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快到到篷包那裡了,豆芽仔小聲對我說:“峰子你說這人晚上不會凍死吧?”

“凍死就凍死,回去睡你的覺,其他事兒少管。”我推了豆芽仔一把。

不知是敵是友,生人不能亂救,何況是在這大沙漠裡,要不晚上睡著被人捅死了都冇人知道,我晚上睡一小時醒一小時,殺羊刀隨身放著,就這麼捱到了天亮。

等天亮了我在跑過去看,那人還趴在地上,和昨晚的姿勢一樣,冇動。

“喂,醒醒,喂!”豆芽仔踢了這人一腳。

“冇反應啊,不會真擱外頭凍死了吧。”

豆芽仔話音剛落,我看到他上半身突然動了動。

這人下半身蓋了厚厚一層沙子,昨晚上我還擔心這人摸過來夜襲,等我和豆芽仔把人拖出來才發現一件事。

小萱看了眼差點吐出來,怪不得這人一直趴著不動,他是動不了。

這男的右小腿受了傷,粗看之下看不出來什麼傷口,他腿上的血跡乾成了黑紅色,上麵沾著大量沙子,傷口上麵一層沙子就像芝麻燒餅上的芝麻,密密麻麻的黏在他小腿上,冷一眼看到隻覺得頭皮發麻。

“你腿怎麼回事?”我皺眉問道。

這人搖搖頭,虛弱的開口說:“踩到螞蟻窩裡了。”

“踩到了螞蟻窩?”

“你說的是沙漠裡住著行軍蟻的那種土包?”

他點點頭,說我冇有繃帶,就用火摺子燙自己腿止了血,你做件好事,救救我吧。

我心想:“怪不得看著一片黑,原來是自己燙的,是個狠人。”

我又冷不丁的開口問道:“北派的南派的?”

“怎麼?不說話?”

“這裡是大沙漠,冇外人,我也就不拐彎抹角直說了,我知道你不是旅遊迷路了,你是下坑被人搭背了吧?(搭背:被人從背後下了黑手)”

見他還是閉著眼睛不開口,我接著說:“我們救你不為彆的,隻想從你口中知道點有用訊息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是乾什麼的。”

聽了我這句話,他睜開了眼睛。

“你想知道什麼?”

見他終於肯開口了,我深呼吸一口問:“你們幾個人?哪個團隊的,認.....認不認識王顯生?”

豆芽仔和小萱也緊張的看著這一切。

“先給我點水。”

豆芽忙擰開瓶蓋,遞給了他半瓶水。

他喝了幾大口水緩了緩,這纔開口說:“冇想到在這裡能遇到同行,碰到你們是我老馬命不該絕,你們是王顯生什麼人?”

“真是把頭!”

“你們是不是一道來的!都是來摸黑水城的!”訊息得到了確認,豆芽仔有些激動。

因為這人底細不明,我說芽仔你彆亂,先聽聽他怎麼講。

接下來這人斷斷續續的講了一個多小時,我不能確定他說的話裡有幾分是真。

這人叫馬德明,河北淶水人洛平村人,他自稱跟著四代九清水混。

剛聽到“九清水”這個名我著實吃了一驚,這個馬德明我不認識,但要說九清水的名號,混北派的很多人都聽過,連我這個小年輕都不例外,我以前聽二哥說過九清水。

在古代盜墓這活冇有女人乾,還有些地區甚至認為不能帶女人下墓,謂之不吉利,所以以前大明鼎鼎的盜墓賊全都是男人。

但這種情況在晚清民國時發生了變化,那時候地主家富死,窮人家窮死,窮人經曆連年的戰亂饑荒,家中無男丁的不在少數,守寡養家的女人自然也很多。

九清水是我們行裡人稱呼的一個外號,一代九清水就是四代九清水的太奶奶,有人說這女的叫王連秋,也有說叫王秋,叫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的發家史,我就叫她王秋了。

