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平常人接觸不到這類人,我來解釋。

虎豹雷音一詞取自現實描述,極少有人聽到過真正的虎豹雷音。

那麼這種聲音究竟是怎麼來的,是什麼原理。

現實生活中的老虎和豹子,這兩種可能平常見不著,但小貓小狗總是能摸得著。

它們算得上小老虎、小豹子,當抱起小貓小狗,用手按住它們的身體,又或者直接湊耳貼在它們身體上,就會發現它們的身子無時不刻的在進行微微的震顫,就像音叉一般顫動,甚至還有連綿的“嗡嗡嗡……”聲音。

魚哥能發出的就是類似這種的聲音。

這種聲音很低沉,不是嘴巴裡吼出來的,而是骨骼堅韌,在不斷顫動間抖出來的,想象音叉即可,音叉一敲,不斷顫動,發出的聲音也是“嗡嗡嗡”的虎豹雷音。

一身筋骨,外煉內壯,渾然一提,鍛鍊的結實勻稱,一發力間渾身協調用力,形成的震顫就會發出類似的聲音,聲音冇有想象中嘴巴吼出來那般響亮,但卻真實存在!

耳旁聽到人體能發出這種聲音,我一陣激動,在看身前的魚哥就宛如現實中的絕世高手,散發著無窮魅力。

魚哥保持著姿勢,開口說:“不錯,我少年曾在登封少林拜師學藝,閣下也是硬功出身,敢不敢接上我一拳?”

“接你一拳?”

“有什麼不敢,行啊!”

謝起榕脫掉女式羽絨服,露出排骨一樣的上半身,下半身隻穿著一條破爛秋褲。

“來啊,你試試能不能一拳打死我,我不看。”他說完話直接轉過身子,背對著我和魚哥。

“好魄力!”魚哥大喊道。

“我用通背第六招,閣下接好了!”

謝起榕背對著我們擺擺手,意思好像是快點吧。

“來了!”

魚哥剛喊完來了,突然拽著我和智元哥掉頭就跑,還邊跑邊回頭看,看人有冇有跟來。

一頭紮進蜘蛛巷,等跑到一處廢院子裡,我彎腰氣喘籲籲的說:“跑.....跑不動了。”

魚哥皺眉:“跑不動也得跑,這人太牛逼了,我乾不過,估計就算教我打拳的師傅也冇這人厲害。”

“魚...魚哥你師傅在哪。”

“死了,圓寂火化了。”

“真不好辦,你怎麼會惹上這種人。”

我說我哪知道,我今天第一次見這人,等等.....

我想起來了那隻長春會送來的斷手。

如果說那手是陳建生的,陳建生是劍哥的人,劍哥乾爹又是謝起榕....

難道說為了替陳建生報斷手之仇,劍哥找了他乾爹來銀川殺我?

如果真是這樣,我冤啊!

陳建生的手又不是我要的!

他和我有過節不假,但我根本不關心他是死是活,這事是光明會館那個什麼乾事做的,他這麼乾,是為了示好從我手中得到藍藥水,怎麼最後反倒是我成了目標了!

此時智元哥一臉著急:“我要回去,我不放心我老婆。”

魚哥擋住他:“不能回去,老文帶著你老婆跑了,他們應該躲起來了,你貿然回去找肯定撲個空,一旦碰上剛纔那個精神病,絕對是死路一條!”

“打電話,打電話聯絡看看。”

“對!”我忙拿手機撥了小萱號碼。

“怎麼回事!怎麼打不通!難道是冇信號?”我著急的嘗試了幾次都聯絡不上小萱。

就在我們說話的功夫。

“梆!梆梆!”

不知道從哪又響起了撥浪鼓的聲音。

“快走.....”魚哥臉色大變,推著我趕快跑。

蜘蛛巷裡的環境錯綜複雜,許多院子平房早已倒塌,各種小路小巷子也很多,就宛如老鼠洞。

我們三就像老鼠一樣在蜘蛛巷裡鑽來鑽去,跑到最後,實際上自己都迷了路了。

而謝起榕就像一隻貓,一隻幾天冇吃東西的野貓。

大晚上路況這麼複雜,不知道這人是怎麼咬住我們的,一聽到撥浪鼓的聲音就知道他跟來了,追人這麼厲害,根本不像是個精神病!

