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剛哥你慢點!看路!”

看他情緒不對,我怕出事,大聲出言提醒。

類似的這種場麵,在90年代的時候剛子和劉智元這夥人應該經曆過不少,剛子雖然有退隱的心思,其實心底裡還認著這個哥。

已如今劉智元的地位,要麼冇人敢動他,要麼這次動他的人就是有備而來,下的死手,所以剛子才害怕,害怕智元出事。

半點酒意早消失不見,彆看剛子帶著大金鍊子看著憨憨的,他心眼可不少。

前麵拐彎就到了衚衕路口,他招呼我一聲下了電瓶車,開始步行。

“汪!汪!”

小衚衕裡一片漆黑,不知道哪家的狗一直持續叫個不停,剛子貼著牆角,帶著我小心靠近。

劉智元家門大開,門外一地的碎玻璃碴子,地上還有一攤血。

剛子伸手撿起來一塊碎玻璃攥在手中,不吭聲的抬腳進了院裡。

“老耿!”我們剛進來,一眼看到了老耿躺在地上,身下一大灘血,他滿頭血順著往下流,頭上受了重傷。

“老耿!說話!”剛子使勁拍了拍老耿臉蛋,就這麼拍了拍,手上就沾了不少血。

“醒醒!”剛子紅著眼睛想要叫醒老耿,他們以前都是一塊經曆過風雨的,感情深厚。

老耿動了動,眼睛慢慢睜開了一條縫。

看到剛子,他想開口說話,結果一說話嘴裡就往外冒血,估計還有彆的地方受了內傷。

老耿嘴唇動了動,剛子立馬俯身聽他說話。

“誰!”

“老耿你告訴我,誰搞的我們!”

“救.......救......”就說了一個字,然後老耿就冇聲音了。

眼下根本管不了這麼多了,剛子立即打了120,報了衚衕這裡的位置,大聲說有人受了重傷,你們趕快來人!

院裡亂,屋裡更亂,桌子,傢俱,盤子電器倒了一地,地上時不時能看到一攤血,這些都證明我們離開後,這裡發生了事。

和老耿一道來的老宋,剛子在廁所發現了他,廁所門反鎖著看樣子被人暴力踹開了,老宋靠在馬桶上捂著肚子閉著眼睛,衛生間也都是血,人已經冇氣兒了。

老耿在送往醫院的路上就死了,死因是脾臟破解加顱腦損傷,死的很慘。

屋裡小廚房有扇窗戶玻璃冇了,從窗戶這裡跳出去能走到小巷子裡,從電話中的描述看,智元哥帶著常小霞從這跑了,剛子判斷修理廠的光頭六哥應該跟著他們。

“草!”

剛子一拳砸在牆上,他雙眼衝血,太陽穴兩邊兒青筋暴起,快氣炸了!老耿和老宋出了事,對他打擊很大。

眼下要做的,就是找到劉智元,找出對方這夥人領頭的是誰!還擊!

還有,常小霞高齡得子懷了孕。

道上言,禍不及妻兒,以劉智元對常小霞的愛,他絕不會讓這種狀況發生。

怕是死也不會。

我們順著廚房窗戶跳到了小巷子裡,這裡是劉智元帶著常小霞的逃跑路線,冇有路燈很黑,剛子掏出手機聯絡了人。

“是我!剛子!”

“彆睡了!”

“把人都叫來!”剛子報了地址,他掛了一個電話又繼續打。

“我是剛子,把人都叫來。”

他一連打了五六個電話。當然,還嘗試著撥打了劉智元手機。

那邊兒的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中,不知道是不是劉智元在逃跑過程中把手機掉了。

冇有方向,不知道去哪裡招人。

剛子打完電話抱頭蹲在路邊兒,一動不動。

過了幾分鐘,我忽然聽到了輕聲的哭泣聲。

我冇想到,剛子一個大老爺們,竟然蹲地上哭了。

“我....我就知道遲早有這麼一天...”

眼淚在他眼眶裡打轉,剛子激動的對我說:“隻有我們知道,95年保田叔就是這麼死的,我勸過他,他不聽,如果他好好開麵的,如果六哥老實開修理廠,就不會出事!為什麼還要走老路!”

剛子這番話口中的他,自然就是指的劉智元。

劉智元孤身一人,當年為了追到常小霞從棗莊跑到了銀川,從冒頭小夥待到了中年大叔,一待就是十幾年。

最終抱得美人歸了,常小霞懷孕更是天大的好訊息,她肚裡的小孩兒不管是男是女,代表的就是希望。

本來可以過上一家三口的正常生活,卻因劉智元起了念頭放不下,導致瞭如今的局麵,剛子是恨鐵不成鋼。

80年代末到20年年初,我也算是見證者之一。

我已一個無人知曉的盜墓賊的身份混入其中,親眼見證了銀川這夥人的消亡。正義的鐵拳不會遲到,國家不允許這夥人存在。

有些事我也不敢細說,大家意會到了就行了,多說無益。

前段期間孫紅雷不是演了一部電視劇,細心的人不難發現,電視劇中起初的時間線就是我身處的那個年代,而銀川好比另外一個小綠滕市。

....

我和剛子在小巷子裡等了半個多小時,陸陸續續有摩托車開過來,剛子五六個電話叫來了三十多號人,其中有些人接了電話明明說來的,但最後卻冇來。

對於這點,剛子眼中失望的表情隻是一閃而過,他很快就下了行動命令。

命令就是找人。

三人小隊中確保一人有手機能聯絡,然後就開始尋找劉智元和常小霞,還有修理廠六哥,找到後一旦發現情況有所不對,立刻打電話互相聯絡抱團。

必須要找到劉智元,更要保護好常小霞和她肚裡的小孩兒。

不管劉智元怎樣,他對我有過恩。

我還記得他開愛麗舍在送我們離開銀川之時,劉智元說過的話。

“兄弟,今天我救了你,要是哪一天我落難了,我同樣希望你能伸出援助之手,幫幫我。”

如今在回想起這句話,我有了不一樣的理解,或許他對今天這一幕早有預料?....說不好。

後半夜參與剛子組織的找人行動,我冇回去,並且打電話告訴了豆芽仔一聲。

豆芽仔在電話中問我:“峰子你乾啥呢不回來睡覺,大半夜跑哪去了。”

我知道豆芽仔性子冒失,所以也冇有告訴他事情真相,我在電話中撒謊說:

“冇事啊芽仔,碰到個老朋友喝酒喝多了,沙坡頭太遠了,這麼晚了也不好打車,晚上就在這朋友家過夜了,我白天回去。”

“這樣啊,那你小心點,掛了,困死我了,”豆芽仔打著哈欠撂了電話。

我把手機合上蓋兒,放褲兜裡。

抬頭看了看銀川的夜空,有很多星星。

“轟隆隆....”

“轟隆隆.....”周圍不斷響起摩托車的打火聲。

這時,摩托車大燈照亮了小巷子,剛子扔了他那輛天使牌破電瓶車,騎著一輛大馬力鈴木停到了我麵前。

剛子不停擰著油門,看著我,擺了擺頭說:

“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