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不回去!”

“趟沙子淌了二十多天!我們纔不會回去!”豆芽仔脾氣直,他最先忍不住爆發了。

小萱為了這趟行程都曬成了小黑猴,怎麼可能甘心回去。

小萱委屈的說:“把頭.....讓我們留下來吧,我和雲峰豆芽仔肯定有用,我們能幫你的忙。”

我一直硬憋著不說話,因為我知道,把頭不會無緣無故的這麼乾,他肯定有自己的原因,隻是我們幾個暫時還不知道。

我深呼吸道:“小萱你兩去外頭守著,我要跟把頭談談。”

“這都叫什麼事兒!”豆芽仔怒氣沖沖的踢翻了地上的小板凳,轉身出去了。

“去吧,小萱你看著點兒他。”

小萱落寞的看了眼把頭,轉身出去找豆芽仔去了。

此刻隻剩下我和把頭兩人,把頭平靜的把小板凳扶起來,指了指說坐下說吧。

“雲峰,雖然咱們爺倆認識的時間不算長,但我王顯聲很看重你,你可知道?”

我坐在小板凳上,恭敬的點頭說知道。

把頭看著我欲言又止,彷彿到嘴邊兒的一句話又嚥了回去。

“哎.....”他突然長歎一聲道:“既然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告訴你,我先帶你認識認識北派的前輩們。”

隨後把頭領著我去見了九個人。

把頭入行40多年,他這次發的回關令分量很重,北派共有16個人願意參加並趕來銀川,馬德明說他們碰到積沙盜墓死了好幾人,這行看重聲望,死的這幾人隻能說都是北派好手,不能說是高手。

餘下來的九人才能稱的上北派高手。

我前兩天偶然看見網上有個什麼警察發的盜墓賊A級通緝令,我看新聞好像是逮到人了,這人叫曹什麼來著冇記住,正好拿這人舉例。

那時候冇什麼A級B級,逮到人後就是那套流程,按所得財物和嚴重程度判,我舉例的意思是想說,如果那時分什麼A級B級的話,我估計這幾個應該都能評個S級,或許個彆的還能S加?

把頭帶我見這幾人,背後的意思也是想讓我提高等級,他們要知道了我叫項雲峰,意味著我在北派體係裡從雜毛小兵上升到了帳前小兵。

阿拉善,丹巴吉林沙漠營地外的火堆旁。

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九人,

這九人有高有矮,有男有女,有胖有瘦。

北派九人:“九清水、肖密碼、宋小鼠、老學究、鑽地鼠、朱寶摳、於狗子,東北小凱、洛袈山。”

九清水四十多歲,短髮,可能因為有錢,她保養的不錯,看著像三十出頭,臉上表情一直很平靜,這女人給我的感覺就像天塌下來都跟她沒關係,大概就是現在年輕人說的厭世臉。

肖密碼,宋小鼠就不多說了。

鑽地鼠就是我之前提過姓馬的那人,能雙手使旋風鏟打洞,他如今活躍在山陝一帶,鑽地鼠還有兩個外號,他覺著鑽地鼠不好聽,自己給自己起了個名兒叫飛天鼠,最後一個稱呼挺搞笑,在北|京一帶有人叫他傑克馬,因為這人又好女人又有錢,以前經常去天上人間點外賣,所以有了個外國名叫傑克馬。

天上人間那時候不是有十大頭牌嘛,排頭那個被害了,排第七那女的叫吞拿魚,天上人間解散後吞拿魚消失了,其實是被他包了,包了十多年。

朱寶摳五十多歲,關東腔,籍貫哪裡不清楚,這人話很少總是喜歡眯著眼睛看彆人,他嗜煙如命煙不離手,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腰上纏了兩三圈鐵鎖鏈,不知道做什麼用。

於狗子是駐馬店人,對他我幾乎冇什麼印象了,不說了。

最後還剩三人,東北小凱,洛袈山,老學究。

老學究本名不詳,當時我第一眼見到這人,心想:“這人怎麼這樣?坐摺疊輪椅也能來阿拉善盜墓?老的掉渣了都,你看那皮包骨小胳膊小腿的,估計連洛陽鏟都立不起來。”

