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是不是以為老文領我們過來,就讓我們住這破院裡了?

偷偷告訴你們,還真不是。

這參小院裡原來彆有洞天。

進了破院東屋,屋裡有道破木門,門前擋著一頂大水缸,老葛招呼老文幫忙挪開水缸,隨後伸手拉開了木門。

開門後能看到一條小路,順著這條小路走五十米一拐彎。

你們猜我當時看到了什麼?

防空洞!

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建的防空洞!

其實這種類似的防空洞哪個城市都有,數量還不少,可多,很多都是當時有關部門建造好了冇用上,在新時代的城市建設中,這些防空洞有的被回填隱藏,有的還冇發現,就這樣儲存了下來。當年風聲鶴唳的年代,這種防空洞也叫緊急避難所,

看我吃驚,老文嘿嘿一笑,說這才哪到哪啊,走,帶你們下去看看。

老葛和老文順手點著準備好的火把頭前帶路,我們三個跟著他兩進了防空洞。

剛進去就是一排60度向下的台階,順著台階下去就進到了地下,這裡高度不高,小萱還好,我們幾個男的不彎腰就會碰到頭。

這洞牛逼,走一段就有拐彎,要冇人帶路鐵定迷路。

七拐八拐走了半天,老文帶我們到了一間小房前,說是小房,其實就是在洞牆上掏出來的小型窯洞,這種小型窯洞,剛纔路過時已經看到了好幾個,我估摸著以前是儲備物資用的。

小窯洞有門,反鎖著,老文拿著火把,伸手敲了三下門。

裡麵冇動靜。

老文又敲了兩下,這次纔開口說:“是我,文樹普。”

過了三五分鐘,小門卡嗒一聲從裡麵被打開。

先開了一條小縫,隨後隔著門縫,我看到了一雙眼睛,充滿警惕的眼睛。

這雙眼睛看到我,楞了下,隨後直接拉開了門。

“啊??”

“智......智元哥!”我驚的說話都結巴了!

見我這般失態,老文嘿嘿笑著說:“怎麼樣?昨天冇騙你吧?是不是給了你個驚喜。”

我差點爆粗口,驚喜談不上,這他媽是驚嚇好不!

“雲峰....你怎麼過來了.....”智元哥眼神有些躲閃,他扭頭目光不滿的看了看老文。

“彆怪我!是他主動讓我幫忙找地方的,”老文委屈的舉手道:“整個銀川市內,這地方最安全了,所以我才帶他們三過來。”

“哎....”智元哥心情低落的歎了聲,隨後請我們進屋。

嫂子常小霞見來的是我們還是歡迎的,她熱情的招呼我們坐下。

“豆.....小哥你叫豆什麼來著?”常小霞問。

“我不叫豆什麼,我叫陸子明,隻是他們給我起了個外號叫豆芽仔。”

我環顧打量小窯洞。

這裡空間不大,溫度明顯比外界低了好幾度,有張床,床上鋪著厚厚兩床被褥,周圍還有些做飯用的煤氣灶,鍋碗瓢盆等傢夥式,一眾生活用具被常小霞收拾的整整齊齊,像個小家。

怪不得金風黃找不到我智元哥。

這地方是個防空洞.....要冇人帶著,怕是把北鬥衛星擺院裡都找不到!

不愧是銀川通老文,就是牛逼。

我好奇站起來問:“智元哥,你和嫂子是怎麼逃出來的?你不知道,外麵阿紮領著一大幫子人,天天在各大旅館小區找你們!”

“哎,一言難儘,雲峰坐下說吧。”

他斷斷續續跟我們講了那幾天的逃亡經曆。

雖然講的平淡,但也聽的我心頭狂跳,膽戰心驚。

智元哥帶著小霞嫂子,偷過車,鑽過豬圈,藏過橋洞,他手機丟了又不敢主動聯絡任何人,要不是他命不該絕碰到了老文,估計已經被逮到了。

見麵後老文不旦處心積慮把他們藏起來,聽聞常小霞懷孕了,老文花了不少錢幫忙買了補品,生活用品,知道防空洞下潮氣大,還特意從朋友那借來了小發電機和電褥子,每隔兩天過來送一次米麪菜,真是仁至義儘。

豆芽仔這時說道:“金老狗是假死,智元哥你大意了啊,還有我們,峰子之前還故意瞞我,都是阿紮那比害得!狗東西!”

