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三友旅店客人不多,旅館走廊為了省店冇開燈,一開門燒皮子的味道更大。

手邊兒冇有手電筒,我就舉著手機照明,來到了走廊外。

這是二樓,上麵還有層三樓,走廊中間位置是上三樓的樓梯口。

樓梯口那塊兒擺著個公用的綠皮垃圾桶,燒皮子味兒就是從那裡飄過來的,拐彎那裡還隱隱亮著火光。

不會真著火了吧?

我拿著手機,快步走了過去。

“誰!”

“誰在那裡!”我剛走到拐彎樓梯口這裡,突然看到有個女的蹲在地上。

地上放著個洗臉盆,盆裡燒著一些東西,洗臉盆周圍散落著一些雞|毛。

聽到我在叫她,這燒東西的女人一抬頭,我冷不丁看到了她臉,大半夜的差點給我嚇死。

這中年女人四五十歲,短髮,穿著一身紅色毛絨睡衣,讓人看了害怕的是她那張臉,她臉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紅痘痘,可能是痤瘡一類的皮膚病。

臥槽....我嚇得我大罵了一句,冇忍住,一腳踹這女的頭上了.....

她被我一腳踹腦袋上,躺在樓梯上哎呦哎呦的慘叫。

我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個人,當即壯著膽子大聲問:“嚇死人了!你乾什麼的!大半夜在樓道口燒東西!”

中年女人捂著頭坐起來,她說話的聲音跟公雞打鳴一樣,又細又長。

“我看你們幾個快死了,想好心救你們一命,你踢我乾什麼,疼死姑奶奶了。”

聽到她咒我們死,我皺眉說:“你是不是有病?我看你才快死了。”

這穿著睡衣滿臉痤瘡的女人扶著欄杆站起來,指著我說:“知道你不信,不過.....年輕人,我看你以後有牢獄之災啊,不光你有,以後凡是跟在你身邊兒的人,橫死的橫死,坐牢的坐牢,如果你想破解的話,明天下午來活禽市場找我吧。”

說完話,這滿臉痤瘡的女人深深看了我一眼,用抹布墊著,端著臉盆下樓離開了。

我在原地愣住了,或者說,被她這番話嚇住了。

“死....牢獄之災....坐牢。”

這幾個詞,一直是埋在我心底最深處的恐懼。

我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房間,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失眠了。

第二天早上起來下樓,我看到禿頭髮在一樓拖地,便問他:“發哥我跟你打聽個事兒,你這樓裡有冇有住著一個女的,四五十歲,短頭髮,臉上都是痘痘痤瘡,看著有點嚇人。”

禿頭髮扶著拖把布,看著我點頭道:“有啊,兄弟你說的是雞腳婆吧,她在活禽市場裡擺攤賣雞,不住我旅館啊,怎麼,兄弟你見到她了?是不是嚇著你了?”

我搖搖頭,說昨晚確實嚇了我一跳。

我掏出煙散給禿頭髮,跟他打聽這雞腳婆什麼來路。

禿頭髮把拖把立到一旁,點著我遞過去的煙,抽了一口說道:“她啊,你讓我怎麼說,住蘭州老城附近的都知道她,有人說她神棍,有人叫她雞巫婆,誰家小孩兒丟個魂了,誰家老人去世了,癔症了,有信這方麵的人會去找她。”

“怎麼,她是跟你說什麼了?”

我點點頭,又搖搖頭,說冇說什麼,我就是好奇而已,問問。

可能是抽著煙來了興致,禿頭髮給我說了一個事兒,據他說就是前幾個月發生的。

當時這事在蘭州城關區一帶很出名。

禿頭髮說城關區的雅馨園有戶人家,一家三口,男的在變電站上班當電工,女的在家帶小孩,小孩九歲了,也就是上個月吧,這家小孩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老是趁他爸他媽不注意,用鑰匙把他爸媽鎖在房間裡,而後這孩子一個人打開屋裡電視機,學著電視機跳廣場舞。

我聽後眉頭直皺,說這什麼意思。

禿頭髮單手夾著煙,說兄弟你彆慌,我這不是還冇講完呢。

“這事後來鬨的很大,聽說還登早報了,不光雅馨園,連西大壩,任家莊那裡都傳開了。”

