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剛子妹妹方芳,這個在蘭州上大學的女孩還是必須要說下,相信我,如果她以後不和我打交道,我就不會說了。

但這女孩以後幫了我的忙,因為我犯下的過錯可不隻七年,那段時間我提心吊膽坐臥不安,等那一天結果下來我就知道,她天生就是乾律師的料,方芳律師事務所,牛逼。

剛子不在了,他妹妹方芳還在,並且最終成長為一個優秀的人,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

接下來這一節,我就講講這女孩的成長史。

蘭州大學法學院,位於甘肅蘭州,設立可上溯至1909年(清宣統元年),係由蘭州大學前身甘肅法政學堂創建,法學院是四個學院中實力最強的。

這女孩命苦全都是拜她後媽所致,我瞭解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後,就覺得她後媽是個垃圾,人渣,傻比,完全不配身為人母,要是有一天見到她後媽,非得當麵抽她兩大巴掌不可。

事情是這樣的。

剛子小學上到初中一年級就輟學了,跟了後媽後剛子就開始在社會上遊蕩,從遊戲廳給混子們跑腿買菸開始,剛子一步步長大,一步步混到了高位,最後成為了王保田手下六大心腹之一,很少人知道的是,剛子之所以被王保田看重,就是為了他妹妹,乾了敵對勢力中的一位高層。

王保田那個年代啊,最大的對手是鬼頭幫那夥人,這夥人最早開著三馬車在街上賣瓷碗瓷盆的,所以這幫人中最出名的十三個人在90年代末的檯球廳圈子裡,被人叫做“陶瓷十三英”。

如果是銀川本地的朋友肯定見過,以前大街上常有那種推著三輪,開著三馬,在大馬路上占道賣盤子砂鍋的,盤子砂鍋擺一地用草繩兜著,這夥人背後也是有組織的,就是鬼頭幫。

此外,家在天津的朋友們多少也聽過一些,地區性傳言,說在天津境內,那種推著銀色小貨車賣麻花的不是好人。

這輛銀色小貨車在人群中毫不起眼,老闆推著車子穿梭在大街小巷中,車上改裝的透明玻璃罩印著顯眼的五個大字“天津大麻花。”

透著玻璃往裡麵瞧,車裡井井有條擺滿了一排排的巨型麻花,隨便拎出來一根麻花就足足有好幾斤重,裡麵的麻花也是包含了各種口味琳琅滿目,因為不見人買卻又無處不在,久而久之就有人傳言,說天津大麻花都是偷小孩的。

除此之外,還有新疆的切糕幫,就是那種號稱一刀馬雲傷心,兩刀建林落淚的切糕小推車,這種賣切糕的膽子大,你說就要一點,要10塊錢嚐嚐,結果切下來後一上稱最少二三百,你說不買,老闆態度立馬大變樣凶起來了,找誰來了都不好使,切下來多少就是多少錢,必須買走。

誰給這些賣切糕的膽子?不怕捱打嗎?相信我,傳言並非都是空穴來風。

新疆切糕,天津大麻花,銀川陶瓷,背後都有個神秘組織。

根據業內人士透漏,這些人和70年代末長春會中的某些人有所聯絡,具體真假,不得而知。

那時候方芳七八歲,銀川陶瓷十三英中有個叫馬傑的年輕人,馬傑的小兒子馬飛那年十歲,簡直飛揚跋扈的不行,欺負同學,罵老師,小小年紀不學好。

剛子在外混長時間不回家,方芳跟著她後媽住在西夏區文藝巷,這裡離二十一小學近,馬傑兒子馬飛在二十一小上五年級,那時方芳上二年級。

馬飛年紀小飛揚跋扈慣了,仗著他爹是陶瓷十三英的一員,欺負小孩罵老師,江湖人稱“二十一胖子小霸王馬飛。”

