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零幾年的這次黑水城盜寶,我其實也算參與了,冇在一線是因為太年輕不夠資格,插不上手。

姚師爺都帶著自己的內蒙團隊親臨銀川了,像九清水那樣的人肯定也有人來幫,05年淶水縣有一批人被判了刑,全是讓九清水這女的害的,相比之下你看看姓姚的,多活了十來年,最後要不是被同行出賣,他也不會在天義賓館被逮,所以我說九清水的組織能力不如姚師爺。

回到銀川後我把臨時落腳點選在了之前住的那地方,就是靠近沙坡頭那參平房小院,重新入住之後我發現油鋸還在小院裡蓋著,扇布上落了一層灰。

一看到油鋸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。

我把答應給夏米琪的尾款給忘了......

當時答應給人家兄妹兩一萬塊錢報酬,因為錢不夠先給了3500,還欠著這虎妞6500。

豆芽仔說:“彆給了吧,咱們在這藏著等廖伯和把頭電話,夏米琪又不知道咱們藏在這,咱們賴賬吧。”

我皺眉數落豆芽仔。

我說你怎麼這麼小氣,你要這樣,以後這樣誰還跟咱們打交道?要錢多賴就賴了,幾千塊錢而已,彆讓人背地裡戳脊梁骨,我們要言而有信。

“豆芽仔誇張的瞥著嘴大聲說咱們是賊啊!講個屁的信用!

懶得跟豆芽仔打嘴仗,我下午取了錢裝信封裡,兜兜轉轉來到了老信義市場。

走到市場最後一排,我看到水果攤前一個女人正在忙碌。

“大姐!”

女人抬頭看來。

“小項?”

“你來了啊,我還以為你不來了......”

“哪的話,我今天來是專門過來給您賠禮道歉的,就這兩天,油鋸我抽空找輛車給您拉來。”

夏姐說那行,午飯吃了冇,來都來了吃頓便飯吧。

我撓頭說冇吃。

之前都是我和豆芽仔輪流做飯,小萱自那次把炒肉做成炒煤後在不敢讓她下廚。

“是你!”就在這時,身後響起了一聲女聲,我回頭一看是夏米琪,她手裡抱著一摞課本。

看夏姐進屋了,我偷偷把夏米琪拉到牆角,從懷裡掏出信封袋給了她。

她打開信封說這多少?

我笑著說:“一萬,多給你們點兒算違約金了。”

聽到信封包著一萬,夏米琪臉色立即從陰天變成晴天。

她快速把信封塞懷裡,笑道:“走啊,請你去我家吃飯。”

中午吃的家常便飯,水果管夠。

看著桌上的飯菜和她們母女,有一瞬間我恍如隔夢,彷彿自己還在順德。

“小項你吃啊,彆拘束。”

吃飯閒聊中,夏姐提到了一件事,她說信義市場的房租突然漲價了,漲了百分之30,不但信義市場,好幾個市場的租金漲價了,像串通好了似的,賣水果利潤一般,年後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做下去。

我扒拉著飯說,“那冇準就是聯手漲價。”

“我看未必。”

夏米琪舉著筷子,指點著道:“我班上有同學家裡是市場管理部的,我聽我同學說了,前段日子市場來了很多人,那幫人直接找的市場領導談了話,從那之後就有人傳出說租金要漲。”

我皺眉心想,該不會是智元哥乾的吧?

吃完午飯,夏米琪說下午冇課,她不懂,問我能不能帶她去新百貨買部手機。

“你不是要買包?不買包改買手機了?”

“買啊,先買手機在買包包。”

我又問:“那你不給你哥分錢了?”

她嘿嘿笑了笑,說不給他分了。

那時北|京的中關村有電子一條街,銀川還冇有電子一條街,要到幾年以後電子產品才聚集在新華東街附近,像新百通訊,現代通訊,紫慶手機連鎖等牌子開始陸續冒頭。

新百貨一樓有家櫃檯賣手機的,夏米琪領著我去那裡買的,機器不多,她挑來選去買了一款翻蓋帶一圈跑馬燈的手機,應該是雜牌子,整一千塊。

老闆收了錢態度立即大變,他讓我們趕快走,彆在他櫃檯停留,還叮囑夏米琪,說要是有人問你從哪買的手機,不能說在他這裡買的。

夏米琪提著新手機包裝袋,不悅的說:“你這什麼態度啊,剛纔還那麼熱情,你要在這樣我不買了啊。”

老闆臉色發白,說姑奶奶你快走吧!人要來了!

“趙老闆忙什麼呢,我看看。”說著話從一樓上來兩個男的,二十多歲留著長頭髮,商場不讓抽菸他兩還叼著煙,說話的語氣流裡流氣。

檔口老闆慌忙解釋說:“馬哥你彆誤會,這位客戶手機壞了,剛纔問我能不能修,我看過了,手機本身壞了個零件我這兒冇貨,這不讓他們拿回去了嗎。”

“哦?是這樣?”

“那我怎麼看像從你這裡買的新手機.....”

“你小子不老實啊!”

“小妞,拿過來讓我讓我看看。”

夏米琪後退一步,挑眉道:“你說看就看?這我的手機又不是你的。”

眼看著雙方要爆發口角衝突,就在這時檔口老闆改口了。

“馬哥我錯了,這台手機賣了一千,這是兩百,您拿好。”老闆肉疼的掏出來兩百塊遞了過去。

“啪!”

“啪!”檔口老闆被那男的扇了兩耳光,臉都扇紅了也不敢吭氣,就在那矗著。

“這次要記住啊,下不為例。”隨後他們收了兩百塊錢轉身下了樓。

“呸!”

“咒你們全家出事兒,你媽xxxxx”

檔口老闆衝著人離開的背影破口大罵,罵完了祖宗十八代。

我不解的問:“老闆剛纔咋回事?你賣手機為啥要給他們錢?他們勒索你了?”

“哎,你們說說現在這世道。”檔口老闆靠坐在椅子上,垂頭喪氣的說:“日子不好過啊,上禮拜的新規定,我們檔口賣一台手機,要抽成百分之二十給那夥人,不給就會捱打,三樓有家同行,前兩天就是因為冇給錢才被砸了,人也打壞事了,現在還在醫院。”

“生意這麼難做,所以我剛纔趁著功夫讓你們快點走,就是想省了這筆錢。”

“怎麼這樣啊!”

夏米琪挑眉怒聲道:“還有冇有王法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