“阿紮....”劉智元眼底閃過一絲冷光,很快被他收斂了。

“阿紮當初也是故意瞞著我,說不認識你們,如今想想,怕是從收到55萬開始,他已經決定背地裡對我下刀子了。”

我點頭說:“冇錯,還不光如此,智元哥,金風黃的假死連你都瞞過了,我猜你當初肯定不止一次確認這訊息吧。”

劉智元頷首道:“是啊,幾撥派去醫院的人,回來都告訴我親眼看到了金老二屍體,我不放心,又特意派老六去了醫院太平間,他回來也是那麼告訴我的,說金風黃死於嚴重刀傷。”

“老六....六哥.....”

我咬牙道:“不用我說,你應該猜出來了吧。”

劉智元痛苦的閉上眼睛。

“我和老六認識十多年了,以前他幫我擋過刀,我們是生死兄弟,雖然後來日子平淡了,但,我不敢相信他會背叛我......”

“雲峰,老文接觸那幫人少,你應該知道,我問你點事。”

“智元哥你要問什麼。”

“那天為掩護我和小霞跑,老....老宋怎麼樣了....”

“死了。”我冇打算瞞他。

劉智元右拳握緊又鬆開。

“老耿....”

“死了。”

“還有剛子哥,那天晚上,剛子哥為了救你和我去了糖果廠,他被金老二活生生打死了,就死在我麵前。”

聽聞了剛子的遭遇,劉智元低了下頭,不說話。

等他在抬起頭。

早已是淚流滿麵。

“是我害了剛子.....他早就打算退休,是我逼著他讓他過來喝酒的,如果那晚他不來,就不會出事兒....”

“哎。”我搖頭歎道:“你錯了智元哥,就算剛子那晚不在衚衕小院,隻要你出事了,他還是會從蘭州回來救你,剛子哥就是那樣一個人。”

提起剛子,我又想起了他死前托付我的事兒,作為剛子哥死前唯一的兩個願望,我想了想,還是講了出來。

智元哥回憶道:“我知道方芳,很能吃苦的一個女孩,這事我記下了。”

他抬頭看著防空洞混凝土洞頂說:“剛子你放心,若我劉智元還能東山再起,你妹妹就是我妹妹,這輩子我讓她榮華富貴。”

“砰!”

突然間,常小霞重重把鐵盆摔到了桌子上。

她一臉寒霜,回頭看著智元哥大聲說:“你還想什麼東山再起?你考慮過我嗎!你考慮過肚子裡的孩子嗎!”

些許有些話在心底埋藏了太久,常小霞越來越激動,開始不斷摔東西。

“我們的孩子!你是不是打算讓他一輩子躲在這洞裡!東山再起!東山都塌了!你拿什起!劉智元你醒醒吧!”

一頓咆哮。

智元哥嘴巴大張,他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,呆呆的發楞。

“算了吧,怎麼進來後淨說些不開心的,”這時老文咧嘴笑道:“日子不好過也得過啊,你們都是有錢人,在看看我,窮光蛋老光棍一個,但我相信,隻要我努力,以後一定能成為有錢人,然後在娶個比我小八歲的老婆,到時不漂亮我文老二還不要呢。”

說完,老文他又看著我說:“還有老闆你,你兩算是完犢子了,被人滿銀川攆著跑,剛好湊了一對難兄難弟。老葛,天冷了,把你寶貝拿出來,大傢夥喝上兩口,暖和暖和。”

穿著破棉襖的老葛嗬嗬一笑,伸手往棉襖裡一掏,摸出來一小瓶白酒,隨後他像變戲法似的,在褲兜裡揣鼓了半天,又摸出來半袋帶皮的五香花生米。

席地而坐,拿來空杯子。

除了常小霞,老葛給每個人都倒了一小杯,包括豆芽仔和小萱。

“來來。”

老文率先舉起酒杯笑道:“冇了東山還有青山,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,往後的日子誰知道呢,隻要人活著,比什麼都強。”

“乾了乾了。”

隨後。

所有人都舉起來。

清脆的酒杯碰撞聲,迴響在銀川蜘蛛巷地下防空洞中,經久不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