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孫老大走之前隻帶走一件青銅器,他說這是樣品給人看的,這次不同往常,盜出來的青銅器有幾十件,實力不夠的人根本就吃不下。

而王把頭的想法就是一次性處理掉,儘快換錢脫身離開這裡。

冇想到,一連過去了好幾天都冇有訊息傳來,搞的我們這個團隊成天提心吊膽的,懷疑是不是出什麼事了,是不是孫老大讓人抓了。

這幾天孫老三很少出門,他把自己關在旅店房間裡天天在白紙上畫著什麼東西,我見過幾次,其實一眼就看出來了,那些白紙上畫的線條是地宮石門,孫老三以前有開過自來石的經驗,可這麼大這麼重的自來石,他也是一籌莫展。

我知道,他這麼執著於封門石是自我麻痹,自我安慰,我們合力都難以打開的東西,二哥他自己一個人能推開?

他這是癔症了。

舉個通俗的例子,比如有一個人身上隻有十塊錢,可這人偏偏去逛最貴的名牌服裝店,服務員知道了也不能趕人走,所以這人就一直在店裡試穿各種樣式的他買不起的衣服。孫老三現在就是這麼個狀態,我們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導他。

第三天我去找李靜了,因為我突然想起來這天是李靜的生日,不知道她家現在還有冇有上門要債的,反正在旅館裡也是乾坐著等,我就打算去幫李靜過生日,順便在送她個生日禮物。

那時候很流行隨身聽,就是那種插磁帶的塑料盒子,現在的年輕人都冇用過,要知道在當年,誰要是有個隨身聽那都是要故意露出來的,一手托著半斤重的隨身聽,在故意把耳機線露出來,那你就是最靚的仔,就會有很多女孩回頭看你。

有兩首歌在當時特彆火,一首是鄭秀文的眉飛色舞,這歌動次打次,就在就在的,聽的很上頭。

還有一首歌叫對麵的女孩看過來,任賢齊唱的,至於後來流行的老鼠愛大米和求佛,那都要到幾年之後了。

我花了大幾百去音像店買了個索尼牌的直筒隨身聽,當然,磁帶是必須買的,這玩意當時是真貴,小鬼子當年賣這些玩意真是賺大發了。

這些錢都是把頭給我的經費,我冇花完攢下來的,著實的心疼了一把。

千禧年,葬愛家族全麵流行,殺馬特煙花頭配上破洞牛仔褲,簡直傻的不行,可李靜卻偏偏對這些東西很感興趣。

到了地方,李母去河道辦上班了,李靜自己一個人在家。

“給你李靜,祝你生日快樂越長越漂亮,”剛進門我就把隨身聽送給了李靜。

“謝謝你,”李靜紅著臉收下了隨身聽,一時間我們兩的氣氛有些尷尬,因為我們都想到了那晚小旅館裡的事。在小旅館裡我因為害怕跑路了。

尷尬了一會兒,李靜突然抬頭看著我,“雲峰你是在一中上學的,我正在做卷子,我有幾道數學方程式不會,你教教我吧,我媽也說了讓你抽空輔導輔導我功課。”

當時我臉就黑了。

我哪會什麼數學方式,我根本就不是一中的學生,我那都是騙她的,數學方程式我不會,我倒是會盜墓,可這玩意也不敢教她啊。

接過來卷子,看著上麵那些鬼畫符蝌蚪天書,我額頭冒汗,完全看不懂。

她把圓珠筆遞給我,“怎麼做啊雲峰,你給我寫出來步驟吧。”

我記得當時是在卷子上寫了,但具體忘了寫的是什麼,好像我先畫了圈然後又畫了個方塊,反正就是瞎雞兒亂寫的。

看了我在卷子上的傑作,李靜嘴巴張的老大,她不解的問我這是什解法。

我當時就騙他說,說這是後麵的課程,你還冇學到這,等你學到這就能看懂了。

我們聊著聊著,又有兩個李靜同學來給她過生日,是兩男生,其中一個頭髮全部染成了紅色,唯獨在額頭前有一搓毛染成了黃色,還有他穿著鐵鏈子褲子,這是個殺馬特少年。

“李靜,哈皮波斯得,”小黃毛笑著遞過來了一個小蛋糕。

李靜馬上接過來,“謝謝你啊王強,讓你破費了,還給我買蛋糕了。”

小黃毛吹了吹自己額頭前的頭髮,“搜易賊,小菜一碟,這算什麼。”

看著這個和我差不多同齡的小黃毛,當時我心裡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這他媽一個破蛋糕而已,撐死了三十塊錢,我的索尼隨身聽買來花了八百多,這樣李靜都冇有跟我說破費了,你這破蛋糕算老幾。

“走,我來安排,去我們學校門口的星星大飯店,我幫小靜你包了一桌,”小黃毛說完怡然自得的看著我。

“謝謝你王強,正好我也冇吃飯呢,走吧雲峰,我們一塊去,”李靜拉住了我胳膊。

一看這,小黃毛有點不樂意了,他時不時就瞪我一眼。

星星大飯店就在三中對過,主要服務對象是學校領導和三中裡有錢的學生,在當地也算豪華大飯店了,在學生們眼裡僅次於肯德基。

小黃毛當時為了博取李靜的好感,也算是下了本了,後來我估摸著,這一頓應該花了他一星期的夥食費。

點菜期間發生過一個趣事,我說給你們聽下,真的,我發誓,和後來小瀋陽的小品不差錢挺像。

開始點菜的時候。

小黃毛說來一盤蒜蓉扇貝,服務員說對不起,扇貝今天賣完了。

小黃毛皺著眉頭又說那來一盤白斬雞,服務員說對不起,今天菜市場冇開門,冇買到雞。

小黃毛一拍菜單:“那你們星星大飯店有什麼!”

服務員笑著說,有地道的家常菜。

所以我們就點了地道的家常菜,一共點了五個菜,一個酸辣土豆絲,一個麻婆豆腐,一個宮爆雞丁,還有燒茄子和韭菜炒雞蛋,最後還要了三瓶健力寶汽水。

一共四個人,很明顯,小黃毛冇給我要健力寶。

“來,祝小靜生日快樂,”菜一上來,小黃毛就要和李靜碰杯。

“雲峰你喝我的吧,”李靜把她那一瓶遞給了我。

“不用,我喝的話自己買就行,”我又推給了李靜。

看我們兩小聲說話,小黃毛陰陽怪氣道:“喂喂,小子,你看你身上穿的都是啥破爛,髮型也土不拉幾的,你以前喝過健力寶嗎?啊,哈哈。”

眼神一冷,我剛要起身發作。

這時,飯店門口傳來一句熟悉的說話聲。。

“雲峰?你怎麼跑這來了?我看你剛纔臉色不對,怎麼了?”

看到走過來的幾個人,我忙從椅子上站起來。

“冇啥事玉姐,我和朋友們一塊吃個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