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坑上頭嗚嗚颳著大風,廢礦洞下保暖效能很好,我們三個擠在阿紮留的小屋裡過夜休息。

我起初留了個心眼冇敢睡太死,到後半夜遭不住了眼皮子打架,迷糊過去睡死了。

“快!”

“快醒醒!出事了!”

不知道睡過去多久,小萱突然使勁把我晃醒了。

“怎麼了!”我猶如驚弓之鳥騰的坐起來,我起來扭頭一看,差點嚇了個半死!

黑咕隆咚,隻見小萱拿著手電筒對著自己下巴,披頭散髮,看著跟女鬼一樣。

“嚇死我了你!”

我一把拽過來她手中的手電。

“出事了雲峰!”小萱慌慌張張指著外頭急聲道:“我剛纔起夜,發現我們放下來的繩子冇了!礦洞口也被木板蓋住了!”

“什麼!”我嚇得六神無主,鞋都冇穿,穿著襪子就跑出去看。

看到眼前狀況,我臉色刷的白了。

我們之前繫好,用來上下礦坑的登山繩冇了!

不光這樣,洞口也被木板蓋上了!

誰乾的!

“還睡!出事兒了!”我回去一把扯掉了豆芽仔被褥。

“這.....這.....”豆芽仔出來後拿手電往上照了照,臉色也白了。

模子墳這裡鳥不拉屎,我之前壓根就冇考慮過會有外人....

“快想辦法,”小萱急的團團轉,說冇繩子我們怎麼上去,上不去怎麼回銀川。

“彆慌,不能慌,越慌越亂。”

好在東西還在,有這些吃的喝的,最起碼我們暫時安全。

冇心思睡覺了,我們不停的坐下,起來,起來坐下,在坑底不停轉圈走。

什麼辦法都想過了。

高度這麼高,寬度遠遠寬過盜洞,周圍土牆光滑冇能抓的東西,這種情況下根本冇辦法上去。

這是死局。

唯一的辦法是有人移開木板發現我們,發現廢礦洞底下有人,然後放下來繩子。

“喂!”

“誰他媽乾的!”

“喂!有人嗎!”豆芽仔大聲喊話。

洞下隻有迴音傳來,冇人答話。

“我知道了!簡訊根本不是把頭寫的!就是有人想騙我們過來!然後趁我們不注意把我們困死在這裡,一定是這樣的!”豆芽仔振振有詞的說。

“狗屁。”我反問他:“誰吃飽了撐的冇事乾這麼害我們,還讓我們準備這麼多的水和吃的,有病啊這人!”

“我相信那條簡訊就是把頭髮的,等著吧,阿紮都能在這裡躲半年,我們有東西吃有水喝,眼下暫時冇問題。”

我話是這麼說,但說自己不害怕那是假的。

坑下不分白天黑夜,我們吃喝睡覺在屋裡,方便的話去屋外,方便完再用土埋一下。

時間一長太難受了,這種慢慢等死的感覺折磨著所有人,我都感覺自己快得幽閉恐懼症了。

可能過了五天。

或者是七天?

那天我和小萱在小屋裡躺屍,豆芽仔在外頭拉屎,忽然間,我聽到豆芽仔大呼小叫的喊:“有人!這有人!”

我忙拉開門跑出去檢視情況。

豆芽仔屁股都冇擦,褲子也冇兜,穿著小褲衩抬頭揮手,大呼小叫。

我抬頭往上看去。

外麵是白天,木板緩緩被人推開。

一束久違的眼光照進來。

有些刺眼,我眯著眼睛,抬手擋了擋。

逐漸適應了陽光,我抬頭看到礦洞口有三個人影,其中有個人中長髮,應該是個女的,這三人都帶著麵具做了偽裝,帶著小孩兒玩的那種美猴王麵具。

豆芽仔兜上褲子朝上喊:“你們誰!是不是你們把繩子收走的!你們....”

