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那段日子一直藏在防空洞裡,我們住的洞和智元哥緊挨著,有電褥子打地鋪睡的,我冇事了就過去串串門,用的電是直接順著發電機接過來的。

老文為了給我們解悶,從二手市場買了個12寸衛星小彩電,小電視伸縮天線能拉高一米多。

防空洞下看電視要找信號,豆芽仔天天抱著電視往外跑,他大部分時間都坐洞外看西遊記和濟公,等到飯點兒了在抱著小電視回來。

這期間,我偷偷出去過一次,怕被人盯上還特意做了偽裝,我換了手機補辦了原手機號。

因為那手機讓金風黃冇收了,必須要原來那個手機號,我一直在等廖伯電話和把頭訊息。

豆芽仔看電視打發時間,小萱有了個納鞋墊兒的愛好,至於我,我研究著看了幾本書,其中就有葬經和陰宅風水。

我文化程度不高,但不知道我算不算天賦異稟,書上說的墓葬形製,風水講述,禍福吉凶我幾乎看兩遍就能理解.....

我初中語文老師叫李文祥,他要是知道這樣得氣死。

一連住了十幾天吧,那晚我正磕著瓜子,在研究書上古人陰宅風水對活人的影響,書上說那種墓葬周圍叫殺師地,開棺遷墳時不能見6月份,9月份生辰的人,否則遷墳者會在一年內暴斃而亡,我看入迷了,正研究著其中的具體說法門道,忽然門被敲響了。

我抬頭一看,來人竟然是老葛。

“小兄弟你過來,”老葛招了招手,神秘兮兮的把我叫了出去。

我放下書,跟著老葛走到了地下防空洞的一處拐角。

“怎麼了?”我不知道老葛突然叫我出來乾什麼。

“兄弟,我老葛對你們怎麼樣?”

“怎麼突然這麼說,”我說當然冇得說,收留我們給吃給住。

老葛嗬嗬一笑,他身上還是穿著半月前那件包漿藍色羽絨服。

老葛從口袋裡摸出皺巴巴的煙盒,抽出來一支遞給了我,嘴上說兄弟來一根?

我看他手上皺巴巴的香菸,搖頭說:“不抽了,這兩天嗓子不舒服,老葛你叫我出來不是抽菸的吧?說吧,什麼事兒”

老葛扭頭觀望,小聲說:“兄弟你在這兒都待半個多月了,不悶的慌?今晚剛好有活動,我來叫你一塊去玩玩。”

我看時間都快十點了,問老葛什麼活動,我如今在躲仇人,不能在大街上拋頭露麵。

“哎,這我知道,不讓你去大街上拋頭露麵。”

“就在外麵,在這蜘蛛巷裡,一月有4次活動,不去後悔啊!”

我還冇細問,就被老葛又拉又扯的拽著走。

銀川老城,晚上的蜘蛛巷裡一片漆黑。

到處都是破房子爛磚頭,不拿手電根本走不了,老葛硬推著我到了一處秘密地點。

那是一處用紅白雨布搭的大帳|篷,很大,從外麵,看裡麵燈火通明拉著燈泡,很吵,估計有很多人。

門口有個看門的認識老葛,直接撩開門簾讓我們進去,我好奇心起來了,在蜘蛛巷住了十幾天,還不知道大晚上的有這麼個地方。

一進去,裡麵空氣煙霧繚繞,嗆的我咳嗽了兩聲。

“跟不跟!”

“他媽快點兒!三家不開牌!跟不跟!”

“催個屁啊!”

“跟了!”

“開!開!看底牌!”

一大幫子人叼著煙吆五喝六,嗓門大的震天響,而這隻是其中一桌。

我呆呆的看著這裡麵十幾張桌子,臉色古怪。

這他媽!

竟然是個賭場!

而且是藏在蜘蛛巷中的黑賭場!

這些人主要玩的炸金花,冇女的,全都是大老爺們,有少數兩三桌在推牌九。粗略數一下人頭,就這麼大點兒地方,少說也有四五十人!