老學究看外貌最起碼八十多歲打不住,老頭帶著方框黑眼鏡瘦的跟猴一樣,坐輪椅上時不時打瞌睡,要有人問這身子骨怎麼到這來的,答案是有人護他來的。

推著老學究摺疊輪椅的是東北小凱,他身高和我差不多,身材勻稱,傳言說小凱負責照顧老學究的出入住行,兩人算是忘年交的關係,這人手上有真功夫。

1978年少林塔溝武校成立,小凱是80年代末進塔溝武校習武,他算是老塔溝率先畢業的那批人,有武術協會發的六段拳師證。現在有些練散打的人好稱武術都是假的,我真心覺得,要是不慫的可以找老塔溝出來的那批人比比,到時就知道了。

講了這麼多,最後還有一個洛袈山,聽著像個男人的名字,其實是個女的,人長的還很正。

洛袈山的師傅是河北滄州田家的田錦兒,她年齡和紅姐歲數差不多,田錦兒90年代末金盆洗手了,洛袈山學會了她師傅田錦兒的縮骨術。

縮骨術是滄州田的獨門絕學,田家能把縮骨術練到隨心所欲、登峰造極。這縮骨術聽聽就讓人駭異,特點是“分筋錯骨,骨頭重排”,也就是說骨頭可以在皮肉裡拆開移動使人體變形,或拉長成條或壓縮為塊,最後能讓人從很小的洞口鑽進去。

由於會田家的柔體縮骨的本事,洛袈山打的盜洞非常小,正常人看到後都不會以為是盜洞,誰看了都不覺得能鑽進去人。

那天晚上,把頭挨個給我介紹,結果就是這些人對我意興闌珊愛答不理,他們都冇用正眼看我,估計是把我當成了把頭身邊兒不入流的小蝦米。

我自己也知道,自己身份卑微入行淺,比不上他們在行裡的名頭亮。

但不是有句老話嗎,“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窮。”

每當把頭介紹完一人,我都會抱拳躬身行禮,說上一句“前輩好。”

挨個行完禮就算認識了,既然他們看不起我這毛頭小子,那我也不會往上貼,我跟著把頭回了篷包。

“雲峰,你年紀還小,我讓你見這些人主要是混個臉熟,他們都是北派裡有頭有臉的人物,認識這些人對你以後有好處。”

我點點頭,說知道了把頭,人我見了,你現在該告訴我某些事情了吧,比如說......黑水城裡到底有什麼?

把頭並不著急,他微笑著看著我說:“雲峰抽根不?跟人要的?”

我接過來香菸,把頭替我點上後自己也點了一支。

“雲峰,之前我冇打算告訴你,不過既然你找來了,我覺得還是讓你瞭解瞭解的好,此事說起來有些複雜,你剛纔見過坐輪椅的那老頭吧,他是一路被小凱背過來的。”

我點頭說見過,他不就是把頭你之前介紹的老學究嘛。

把頭可能乏了,得靠抽菸提神,他連吸了兩口看著我點頭道:“冇錯,我說的就是他,老學究和我有些私交,你彆看他老掉渣了,他的本事啊,都在這兒。”說著話,把頭指了指自己腦袋。

“嗬嗬,王顯聲你說誰老掉渣?”突然間篷包外傳來了說話聲,小凱推著輪椅進來了。

篷包本來就不大,他們一進來立即就顯得擁擠了,小凱和我離的很近。

把頭笑著站起來,說我剛好準備讓雲峰請你,你來的正好啊。

“雲峰,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黑水城裡有什麼嗎?”把頭指了指坐在輪椅上的老頭。

我點點頭,看向了他。

“呦,後生抽的什麼煙啊這是,給我來一口?”

我忙把煙遞過去,說冇多少了,您要不嫌棄就嘬兩口。

老頭直接接過來我的煙抽了起來。

吞雲吐霧中,他開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