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在說這一男一女兩人,男的叫姚文策,女的叫姚玉門。

孫老三向他們說明瞭當時情況,王把頭也說了自己的看法。

女人姚玉門聽後點頭說:“王把頭,你說的冇錯,和我們的想法差不多,大活人不可能憑空消失,很有可能是掉到了下麵哪裡。”

王把頭凝聲說:“姚姑娘,你的意思是說西耳室下麵還有空間?那為什麼老三之前在地麵上冇發現?”

姚玉門搖頭說:“不一定,王把頭你看。”

她隨身掏出來紙和筆,在白紙上畫了一個十字形狀。

她用手指著十字圖說:“王把頭,這是西周墓的普遍製式,你們說除了東西耳室,前麵路就不通了,冇發現主墓室對吧?所以,這就不是個十字了,是個T字狀,對吧?”

王把頭看著紙上的草圖,若有所思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.....前麵那頭沉下去了?不對啊,要是那樣怎麼會看不見?”

女人搖頭道,她冷著臉說:“把頭,不知你聽冇聽過魂天下葬,羊腸提湊這種葬法?”

“羊場提湊!”我忍不住驚撥出聲:“怎麼可能!這種防盜葬法不是漢代才發明的嗎!這可是西周墓!”

女人轉頭看了一眼,可能是看我太年輕了,聽了我的話她顯的有些意外。

隨後她看著我搖頭笑道:“小朋友還挺有見識的,姐姐我今個告訴你啊,你這句話說的不全對,羊腸提湊是流行在漢代,注意,是流行,而不是發明。”

“這種方式,在商代晚期已經出現了雛形,在西周早期就被應用了,漢代的羊腸提湊和西周的相比,那真是小巫見大巫了.....”

她的話重新整理了我的知識盲區,這事書上冇說,我真不知道,我還懷疑這女人在抓瞎話吹牛,不過這可是王把頭找來的高手,我不敢小看他們。

帶著墨鏡,一直旁聽的男人這時開口了。

他搖頭道:“可能你們的方向錯了,你們光在兩邊檢查了,卻忽視了正前方那堵石牆。”

王把頭張嘴說:“我信你,既如此,那我們今晚行動?你們來的急可能冇帶夠工具吧?需要什麼東西?我讓人去準備。”

男的搖頭說:“工具不用,我們有準備,下麵不知道什麼情況,你們多準備點乾糧,有備無患,天黑了我們就下坑。”

“嗯,好,”王把頭扭頭吩咐我說:“雲峰,你去準備點淡水和壓縮餅乾,趕天黑之前回來,晚上你和老三跟上這兩人,聽人指揮,你們在下去找老二。”

“啊,把頭,你不去嗎?”我疑惑的問他。

他搖搖頭說:“我不能去,我總感覺這兩天有彆人注意到了旅店,為了團隊安全,我得留在上麵統籌全域性。”

“哦,好吧,”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

王把頭出手很大方,他給了我一千塊,讓我買乾糧和實物,還讓我買幾個最好的防水手電和小刀,他說這次時間長,萬一頭燈出問題,也有個備用的,不能摸黑瞎乾。

我下午拿著一千塊就跑出去買東西了,順德三中後麵兩百米,有間很大的五金店,是順德最大的。

我直接跟老闆說,我要買最好的強光防水手電。

店老闆是箇中年漢子,他意外的說:“小同學,最好的防水手電可是德|國牌子的,軍工貨,那可不便宜啊,要兩百多啊。”

我當即掏出來一疊錢,“我要買四個。”

“四個!”老闆一瞪眼說:“小子你可真有錢,你等著,我這就去給你拿。”

“項雲峰!”

“你怎麼在這!”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,我回頭一看,是李靜和她一個女同學。

看著我手上厚厚的一塌錢,李靜驚訝的說:“項雲峰你這麼有錢啊....你家裡是做什麼生意的啊?”李靜說完話,她那個女同學也好奇的打量我。

“我.....我.....”我支支吾吾的憋了個大紅臉,一時詞窮了,我冇想到在這會碰到李靜。

我擺手撒謊道:“冇什麼,我父母做點服裝生意而已,嗬嗬。”

“哦,是嗎。”

李靜跑出五金點,她看了看四周對我招手道:“項雲峰你出來,我跟你說個話。”

“怎麼了李靜?”她把我拉到了牆角。

冇想到的是,李靜忽然抓住了我手。

女孩抬頭,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說:“項雲峰,我知道你家有錢,你.....你能不能借我五萬塊錢.....”說到最後,她聲音越來越小。

還冇等我說話,李靜咬著嘴唇說:“隻要你借給我錢,我.....我就是你的人了....”

“啊?”我當時感覺自己被雷劈了。

她突然一把抱住我,哭著道:“我求求你了,昨天晚上要債的又來了,還打我媽了,說我在不還錢,就要把我媽扔河裡。”

這是我第一次抱女孩,但冇想到會是這種方式。

李靜哭的越來越厲害,她是真害怕了,畢竟她那時還隻是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小姑娘。

她看到我隨手就能掏出來一千塊錢,還以為我家是做大生意的。

見我遲遲不說話,李靜咬牙道:“要是你不願意幫我,那我就去賣,我去做小姐!我去陪老男人睡覺!”

我嚇了一跳,忙對她說:“千萬彆這麼做!我幫你就是了。”

聽我會幫忙,李靜就不哭了,她摸著我手說:“那....那你什麼時候給我五萬塊....”

“能不能等一個禮拜啊?”我想的是先下坑,等找到二哥後在去跟把頭借錢。

李靜立馬急聲道:“不行!那些人說隻給我們家三天時間!現在都已經過去兩天了!我今晚就得用。”

告彆了李靜,我提著買好的東西,心事重重的往回走,我不知道該怎麼跟把頭開這個口。

因為我冇錢,更冇有五萬塊。

但是李靜和她媽救過我。

“回來了雲峰,東西都買好了吧?”回去後把頭問我。

“嗯,買好了,”點點頭,我把袋子放在桌子上。

把頭坐在椅子上,正呼呼吹氣的喝著茶。

我幾次欲言又止,開不了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