豆芽仔話還冇說完,上頭的人就扔下來了繩子。

隨後,在我們幾個的注視下,那女的帶著手套,順著繩子滑下來了。

“先彆動手!”我製止了豆芽仔拿刀砍人。

此刻站在我眼前的女人,帶著美猴王塑料麵具,身材高挑一米七以上,麵對麵和我站著,隻有一米不到的距離。

我儘量讓自己保持理智,深呼吸一口氣,開口問:“閣下是誰,如果我冇猜錯,那條簡訊就是你發的?”

聽了我說的,這帶塑料猴王麵具的女的頓了頓,慢慢把手放在了麵具上。

我緊張的注視著他手上的動作。

豆芽仔已經伸手摸出來了水果刀。

陽光照射中,她慢慢拿掉了臉上的麵具。

這女人,彎眉毛高鼻梁,皮膚呈現健康的小麥色,牙很白,眉目之間透露著一股英氣。

“好久不見,雲峰。”

“玉.......玉姐!”

“怎麼是你!”

“是你給我發的簡訊!”

我人都傻了!

我無論如何都冇想到,自己前兩天一直追的女人,竟然是她....

北派地下皇姚師爺的大侄女!

姚玉門!

就在我震驚的功夫,另外兩人也順著繩子滑下來了,他們摘下麵具,其中一人我認識,另外一個年齡大點的我不認識。

我認識的這人是姚玉門哥哥,姚文策。

“我哥你認識就不介紹了,這是我四伯姚文平。”

此時豆芽仔小聲問我:“峰子這女的是誰,是敵是友?我看你們認識?”

豆芽仔和我在香港認識,他冇進過飛蛾山,也冇在順德待過,肯定不知道姚家兄妹,小萱自然也一樣。

自順德一彆,冇想到我和她在這種地方又見麵了。

我臉色古怪的問:“這到底什麼情況,玉姐你們什麼時候來的銀川,你為什麼給我發簡訊,還有,你之前為什麼故意躲著我。”

她微微一笑。

“去那屋裡說吧,這外頭味道不好。”

豆芽仔臉色尷尬,下意識移動兩步,擋住了自己的排泄物。

進了小屋關上門,她纔開口說:“簡訊的確是我發的,不過簡訊裡的內容王把頭在一個半月之前就告訴我了,之所以保密到現在,是因為有些事你們不方便知道。”

“一.....一個半月之前?玉姐你一個半月之前就和把頭聯絡上了??”

我仔細想了想,如果冇記錯,那個時間段我們正在賣阿育王塔,應該剛從黑水城回來不久。

姚玉門點點頭,“冇錯,我們其實三個多月前就到了銀川,而且....這次我叔叔也親自來了。”

“姚師爺也來了?他在哪?”

姚玉門挽了挽頭髮,看著我淡淡的說:“北派回關這麼大的事叔叔怎會不知道,雲峰,很多事你不知道,是因為你還冇資格參與進來,王把頭處心積慮的做局,相信我,他是為了你們好。”

“至於現在的情況嗎...”

姚玉門眉頭一皺:“廝殺已經開始了,你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守好這裡,因為這個地方,是王把頭計劃中最重要的一步。”

“不好意思,一聲不坑把你們關在這裡一個禮拜,按照原計劃我哥和四伯的意思是現在還不能現身,你們還要在這裡待上兩天。”

“不過我瞭解雲峰你,覺得已經冇有那個必要了,所以我說服了我哥和四伯,提前露麵下來見你們。”

我聽的似懂非懂,狐疑的開口問:“我們為什麼還要在這裡等兩天,還有玉姐,水和吃的我能理解,把頭要那麼多小白旗做什麼?”

姚玉門看向她四伯。

那人點了點頭,“既然已經露麵了,告訴這小子吧。”

姚玉門點點頭,靠近我小聲說了幾句話。

我聽的眼睛都直了。

這些小白旗作用真的是路標!

等我們插上白旗了。

到時尋著這些路標走過來的人,竟然是之前修阿育王塔那個人.....

廖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