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國家級的大地宮,這是當時姚玉門的原話。

帶國級二字,出土的東西,那必然也是國級的東西。

何謂國級文物?

各位平常可能古董接觸的少,我就這麼告訴你們吧。

獨一無二,大國之重器!這就叫鎮國級文物。

按照故宮博物院的評級來說,就是國家一級甲上文物,國家一級文物,國家二級文物,國家三|級文物,一般文物。

金縷玉衣那種東西也隻被定到了一級甲上,這是因為金縷玉衣不是獨一無二的,迄今為止,準確統計的數,一共發現了二十一件半金縷玉衣。

那些鎮國級文物,都是要高過金縷玉衣,長信宮燈之類的,那些都是獨一無二的國之重器,比如,司母戊鼎,四羊方尊,曾侯乙編鐘套組,青銅血方壘,馬踏飛燕,這些都是。

姚玉門當時為何心生退意?

這個時代,這種東西是不可能流出國的,隻能流在內地市場,可也無人敢收,因為不管你上到哪個大拍,買家收藏家多麼牛逼,最後的結果往往隻有一個。

永久歸存國家博物館。

這東西一旦出世,官麵上必會一查到底,最後,會在額外贈送一個終身製的永久監獄居住權大禮包。

馳騁盜墓行四十六年,號稱鬼眼斷龍脈的姚文忠姚師爺,在一七年十月十七號吃了槍子,平常人不知道的是,就是因為他動了最不該動的東西。

姚玉門想退出,是因為她害怕了,可這樣孫家兄弟就不樂意了。

當時的氣氛很緊張,小平頭姚文策臉色陰沉的害怕,雙方意見不合,劍拔弩張。

你問我當時怕嗎?

說實話,我當時七分害怕,三分好奇,害怕的東西不必多說,我好奇的是,地宮後的石門裡到底是怎樣一番景象?就像對麵是未知世界,裡麵有何尚未麵世的鎮國級文物?

不得而知。

我們當時隻是北方派的一個小團隊,當時的道上,比我們厲害的團夥比比皆是,就算打開了地宮門,就算破解了自來石進去了,拿出來了裡麵的東西,我們頂不住這個後果。因為石門裡的東西就像個定時炸彈,隻有你敢拿出去,你敢賣,那就完了。

下麵對講機的信號不好,還是我把眼前發生的事告訴了王把頭。

對講機裡沉默了好久。

“各位,”紅燈一亮,對講機裡傳來王把頭的說話聲。

“老大老三,雲峰,姚家姑娘說的冇錯,此事......比事已經超過了我們能安全脫身的範圍,你們上來吧。老二......老二不找了。”

聽了王把頭的話,一向冷靜的孫老三揉著頭髮,他雙眼通紅,像發了瘋似的,不斷用腳踹著大石門,“你媽!你媽!草|你媽!”

巨大的石頭門巍然不動,半空中隻飄下來淡淡灰塵,孫老三無力的坐在石門前薅著頭髮。

我鼻頭一酸,也有些難受,二哥是我們團隊裡的活寶分子,他突然失蹤凶多吉少,我們想救人,卻找不到他一點蹤跡,他就這麼在這座西周墓裡憑空消失了。

除了那種壓力外,我們當時冇能進去,還有一個非常現實的原因,是因為門後麵那塊自來石。

自來石也叫封門石,是古代防盜墓的基礎手法之一,很多墓葬裡都有自來石,比如說明神宗朱翊鈞的墓葬,就是萬曆皇帝,那裡麵就有一個一米六長的自來石,這是墓葬機關術的一種。

有人研究發明機關,那自然就有人研究破解機關。

想要破解這種硬性的機關進到裡麵,一般情況下有兩種辦法。

牛鼻環智取和人力蠻乾。

比較有名的一件事,當初孫殿英盜慈禧墓的時候就碰到了自來石,當時孫殿英用的辦法就是蠻乾,靠著一個營的壯漢,最後用上百斤的軍用炸藥炸開了大門,炸斷了自來石,最後盜走了夜明珠,翡翠白菜,九龍寶劍等價值連城的金銀珠寶。

還有一個辦法,行內人叫牛鼻環引偏法,這都是孫老三後來告訴我的。

你們見過牛鼻子和牽牛用的那種鐵環吧?

就是中間挖空留著,兩邊留出來小洞,已便能拴上繩子。

是這麼乾的。

先看準門後自來石的位置,外麵用錘子鑿子在門表麵鑿出來牛鼻子的形狀,這樣透過門縫就能看到裡麵反頂著的自來石。

然後需要用到一種叫半圓龍爪的自製工具,北方派叫半圓龍爪,南方派叫柺子針。

當初國家考古隊想儘了各種辦法(除了炸藥),都冇法去掉定陵石門後的那塊一噸半重的自來石,最後他們還是參考古籍文獻,也有人傳是找來了正在監獄裡服刑的盜墓賊幫忙,這才能完好無損的打開了定陵。

半圓龍爪和柺子針,這名字初聽的複雜,實際上原理很簡單。

柺子釘,它是一種一端有長柄,而另一端為半圈形的金屬器物。先將柺子釘從門縫當中伸入,然後把圈形的部分套在自來石上麵,在用繩子把柺子釘穿過打好的牛鼻子凹槽裡,如此一來,最後用力氣在外麵用力向左或者向右拉繩子。

等裡麵自來石的位置發生了偏移,那這個防盜機關就破了,人們就可以推開石門進去了。

自來石隻是古代墓中機關術裡最常見的一個。

千百年來,從人們開始信奉入土為安開始,盜墓的和反盜墓的,一直就冇消停過,誰技高一籌,誰就能笑到最後。

當晚半夜三點多,我們一行人還是從盜洞爬上來離開了,坑上麵王把頭的臉色很不好看,作為在這一行混了半輩子的,王把頭在某些事上還是有分寸的。

超過兩三噸的封門石,就算用上柺子針綁上繩子,單憑我們兩三個人也拉不開。

王把頭改變了原先的計劃,他一邊讓孫老大儘快聯絡買家,把那七八袋子青銅器儘快變現,同時另一方麵,王把頭聯絡一顆痣,讓她手下那幫人儘快想辦法把盜洞回填。不能在原地留下痕跡,我們要儘快抽身離開順德暫避風頭。

同時王把頭還嚴厲叮囑我們,讓我們不要把今晚的事傳出去,以免給自己招來牢獄之災。

從小一塊長大,一塊喝酒一塊發財的孫家三兄弟,現在突然冇了一個。

在把頭的催促下,孫老大無奈的開始了他賣米郎的工作,儘快把那些青銅器變現。

不知道啥時候能賣掉換成錢,等待的日子過的很慢,孫老三天天喝的酩酊大醉借酒消愁。

我看到了,有時孫老三握著酒瓶子,半醉半醒的會一直自言自語。

“往常,這時候二哥你是最開心的,嚷嚷的聲音最大的,因為快分錢了。”

“二哥,你......你到底在哪。”

“快回來分錢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