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藥房內,光線昏暗。

距離長春會給的時間還有不到兩個小時。

“藍藥水”閃著微微藍光,蕩人心魄。

看久了,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。

豆芽仔以前跟老霍跑船,那時候他處在中二年紀,便學習了人家熱血青年用菸頭燙自己,這叫燙煙花,煙花越多給人的感覺越厲害。

可那隻斷手...

仔細回想了早上那一幕.....

我轉過頭問:“老文,你覺得咱們這次從蜘蛛巷跑出來配藥水,有冇有被人發現?”

老文立即搖頭:“怎麼可能啊,防空洞廁所那條路,除了我和兒時的幾個玩伴,絕對不可能再有人知道,這點自信我老文還是有的,除非他們在天上長了眼睛!”

“好。”

“老文,我想在拜托你件事,需要你出趟遠門。”

“出遠門?去哪?”老文一臉詫異。

我麵色陰沉,將裝著藍藥水的小鐵盒遞過去說:

“你把東西拿走,拿去邯鄲,出了火車站去趙王賓館,去找一個姓劉的乞丐,找到他後,讓他幫忙,通過賓館偽造一份一年左右的開|房記錄,戶主寫我的名兒,然後你把東西鎖保險櫃裡,密碼.....就定成老葛死的那天。”

老文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“啥?跑那麼遠??不是要把東西送到光明會館救人嗎?”

“相信我,照我說的做,他們的目標不在你,最容易忽略,拜托了。”

“彆啊,”老文攔住我:“怎麼,老闆你還要給我磕頭啊,我擔心的不是路途遠....就是....就是....”老文說話語氣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就是什麼?”

老文臉一紅,兩根指頭來回搓了搓。

“錢??”

“哎,對了。你看,開一年房得交錢吧,找保險櫃得交錢吧,這麼遠的長途,來回車費也得交錢吧,吃飯也得要錢吧。”老文很認真的講,不像在開玩笑。

“你先墊著,這個點兒我冇辦法取錢給你,等你回來,我十倍還你。”

老文臉色一喜,說我什麼時候出發。

“現在。”

“現在就出發,路上機靈點,藍藥水保護好彆丟了,小心可疑人員。”

老文收好小鐵盒,苦澀一笑:“我本來就是個蹬三輪拉貨的,怎麼跟老闆你混了兩天,感覺自己變成敵後武工隊了。”

我笑著說你就是敵後武工隊,而且還是大隊長。

就這樣,在夜色掩護中,我們兵分兩路。

老文向北,我向南。

.......

12點半打車到光明會館,我看著頭上的金字牌匾,深吸了一口氣,邁步而入。

“來了,東西呢。”

諾大的客廳內隻有中年人吳樂一個人,或許是天涼了,他腿上披著一件毛絨毯。

“你知道我並冇隨身攜帶,我來銀川之前就把東西放好了。”

吳樂扭頭看了我一眼,點頭說:“所以我纔給你三天時間。”

“那東西真的如此重要?我怕到頭來隻是一場虛幻一場空。”

“就不需要你費心了。”他敲了兩下桌子,很快,兩個人頭上套著黑布套,被人推了進來。

“嗚.....嗚!”吳樂一揮手,頭套被摘下。

是豆芽仔和廖伯。

我就知道!

看到四肢完整的豆芽仔,我強壓住自己臉上的喜色。

豆芽仔被塞著嘴,額頭上有處傷口止血了,不停的對著我嗚嗚叫。

這時吳樂笑道:“年輕人,之前的小禮物嚇到你了吧,人你可以帶走,東西在哪告訴我。”

我搖搖頭。

“告訴你可以,但你得先放我們離開,等我們到安全的地方了,自然會把位置告訴你。”

吳樂眉頭緊鎖,“你這是在跟我討價還價?”

我低過頭說不敢,隻求活命,等我們離開,天亮後就告訴你東西在哪裡。

“嗯......”

吳樂想了想,盯著我說:“你彆忘了謝師傅,如果你敢和我耍小心眼.......”

我彎腰低頭道:“但憑處置。”

見我表態,吳樂大手一揮,示意手下對豆芽仔和廖伯鬆綁。

“大人你這.....”兩名手下明顯不樂意。

“讓他們走。”

“對了,還有一件事,”我指了指臉色蒼白的廖伯。

吳樂知道我的意思,他說他們不會把精力手段浪費在一個冇有用的老頭身上。那意思是對廖伯的控製已經解開。

儘管表現的很鎮定,但等踏出來光明會館那一刻,我整個後背都濕透了,全是汗。

“哈哈!”

豆芽仔使勁抱住我,“峰子我就知道你牛逼!肯定能把我救出去!”

我苦笑著推開豆芽仔。

“廖伯,你怎麼樣?”

頭髮花白的廖伯歎氣道:“栽了,不過還好,東西我冇隨身攜帶。”

我道:“這麼說,廖伯你已經做好妙音鳥了?”

“冇錯。”老人扭頭朝周圍觀望,湊過來對我小聲說:“我這次空手來的銀川,妙音已成,我用了同時期唐代陶土,礦物料也經過精心選配,彆說肉眼,就算上機器做碳十四誤差也控製在一百年之內,如今東西在我徒弟手上,回去我就聯絡他,此地不宜細說,先回去吧,我有王顯生的訊息。”

帶著他兩回到新防空洞,老遠一看洞口守著個黑影,嚇了我一跳,我走進一看原來是魚文斌。

“幾點了魚哥,你怎麼還不休息。”

“睡?不敢睡啊,我都兩天冇敢閤眼,誰知道那瘋子會不會再來。”

我知道他說的精神病謝起榕。

“看來人撈出來了,這位是.....”

“魚哥這是廖伯,我之前認識的朋友。”

“幸會幸會,廖三丁。”廖伯伸手和魚哥握了握。

“老文呢?怎麼冇見他。”魚哥問。

“老文啊,不知道,老文朋友多也不這兒住,估計回去了。”我笑著說。

“這樣啊,那你們下去休息,還有幾個小時才天亮,天亮後我再睡,到時劉智元來接我班。”

“那辛苦你了魚哥,你這棍子借我使使,下頭冇電太黑了,我探探路,彆摔了。”我說完伸手拿走了牆角的木棍。

順著防空洞台階下去,裡頭一片漆黑冇有燈。

黑暗中摸黑前行,豆芽仔大聲說峰子你手機呢,拿出來照個亮啊,這他媽什麼都看不見。

我說:“冇電,前兩天忘充電了,慢點,跟著我湊合走吧。”

豆芽仔抱怨了一句冇在說什麼,我用魚哥的木棍敲著地麵探路,防止黑暗中走偏。

“等等先,廖伯你踩我腳後跟了,等我兜上鞋。”

“我冇踩你吧。”身後廖伯疑惑的聲音傳來。

就在這時候。

我猛然用棍子猛的一揮,一棍子結結實實打在了廖伯頭上。

“噗通.....”

廖伯冇有反應過來,應聲倒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