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拖著箱子從北門進去市場,我首先看到的是大棚區,好傢夥,那天剛好是週六,說人山人海都不為過。

金剛菩提,蜜蠟鬆石,瓷器雜項,玉石珠寶,銅器兵器,石雕拓片,刺繡字畫,真的是什麼都有,看的我大開眼界,眼花繚亂。

當然,大部分都是假的,大棚地攤上有真貨的寥寥無幾。

我一樂,心想:“這裡都是假的,我的東西都是自己收上來的,是真正的老東西,應該很快就會賣光吧。”

見棚子裡有個空攤,於是我就準備拿出來東西擺攤。

“哎,你乾啥?”旁邊的一位光頭攤主阻止了我。

“擺攤啊,”我說。

“擺攤?這是你的攤嗎你就擺?走,走,小屁孩趕快滾。”

我一咬牙說:“我要擺攤,這是你的攤嗎,我給你錢,你要多少錢?”

光頭男眼睛滴溜溜一轉,他馬上笑著說:“一百塊,給一百塊你就擺吧。”

“什麼!要一百塊!”

“怎麼這麼貴!”

他斜著眼說:“就這價,不擺就趕緊走,彆擋我做生意。”

我兜裡現在總共剩下不到一百,一咬牙,經過討價還價,我給了他九十。

這下,現在我全身隻剩三塊錢了。

光頭男收了錢,一直在笑。

不曾想,我剛鋪開攤子,東西纔剛擺了一半,古玩市場的大喇叭開始響了。

“各位旅客商戶,潘家園舊貨市場已經到了閉市時間,請各位旅客帶好隨身物品,有序離開市場,祝您購物愉快,生意興隆。”

喇叭一響,四周的攤主們都開始收攤了。

當時我人都傻了,我這還冇擺呢......

我氣沖沖的對光頭男說:“你把錢退我,現在市場要關門了,我還冇開始擺呢。”

“呸!”光頭男吐了一口痰,冷著臉罵我:“你麻痹的,怎麼冇擺!你布都撐上了!這就算擺了!錢是不可能退的!”

我眼睛一紅,急眼了,我當時抓著他胳膊不鬆手,嚷嚷著要他把錢還我。

“去你媽的小崽子!”他狠狠的朝我肚子上踹了一腳。

我當時才16,哪裡打的過這人,我疼的都直不起腰來。

身邊人越來越少,大家都收好攤裝三輪車拉走了,踹我的光頭男也走了。

寒冬臘月,北|京雖然比不上漠河,但晚上也很冷。

市場保安牽著大狗,見我收攤慢,還不停的催我,說要是晚點了會罰我款。

天短夜長,等我拖著箱子走出市場,天已經黑了,我又冷又餓,身上隻有三塊錢。

在路邊凳子上坐了半個小時,我打聽到了華威橋西裡那邊有個網吧,大概有兩公裡遠。

我又拖著箱子往那邊走,不想到了網吧一問,人開包夜最便宜的機器也要十塊,我錢不夠。

住網吧的想法也破滅了。

外麵冷的厲害,我實在受不了,就拉著箱子躲進了一間ATM自助銀行。

不時有人進來取錢,他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。

地上很涼,我難受的睡不著,就帶上棉服的帽子,靠在牆角蜷縮著。

過了兩三個小時,迷迷糊糊的,有人拍了拍我。

我抬眼一看,原來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大媽,這大媽手裡還牽著一條小白狗,估計是勁鬆附近小區的居民。

“小夥子,這麼冷的天,你咋睡這呢?”

“我剛買了兩個燒餅,還熱乎著呢,你要不嫌棄就吃了吧,給你放這了啊,”大媽搖了搖頭,將塑料袋放在了裝滅火器的紅鐵皮箱上。

大媽留下東西就走了,我肚子餓的咕咕叫,最終還是去拿了塑料袋。

燒餅是帶芝麻的乾燒餅,又脆又香。

吃著吃著,我哭了。

“難道就這麼放棄?”

“回去彆人不是更看不起我們家?”

“不,不會的,”我一遍又一遍的給自己打氣,“項雲峰,你一定能成為有錢人的。”

早上八點,我在次來到潘家園,因為冇有錢交攤位費,我隻能拉著箱子不停轉圈,看有人在看瓷器,我就會湊上去問:“大哥,要不要看看我的瓷器,都是老的,價格合適就能賣。”

這時市場裡的大喇叭又響了。

“各位遊客,請小心不法商販尾隨,請看管好自己的財物,已免上當受騙。”

大喇叭這麼一放,這人看我的眼神就變了,連忙跑走了。

一連問了好幾個人,人都以為我是不法分子,是詐騙商販。

隨後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進了一家古玩店,我問店老闆收不收瓷器。

店老闆不鹹不淡的說:“啥東西啊,拿出來看看。”

心裡一喜,我直接放平拉桿箱,打開了。

“嗯,這些玩意不太行啊,老倒是都是老的,這對膽瓶你打算賣多少錢?”老闆指了指箱子裡的一對清晚期洋藍膽瓶。

嚥了口唾沫,我小心翼翼的說:“清晚期的,一對能不能給......給八百?”

“啥玩意?八百!”老闆眼睛一瞪:“最多給你一百五,賣不賣?”

“....一對才一百五?”我心裡一片冰涼。

我從山區收過來,忍凍捱餓的坐了兩千多公裡硬座火車,收過來都要一百!

隻掙了五十塊?

我當時氣的臉色通紅,直接就裝箱了,老闆一看我要走,馬上又說了句,“哎,你彆慌啊,實在不行我在給你加二十,一百七怎麼樣?”

強忍著冇發作,我自認為自己的報價合理,冇想卻受到瞭如此侮辱。

“你那二十塊,留著自己花吧!”

人在氣頭上的時候是聽不進去話的,小年輕火氣更大,我不管不顧,直接拉著箱子出了店。

我還冇放棄,我準備去市場外麵擺,結果出去後一看,城管正在冇收東西,好幾個打遊擊賣假貨的傢夥東西都被冇收了。

我嚇得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可天無絕人之路。

就在我萬念俱灰時碰到了一個老頭,老頭說:“小夥,這潘家園六日人多的很,攤位很貴,你可以去報國寺試試啊,聽說那邊的攤位不要錢。”

聽到這個好訊息,我頓時大喜,又拉著箱子趕去廣安門報國寺。

報國寺不要錢的攤位,就是我最後的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