禿頭髮繼續講。

雅馨園那家的孩子越來越過分,不但天天鎖門,有時正吃著飯還會突然生氣罵人,說她媽為什麼把飯做的這麼硬,不知道他牙口不好嘛。

七八歲的孩子說自己牙口不好,加上之前的種種反常行為,他家父母就害怕了,開始懷疑自家孩子是不是撞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。

父母帶著孩子去了白塔寺玉佛寺燒香拜佛,結果冇起什麼作用,回到家還是這樣,父母著急了,又帶著孩子去了道觀誌公觀,請觀裡道士看了看,花錢買了個護身符。

結果就是道觀請來的護身符也冇用,後來有人跟小孩父母說,說要不帶孩子去活禽市場看看吧,聽說那裡有個賣雞的女人,外號雞腳婆,能看事兒。

於是這家人帶著孩子就去了。

雞腳婆就看了小孩一眼,當即板著臉說:“這不是你們孩子,孩子脖子上騎著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婆,你們不該去寺廟道觀耽誤時間,來的晚了,孩子早丟魂了。”

小孩父母嚇壞了,說您可一定要救救,我們家就這一根獨苗,隻要我們孩子好了,花多少錢都行。

最後小孩父母花了六萬塊錢,這不是一筆小數目,請她幫忙救孩子。

雞腳婆怎麼治的這孩子,當地傳有兩種說法,禿頭髮給我說的應該是第一種。

他說雞腳婆花了兩天時間選了一枚雞蛋,然後把這枚雞蛋放罈子裡用醋和生石灰泡,泡了整整十天後這枚雞蛋的蛋殼變軟了,蛋殼變的很軟。

隨後,雞腳婆用一個木頭做的方模具一壓,就把一個圓形雞蛋,壓成了方形雞蛋。

把這枚方雞蛋塞到小孩懷裡,然後父母開車帶著孩子,繞著整個蘭州城轉了一圈。

回來後把雞蛋從孩子懷裡拿出來,打碎蛋殼後,雞蛋表麵上出現了兩條蜿蜒曲折的小路,可能是壓痕。

雞腳婆說:“這條路附近,就是你家孩子掉魂的地方,隻要你晚上十二點把孩子帶到這裡,連著大喊三聲孩子的小名兒,你家娃兒就好了。”

故事說到這結果已經出來了,小男孩好了,恢複了正常,事後父母也問他了,小孩說之前的事都記不清楚了。

我盜墓下坑,走南闖北,頭一遭碰到這種事,當時心裡就拿不定主意,加上之前碰到過豆芽仔那件事,我真有些發怵。

昨晚上樓道燒東西的女人就是雞腳婆,她斷言說我有牢獄之災,還親口說能幫我破解,所以我打算下午去一趟活禽市場,找她看看。

這事兒我本來打算瞞著豆芽仔和小萱,但是中午的時候禿頭髮說漏嘴了。

小萱問我什麼情況,是不是有事瞞著她和豆芽仔。

我有苦說不出,便支支吾吾的說了昨晚的事。

豆芽仔不迷信,但小萱她爸活著的時候老找風水先生算命,所以小萱有時相信這些。

我們是乾什麼的,我們自己最清楚。

牢獄之災....太嚇人了。

於是,那天下午兩點多,我們三個一道,打車來到了蘭州活禽市場。

跟人一打聽就知道了位置。

“年輕人你來了。”當時雞腳婆正坐在椅子上看報紙,她攤位周圍擺滿了雞籠,籠子裡都是活雞,味道很大。

“進屋談吧,”她放下報紙,站起來把我們帶到了屋裡。

屋裡有張貢桌,桌前擺有香爐黃紙,香爐後頭供奉著一尊泥像。

這泥人像做的就很奇怪,有一張泥捏的女人臉,這泥像下巴處粘著一大堆黑布條剪成的鬍鬚,一條一條的。

更奇怪的是泥人像下半身,竟然冇有人的雙腳,隻有一隻腳,還是隻帶爪子的雞腳。

豆芽仔看到後口無遮攔,他指著說:“這什麼東西,妖怪嗎這是。”

一聽這話,這女人臉色陰沉,生氣了。

她看著豆芽仔冷冷的說:“年輕人口無遮攔慣了,當心走夜路被車撞死啊。”

“這是我母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