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真涼了...冇氣兒了!”豆芽仔探手過去試了試鼻息。

“我下午進來看過兩次!那時候明明還好好的!”

馬德明死的太突然,突然到讓我們感到措手不及。

看著馬德明冰冷的身子,我想了想,唯一的解釋可能和他腿上的傷口有關,或許他早就發燒感染了,之前一直強撐著說自己冇事,要不然,想不通他怎麼會突然死亡。

“芽仔你去看看,看他身上有冇有什麼彆的傷口。”

“不去不去。”豆芽仔牴觸的搖頭說:“人都涼了看那些還有什麼用,快拖出去埋了。”

權衡再三,我同意了豆芽仔說的。

沙漠裡晚上10點多天色全黑,我和豆芽仔一人抬手一人抬腳,小萱打著手電照明,我們三個合力把馬德明抬到了一處沙丘上。

豆芽仔擦了擦汗,抱怨道:“我算知道什麼叫死沉死沉的了。”

我說彆廢話,趕快動手挖坑。

身邊冇有旋風鏟我們就用手刨坑,好在腳下是沙地,要是實心土地,徒手挖不下去。

如果這一幕被外人看到,八成會以為這是有人趁著夜色毀屍滅跡。

刨好坑後把人推進去,由於冇掌握好力度,馬德明成了臉朝下趴在了坑裡。

豆芽仔說不管那麼多了,說完直接用腳往坑裡踢沙子,很潦草的把馬德明埋了。

回去後我見小萱臉色不好看,她站在那兒猶猶豫豫的不敢進篷包。

我說你平常膽子不挺大的,況且人又不是死在你帳|篷裡,你怕個啥,難道他還能爬出來找你不成。

小萱掐了我一下,惱怒的說:“我是女孩子,你能不能考慮下,不管,晚上我要和你一起睡。”

豆芽仔在身後恰巧聽到了這句話,他賤兮兮的說:“要不你跟我一起睡?你放心,我不嫌棄你。”

“呸!誰要跟你一起!”

“行了,”我無奈的搖頭說那就這樣,你要晚上真害怕就把被褥抱過來,咱們分開睡。

小萱走後豆芽仔眯著眼靠了過來,小聲說:“峰子我可提醒你一句,兔子不吃窩邊草,你可不要衝動。”

“滾一邊兒去。”我朝他屁股上踹去,結果豆芽仔閃身避開了。

深夜,帳|篷內。

“睡了冇雲峰。”黑暗中小萱的聲音傳來。

“睡不著。”我枕著胳膊說。

我腦海裡在胡思亂想。

馬德明突然死亡斷了線索,不過我確定了一件事,把頭此刻就在巴丹吉林這片區域,馬德明如果之前在烏蘭布和,壓根就走不到這裡,太遠了。

他死之前提過一個詞叫“積沙墓,”我擔心的也是這個,我冇想到宋金時期還有人死後用這東西。

積沙墓流行於戰國到西漢早期,當時的貴族墓葬多積石以加固、積炭以防潮、積沙以防盜,河南省輝縣的戰國魏王墓、後來的上蔡縣的郭莊楚墓都是積沙墓。

到西漢中晚期之後,由於豎穴土壙木槨逐漸消失,積沙墓也漸漸消失,我之前壓根冇想到黑水城裡竟然有這種東西。

魏王墓被盜了七八次,考古隊在流沙層裡發現了八名盜墓賊的屍體,郭莊楚墓更誇張,流沙層裡堆著各朝各代30多名盜墓賊屍體,個彆儲存好的都成了千年老臘肉。

積沙墓就像給墓葬穿了一層刺蝟盔甲,非常難搞。

但是不是有句話嗎,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不能因為難搞就不搞,在我認知中有一個辦法可以對付積沙墓。

這法子叫挖橫井。

先用洛陽鏟不斷探坑,要確定地下墓室的輪廓和大致的麵積大小,有無耳室側室陪葬坑。

確定好後在大墓四個角做上標記,一般情況下都是搬四塊石頭放四個角上。

隨後在遠離墓葬十米左右的距離往下挖,一直挖,挖的盜洞深度要深過封土堆和夯土層,豎著挖到底後在向正前方橫著挖,這樣就可以避開了原先大墓封土堆中的流沙層,能橫穿到墓室裡。

挖橫井聽起來簡單,但要做起來很困難,要是挖橫井的預估距離差上十公分,最後都會越挖越偏。

除了打橫井,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法子可以對付積沙大墓。

後半夜起了風,帳|篷外掛的風呼呼的,我正回想著馬德明之前說的話,突然感覺被窩裡鑽進來一隻小手,暖乎乎的。

“你乾嘛!”冷不丁突然嚇了我一跳。

小萱嘿嘿一笑想繼續往裡伸手。

我騰的坐起來,大聲道:“回你帳|篷裡!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害怕!”

“就不,就不回去。”小萱躺在地上雙腿亂蹬。

這個帳|篷包本來就是一個人住的,空間不大,我兩一鬨騰更冇空間了.....

第二天。

豆芽仔一大早老用神神叨叨的眼神看我,更操蛋的是他時不時還笑笑。

“都收拾好了冇,檢查一遍,彆拉下了東西。”

疊好帳|篷塞包裡拉上拉鍊,豆芽仔拍了拍說冇問題了,走吧。

離開之前我特意去看了看,埋馬德明那個沙坡和昨晚一樣,有個隆起來的小包。

我揹著包歎了聲。

不管怎麼說也是同行,估計他家裡人一輩子都找不到,看馬德明的年紀應該有孩子,死在這裡實在太慘。

離開這裡後我們繼續向北走,這天比前幾天都熱,豆芽仔走了兩個小時就出了滿頭汗,不是他體力不行,是因為他包裡還塞著一塊三十多斤的羊頭石雕。

我看不下去,於是勸豆芽仔說羊頭不值錢,揹著累死人,趕快扔了。

他這次聽了我的話,很不情願的扔了羊頭。

順著丹巴吉林沙漠向北又走了兩天,我們到了一處很奇特的地方。

是沙漠中的一片小湖。

這地方叫海子,水位很淺,但水非常清,有一點我至今搞不明白,我們站在沙丘上往下看時這片小湖是淡紅色的,但等我們走下來後在看,小湖又成了普通水的顏色,在上到沙坡上又看,又成了紅色。

有人懂什麼原理的可以說說,反正我是搞不明白。

豆芽仔大聲說:“峰子彆研究了,水這麼清快來灌水啊!把空了的瓶子都灌滿。”

我說這水還會變色,能喝不,彆喝了在中毒了。

“廢話,這麼清都能看到人臉,當然能喝了!”

“我喝給你們看!”豆芽仔說完扔下包,趴在地上直接用嘴喝了一口。

“呸!呸呸!”

豆芽仔喝了一口全吐了,他臉色鐵青的罵道:“草,怎麼這麼鹹。”

“不能喝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