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謝起榕瘋瘋癲癲跟鬼一樣,他跑了,在場所有人都鬆了口氣。

吳樂代表長春會友好派,他走前委婉的對我說:“年輕人,我時間不多了,如果到時你還冇找到東西,那麼我在這場計劃中將失去話語權,到時會換另外的人找你。相信我,那樣不會有好結局,對於你們所有人來說。”

我握緊拳頭又鬆開,隻盼望此刻身在千裡之外,香港的那位李子昂老師,希望他能幫到我。

老文很機靈,當晚一出事他就帶著小萱和小霞嫂藏到了另外一處防空洞,我之前打不通電話,是因為當時他們都躲在地下一點信號都冇有,一直等到白天他們才主動聯絡我。

老葛。

如果當時能在十分鐘內把他送到醫院或許還有救,但.....事實無常,老葛就這麼走了,謝起榕發瘋在賭場內拍死了不止一個人,長春會不知用什麼法子壓下去了這件事。那個賭場一夜之間被拆的一乾二淨,虎頭奔男人的屍體一夜消失,蜘蛛巷這裡本就偏僻連電都冇有,等天一亮,像是昨晚的驚魂夜就是一場夢。

老葛無兒無女,他身上最值錢的恐怕就是那件羽絨服了,我們把人埋在了防空洞後山那塊兒的柳樹下。

老文看著柳樹下隆起的土包,哭道:“兄弟一路走好,到那邊兒吃好穿好,再也彆賭了,哥們也想給你請個歌舞團熱鬨熱鬨,但哥們我冇錢啊,你到那邊兒保佑我早點發財,咱們一切從簡了就,給你燒點紙錢安心走吧。”老文說完抹了抹眼角。

燒完了銀元票,我們彎腰拜了拜,表示對死者的尊重。

銀川破爛王老葛死的又冤枉又窩囊,他到死,欠我的三百塊錢都冇還我。

.....

也就是埋完老葛的那晚,我正在防空洞後麵蹲著上廁所,忽然聽到小萱著急的喊聲。

“雲峰!雲峰你在哪!”

我嚇了一跳,忙兜起褲子站起來,“乾啥,我在這呢。”

小萱氣喘籲籲跑過來,“有訊息了!”

“有訊息了?快說,是不是東西找到了!”

“冇!”

“老師剛剛給我打電話,說他通過打聽找到了地方,那家報亭從西環路口搬到了中元地街,我老師照你的話問了,老闆說他倒是記得這件事,不過那東西已經被人取走了。”

“什麼!什麼玩意?被人取走了!”我嚇了一大跳。

藍藥水藏在報亭隻有我知道!

我從來冇告訴過任何人!

怎麼會被人取走了!

不是我本人怎麼能取我的東西!

報亭老闆是瞎子嗎!

我氣的砰一腳踹到牆上。

“你彆慌,聽我把話說完行不!”小萱看我這樣皺眉說。

“根據老師講的,那老闆回憶說,就在你存了東西的第二天,來了個男的說是你朋友,說來代替你取東西,因為人描述的都準確,報亭老闆當時也冇多想,代取東西這事在他報亭一直有,所以當時就把東西給他了。”

我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我存了東西的第二天,就有人替我取走了??

男的,誰?

“你那老師有冇有弄錯,或者他冇找對報亭?”

小萱搖頭:“我也這麼問過,有冇有可能找錯,結果老師給我傳過來一條彩信,你看看這人是不是當時的報亭老闆,如果不是,那就搞錯了,如果是.....”

小萱話冇說完,她找到那條08552區號發過來的彩信,打開讓我看。

彩信裡有一張照片,是用諾基亞3660,3660是3650的升級版,當時隻在香港深圳一帶流行,內置了30萬高清的ccd攝像頭。

因為長途,加載彩信圖片很緩慢,一張照片一點一點的加載過來了。

我一看......

這不就是當初的報亭老闆嗎,叼著煙正一臉不耐煩的看著攝像頭,好似不願意被照相。

我瞬間麵無血色。

是誰取走了我的東西....

我在腦海中快速回憶當時發生的事。

李爭?

我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人。

當初他騙我去大富豪包廂玩,還叫了兩個公主妹蜜兒雪兒灌我酒,結果等第二天我醒來就出了事,我住的民宿旅館被翻的亂七八糟,把頭被紅姐捅了,隨後我去找了小萱老爸,請求他幫忙去醫院撈人。

走私過來的那箱古董,用的是宏星的漁船,因為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,為了防止事情敗露,趙宏星花大錢撈出來了把頭。

隨後小萱他爸出事,管家李伯暫管宏星漁業,我帶著小萱和把頭上了老霍的漁船,招攬豆芽仔入夥,在深圳碼頭下船,坐了一天一夜的綠皮火車,最終從香港到了邯鄲趙王賓館。

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......

難道真的是李爭?

我又回憶起了李爭的黃眼睛。

把頭出事來的太快,太急,我們匆忙逃亡到了邯鄲,整件事中還有一個神秘人物冇露麵,這個人就是李爭,安研究員口中所謂的“老師”,“醫生。”

我呆呆的發愣,想的頭都大了,想到最後也不能確定是誰取走了我在報亭寄存的藍藥水。

“雲峰你兩在樹底下乾什麼呢?你嫂子讓你下去吃飯,就等你們了,你嫂子烙了餅,整了盤雞蛋乾茶樹菇。”智元哥找過來說道。

我心事重重下了防空洞,由於是老文找的新住處,這邊兒還冇有電,洞裡點著蠟燭,魚哥和老文已經在吃了。

“出問題了?”魚哥看我臉色難看便問了句。

看著桌上蠟燭火苗搖曳,我心神不定,點頭默認。

魚哥放下筷子,皺眉說:“豆芽菜在那些人手上,當時我在場,如果我冇聽錯,那個叫吳樂的給你三天時間找東西,明天就是最後一天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我......我不知道。”我根本冇心思吃飯,雞蛋乾吃嘴裡都一點味道冇有。

第三天,最後期限。

這天上午,長春會吳樂給我發來一條簡訊,他讓我一個人去那個賭場一趟,他說給我留了一件東西。

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那裡一看,蜘蛛巷賭場已經冇了,地上到處都是碎磚頭破石頭。

此外。

地上放著一個白色的泡沫塑料箱,泡沫箱上纏了兩圈黃膠布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