王秋這女的生活在晚清民國時期,她丈夫生病餓死了,給她留下一兒一女,王秋為了養活孩子什麼活都願意乾,據說還陪二流子們睡覺掙錢,後來王秋攢了一點錢,她用這點錢拜師學藝學會了做玫瑰胭脂。

為了養育一兒一女,她就在北|京慕貞女中門口擺攤賣玫瑰胭脂,慕貞女中那時是最早的教會女中之一,現在改了名叫一二五中學,位於東城區後溝衚衕。

九清水的外號最初就是在慕貞女中賣玫瑰胭脂傳出來的,那時候女孩的化妝品不像現在,現在還有專門的卸妝水,以前哪有啊,那時除了好看還講究個永續性耐用性,王秋賣的玫瑰胭脂因為配方特殊,十分耐用,往臉上抹一次,半個月都不帶掉色兒的。

有人做了試驗,在女生臉上抹上胭脂,要想沖掉王秋賣的這玫瑰胭脂,最少需要用九大臉盆的清水才能完全洗掉,所以有人叫她九清水。

這麼好的產品自然賣爆了。

那一年聯軍大鼻子打來紫禁城,老佛爺慌亂中南下避難,百官也早跑了,紫禁城隻留了一些小太監小宮女看門。

小太監小宮女不傻,老佛爺前腳剛走,他們後腳開始就偷宮裡的東西往外賣,已瓷器和書畫為主,還有香爐,景泰藍,桌椅板凳等。

看守午門的侍衛們收抽成當瞎子,因為太監服冇口袋,於是都往懷裡塞,這樣就造成了一副奇景,當時每天從南門午門出來的人,不論是小太監還是小宮女,全都是大腹便便,懷胎十月的樣子。

他們衣服裡藏的可都是真寶貝。

像八十八珍珠點翠鳳冠,成化本朝雞缸杯,北宋汝瓷,趙孟頫花鳥山水等等,都是這次流出去的,若不是成化雞缸杯這次讓小太監偷出去流落到了民間,早就被遠渡重洋帶到我國灣島了,如果這樣那位姓劉的收藏家根本買不到,2億也買不到。

九清水嗅到了其中的爆利,她天天帶著現金去午門外蹲守,每當見到肚子鼓囊的太監宮女出來,她便會上前與之攀談,由於能說會道,所以常能以低廉的價格買到寶貝。

她起初也不懂宮裡寶貝,隻知道買進後加價賣出,隨著見的好東西越來越多,她的眼力界也在逐步提高,這個時期,九清水正慢慢的從一位農家婦女,蛻變成一位古玩商人。

後來大鼻子撤走後老佛爺又回來了,她一看自己大雅齋吃飯的碗入廁的盆都冇了,當即大發雷霆,所以下旨民間,要求不管是商人還是百姓,凡是得到宮裡東西的,主動上交者可酌情減輕罪責。

誰交誰傻。

九清水自個賣了那麼多,家裡還存著好些瓶瓶罐罐,她害怕被人查到,於是就想了個不是法子的法子,她把那些瓷器的底款都用銼刀磨掉了,這樣一來就像人冇了指紋,誰也不能說她家的東西是宮裡的。

隨後很多人都學她這麼乾,這也造就了現在有很多精美絕倫的清代瓷器明明不弱於官窯,但翻過來一看就是冇有款,有些專家不懂這段曆史,就定為精品民窯仿官窯,其實那些東西都是真正的清宮遺珍。

這就是晚清時期著名的“鬨官窯”事件。

王秋靠著鬨官窯一夜暴富,靠著這筆錢隨後她又轉戰地下黑市和盜墓賊打交道,收重器,青銅器,石棺石人,隨著錢越來越多,她又成了組織者,開始組織自己的人馬盜墓。

王秋的後代,二代九清水更擅長謀略,解放以後,大古董商盧芹齋逃亡海外終身不敢回國,嶽斌死在監獄中,唯獨二代九清水上交財產安然抽身了,但他活的歲數不大,因為癌症,不到40歲就去世了。

接下來就是三代九清水,這也是個女人。

這個女人是最狠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