當時是夏天還冇到暑假,銀川小孩子們流行喝一種塑料袋裝的汽水,這種汽水叫“三毛流浪包。”一毛五一袋,冰鎮的要一毛六。

後媽對方芳不好,基本上不給零花錢,除了一天管一頓飯學雜費都不想給交,所以七歲的方芳長的比同齡孩子小一號,都是營養跟不上,個子小,頭髮也黃黃的。

大西北的夏天熱,小女孩撿易拉罐瓶子可能賣了幾毛錢,本來是打算留著買橡皮的,因為看同學都喝汽水饞嘴了,就三毛錢買了兩袋淘氣包汽水,因為當時二十一小的小賣部搞開業大酬賓,買兩袋淘氣包送一顆軟糖。

小女孩開心的買到了汽水,結果還冇喝呢就碰到了馬飛,馬飛把她推到了,然後又把汽水搶過來用鉛筆都紮破了漏完了,更可氣的還不是這個,他推了一把,讓方芳後腦勺磕到了鐵桌子角,當場就血流不止。

老師見狀帶著孩子趕快去醫院,隨後又通知她後媽來醫院,馬飛知道自己可能闖禍了就跑回家跟他爸說了這事。

事後,馬傑找到方芳後媽,說是你家小孩先開口罵了我家孩子,雙方都有過錯,我出於人道主義考慮,賠50塊錢營養費,這事就算了。

方芳後媽不敢惹馬傑,就收了五十塊錢營養費答應了私了。

前麵說過這後媽不是東西,好賭,孩子接回來後也冇安慰兩句,轉頭就拿五十塊錢去麻將廳打麻將去了。

輸完了錢的那一瞬間,這後媽意識到了一件事。

“原來這孩子也不是冇有用,還可以用來掙錢......”

隨後這個後媽經常不讓方芳上學,她有時故意把方芳弄傷,然後帶著小女孩去找她生父之前的親戚們要錢,到了親戚家就一把抹著眼淚,說自己冇錢帶孩子去醫院了,吃都吃不好了,總之就是想著法的要錢。

方芳生父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們,經常看孩子可憐,多少會給點錢接濟一下。

這就是現實版的家暴,蛇蠍女人。

剛子經常不在家,也是有一天,他無意中從一位遠房表哥口中知道了這件事兒,當場就氣炸了!

剛子直接去了二十一小賭到馬飛,把孩子一頓收拾打開了花,當天還不解氣,他又找上馬飛他爹馬傑,當時馬傑正在和朋友們在一家火鍋店吃火鍋,剛子二話不說,直接把一盆滾燙的火鍋底料潑到了馬傑臉上。

後來,那人基本就廢了。

剛子帶著方芳跑出了家,東躲西躲,逃避著陶瓷十三英的報複,這兄妹兩住過橋洞,睡過大街,饑一頓飽一頓的過日子。

直到王保田知道了這件事,他派人找來剛子,對他說:

“年輕人跟著我吧,以後我罩著你。”

這就是方芳的童年。

我覺得她的童年應該冇有一絲快樂。

那時因為怕去車站碰到金風黃的人,我通過老文聯絡上了那個黃麵的的司機老王,我後半夜兩點半出發,坐著老王的黃麵的去了趟蘭州。

白天到的,經過打聽,我終於在蘭州大學食堂裡,見到了這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。

她帶著眼鏡,個子不高比較瘦,看人的眼神堅定透亮,給我的感覺不像是二十歲左右。

“你是.....?”女孩放下一本厚書,抬頭問我。

我笑著說:“我是你哥朋友,你哥有事過不來,讓我給你帶點東西。”

女孩問:“我哥不是在飼料廠送魚飼料嗎,他經常銀川蘭州來回跑,上上個月我還見過他一次,就算忙不開,怎麼托人過來送東西也不通知我一聲,他忙什麼呢?”

我遞給她一個塑料袋,開口道:“剛子這段時間跑外省業務,可能還會出國,我就是過來送個東西,我走了。”

“你等等!”

方芳讓我等一下。

她打開塑料袋看了眼,隨後陷入了長久的沉默,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,彷彿整個人都丟了魂。

我不敢在多看她,也不敢麵對她。

隻是慌慌張張的跑出了食堂。

剛子的故事就此落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