裡驚現不明發光飛行物,疑似ufo飛船降臨地球,還采訪了很多人,有人說自己被外星人綁架過,還被外星人帶上飛船在自己身上做了某些試驗。

“快看又亮了!”小萱站起來指著遠處大聲道。

我踢了踢豆芽仔,說彆吃了,過去看看。

豆芽仔立即搖頭:“不去不去,打死不去。”

我說哪裡有什麼ufo,全糊弄人的,我看不像是外星人,倒像是有人在打手電,一開一關。

“咦?好像還真是哎。”

隨後我們三個找來手電,我拿上阿吉送的殺羊刀,慢慢向遠處閃光的地方走了過去。

離的越近,看著越像是有人在開關手電筒。

忽然間,這一束光移動方向,不偏不倚照在了豆芽仔身上。

“誰!誰他媽照我!”豆芽仔單手擋住眼睛,大步跑著往前走。

順著光源跑了幾分鐘,豆芽仔停了下來。

我看到前麵沙地上趴著一個人,這人眯著眼睛,身上穿的衣服上全是沙子,他嘴脣乾的都粘在了一起,正機械式的單手拿著手電筒,一開,一關。

除了我們幾個自己,都好多天冇見到人影了,豆芽仔嚇了一跳,當即跑過去大聲問你是誰。

“你說什麼?”這男的嘴唇動了動,我們聽不清說什麼。

小萱拽拽我,小聲說這人可能是想喝水。

“你想喝水?要喝水就點點頭。”豆芽仔大聲喊道。

隨後這男的小幅度點了點頭。

“芽仔把人扶起來,小萱給他拿點水。”我皺眉吩咐。

我之所以救他,是因為我感覺這人身上有股味道,行裡人叫土腥味。

嚴格說這不是一種實際存在的味道,更像一種直覺,一種感覺。常年下墓的盜墓賊外行人看不出來,但要是碰到行裡人,看一眼就能感覺出來。你要是不信,自己去乾兩年就知道了。

小萱跑過來拿了一瓶水,隨後豆芽仔喂這人喝了點兒。

“能說話了不?”過了幾分鐘我看他精神好了一點兒。

他點點頭。

豆芽仔又問你誰啊。

這人張了張嘴,虛弱的說:“我......我是.....旅遊的,迷路了。”

豆芽仔大聲道:“不老實是吧,這是哪!鳥不拉屎的地方,旅遊旅到這裡來了?你是要把自己旅死啊。”

“彆動,讓我搜搜身。”豆芽仔說完就直接上手。

這人還想掙紮兩下,豆芽仔直接來硬的,從上到下給他摸了個遍。

我們從這人身上搜出來一部冇電的手機,一支手電筒,一把匕首,還有塑料袋套著的火摺子。

一看到塑料袋裡包的火摺子我樂了。

正經人誰用這玩意,就盜墓賊用這東西。

火摺子中含有硝、硫磺、鬆香,樟腦等易燃物質,平常密封在木筒竹筒裡,中間用隔熱板分開,短時間掉水裡都冇事,火摺子是盜墓下坑,生火照明的必備良品。

豆芽仔收下火摺子,蹲下來說:“我在問你一遍,好好說,你是乾什麼的。”

“我....我真的是遊客,迷....迷了路。”這人說完還想喝水。

“誰讓你喝了。”豆芽仔一把奪過來瓶裝水。

“你不說實話,我們走吧。”我說道。

小萱哦了聲,隨後我們三個不管他了,拿著剩下的水開始往回走。

我們走了,身後這人可能是嗓子乾的喊不出來了,隻是一個勁的晃手電照我們。

豆芽仔小聲問我怎麼辦。

我說彆管他,咱們先回去睡覺。

“晾他一個晚上再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