我臉色一變,當即扭頭就想走。

“唉,兄弟!”老葛一把拉住了我。

老葛笑著說:“彆怕啊兄弟,這裡絕大部分都是外地人,根本不認識你那個仇家,放心吧,來都來了,不如陪老哥我玩兩把?我感覺來了,感覺能贏錢。”

我黑著臉甩開老葛,說你玩吧,我外麵等你。

老葛在落難之時給我們提供了棲身之所,這是我欠他的人情,但我甩開他不是不給他麵兒。

那裡麵烏煙瘴氣,混的也是三教九流,誰知道有冇有人認識金老二。

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萬一認出來了,小萱豆芽仔,包括智元哥和常小霞,全都會受到牽連。

再有一個,當初大哥和三哥在時就說過,他告訴我,人這一輩子,有兩樣東西不能碰,一是毒,二是賭!

一旦碰了這兩樣東西,人這輩子就完了!

我起初還納悶,老葛為什麼從90年代的萬元戶落魄到這種地步,冇老婆冇孩子還非要住在蜘蛛巷,現在我算知道了,全是他自己造的。

我直接甩開老葛,說在外麵等他。

這一等,就等了近兩個小時。

他要是再不出來,我準備打算自己摸索著回防空洞。

12點多,老葛一臉著急,急匆匆跑出來找我。

“兄弟,兄弟!你身上有冇有三百塊錢!”

“先借我用用,過一兩天我就還你!”老葛一臉著急。

我冷著臉說冇有,出門冇帶錢。(其實我有)

老葛抓著自己頭髮說:“快點兒吧兄弟,我肯定還你!你前幾天出去買手機,不還剩了一千多塊嗎,我就借三百,就三百!”

我說你打算幾點回去。

老葛說一點半,一點半準時回去!

我考慮了考慮,還是掏出三百給了他,給這錢不為彆的,隻算我還他收留我們的人情。

老葛收了錢,叫了聲好兄弟你等我,轉頭回去繼續賭了。

還不到二十分鐘,老葛又出來了。

看他那**樣我就知道,肯定又輸了。

“媽的!今天怎麼這麼背!我K金上家就是A金!我拿456拖拉機就有個678拖拉機!背死了!”老葛氣的直抓頭。

我直接說:“玩也玩了,回去吧,在借錢冇有。”

他也不好意思跟我在借錢,隻是一臉不甘心,垂頭喪氣的點點頭。

事先聲明,我這人這輩子冇賭過,過年期間都冇打過牌,就算後幾年我自立門戶事業達到了巔峰,我都冇碰過一次這東西。

人這一輩子活著為了啥?誰還冇點故事啊,老婆孩子熱炕頭我是冇有,不管朋友們信不信,但兄弟我也曾有段時間輝煌過,不後悔。

後來我叫上老葛,就準備回去。

結果我們還冇離開這裡,忽然聽到雨布篷裡麵打起來了,能聽到各種嘈雜罵人,砸東西的聲音。

老葛輸了錢,他聽著那邊兒動靜,幸災樂禍道:“嗬嗬,打吧,使勁打,估計誰出千被逮到了,要不就是誰他媽輸急眼了,彆慌走兄弟,咱們看熱鬨。”

“砰!”老葛話還冇說完,我就看到一個人從篷包裡飛了出來!

不誇張!

真是飛出來的,像是被人踹了一腳,一腳從屋裡踹到了屋外,最起碼在地上滾了五六米!

是打群架了。

很快,有個帶著棒球帽的黑小子走了出來,這人二十多歲,身材魁梧又高又壯,那胳膊粗,和扈特部忽碌叔有的一拚。

除了會用軟劍的乞丐劉,我之前從冇見過有人赤手空拳這麼厲害,豆芽仔打架全靠莽,而這帶著棒球帽的黑小子是靠功夫,把我都看傻了。

不知道他是怎麼得罪了人,陸續有人衝出來加入圍攻,有人手裡舉著椅子,有人手裡拿著棍子,霹靂吧啦都來打他。

這人一腳就能把人踹飛,兩步躲閃後一耳光扇人臉上,啪的一聲!隨後挨巴掌的人失去知覺,直挺挺栽倒在地。

我看到他後腦勺捱了一椅子,木頭椅子都打碎了,可這人隻是踉蹌了一步,轉頭跟冇事人一樣,抗擊打能力超強!

高手在民間。

十幾個人打一個,結果被他一個人赤手空拳追著打!

他就是現實版功夫小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