跑著跑著,突然就跑到了蜘蛛巷賭場那邊兒。

雨布搭的大棚裡燈火通明,不時有人進進出出。

這個非法賭場一月有四次聚會,因為位於蜘蛛巷深處,警察找不來,就算警察來了,這麼多人四散跑開也抓不到幾個,所以這裡就成了賭鬼們的天堂,來這裡賭的基本上都是平民階級,都想著能一夜翻身,暴富來財。

賭場這次人很多,裡頭足有五六十號人,我們躲進去後直接裝成了賭客坐下,還特意脫掉了上衣。

“發牌發牌,草,今兒點怎麼這麼背,你臭手啊,能不能發把好牌。”

“比比什麼,誰贏誰發牌啊,你還有錢冇?”

“還冇輪到我下底!讓你發就發,我他媽有的是錢!”

這聲音聽著很熟悉,我小心翼翼的扭頭看去。

隻見老葛輸得滿臉漲紅,正不斷催促著贏家快點兒發牌。

我說怎麼一天都冇看到老葛人影,原來他是跑到這來了!

“喂。”

“喂,老葛。”我小聲叫了兩聲。

賭場裡嘈雜聲太大,我聲音不大,老葛像是根本冇聽到,隻顧著伸手去抓牌。

“彆亂看,快低頭....”魚哥忽然小聲提醒我。

我們這桌也是玩的炸金花,我往桌上扔了五塊錢,隨後佯裝著抓起牌,用眼角餘光看了看門口。

謝起榕撩開門簾,進來了。

之前外麵光線不足,賭場裡卻燈火通明,我這纔有機會看清了他的長相。

大長臉,瘦的快脫相了,下巴留著一撮鬍子,臉上抹了不少黑,看模樣最多五十出頭,怎麼形容,就很像鹿鼎記裡的瘦頭陀。

他一米九幾的身高,進來後頭都快頂住吊著的燈泡了,他手裡拿著撥浪鼓,穿著一身女式長款羽絨服,站在人群中顯得鶴立雞群。

“喂喂。”

“該你說話了。”

“跟不跟啊,我下20了!”牌桌上一名上了歲數的賭徒衝我喊道。

我根本冇心思,連牌也冇看,兜裡摸了一百塊,直接扔到了桌上。

看我底氣這麼足,對方臉色一變,忙小心的看了看自己的牌,猶豫再三後丟了牌。

“媽的點兒背,不跟了。”

我一看,他丟的牌是對A。

“走了。”

“我也不跟了,走了。”另外兩人見對A都跑了,也連忙丟了手中的牌。

我一看我的三張牌。

我他媽抓了個235,還不是一個色兒的,是最小的牌.....

怕亮牌被人打,我直接把牌混裡了。

“愣著乾嘛,贏家發牌啊,第一次玩啊你。”

我笑著說不好意思,隨後邊發牌邊偷偷打量對過的謝起榕。

我們這桌和謝起榕站的地方,中間直接距離大概隔著七八桌,他起初不斷扭頭來回尋找,可是過了一會兒他就像突然把我們忘了,開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前的牌局。

那桌人玩的是捉黑A,誰拿到黑桃A誰就是莊家,如果最後其他人冇認出來,或者認錯了人,讓拿著黑桃A的跑了,那莊家贏,其他所有人都要給錢,玩這個,把黑桃A藏到最後是關鍵,不能讓人認出來是自己手中拿著。

開始出牌後不久。

冇曾想,謝起榕看了兩分鐘後對著一人大聲說:“出k了,壓啊,黑桃A留著乾什麼,會不會玩。”

這人臉色瞬間變得難看。

“你媽比的找死啊!”

他氣的突然起身,啪的扇了謝起榕一耳光,這巴掌聲音很響亮。

謝起榕毫無反應,嗬嗬笑著說:“會不會打牌啊你,不會玩就讓我玩。”

被說成不會玩,這人氣的臉色通紅,當即一步上前,薅住謝起榕頭髮,啪,啪,啪,連打了三個大耳光子。

其他桌打牌的看到了這一幕,鬧鬨哄中有一人笑道:“乾嘛呢老宋,你看他穿的女人衣服,擺明是個傻子啊,你打要飯的傻子乾嘛。”

這人說著話走過來:“這撥浪鼓不錯,不鏽鋼的吧,不知道從哪個垃圾桶翻來的,”說著話,這人從謝起榕手中搶過來了撥浪鼓。

謝起榕直接一屁|股坐在地上,大喊大叫著說把撥浪鼓還我。

那人存心逗他,便單手舉起撥浪鼓,梆梆梆搖了起來,口中不時哈哈大笑。

魚哥握緊拳頭緊張的看著這一幕,腦門上都出了汗。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拍了桌子。

我一看,竟然是老葛!

隻見老葛憤怒的站起來,大聲的抱打不平道:“王老三!成年人有冇有點兒素質了!”

“把東西還給他!”

“你不要欺負老實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