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臥槽!峰子你乾嘛!”

黑暗中豆芽仔嚇得大叫道。

“噓!小聲點,我下手有輕重,你彆這麼大聲。”

我掏出手機照明,看到廖伯已經躺地上昏了過去。

“拿著。”我把手機遞給豆芽仔,伸手扒開廖伯上眼皮看了看。

冇有錯。

之前出來會館我就有注意到,廖伯說話時我一直有留意他的眼睛,準確的說是他的瞳孔。

我知道一處細節。

以前紅姐被貓頭鷹女人控製,那時仔細看她的眼睛瞳孔,能看到眼底有一條淡淡的豎線,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。

扒開眼皮,我發現,此刻的廖伯。

眼底下也有類似的一條豎線......

對此之下豆芽仔就冇有,和正常人一樣。

豆芽仔也看到了,他打了個激靈,說現在怎麼辦,咱們是跑還是怎麼的。

我把廖伯背起來,就說了一個字。

“等。”

幾個小時後,天矇矇亮。

我按照約定打電話過去,告訴了長春會乾事吳樂。

我說藍藥水在邯鄲趙王賓館,並且我把保險櫃和密碼的事兒告訴了他。

對方嗯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。

我拿著手機心裡默唸:“老文啊老文,要趕快,我隻能為你爭取這麼多時間,你一定要趕在長春會之前辦好這件事,拜托了。”

從銀川到邯鄲路程不近,而我剛好知道,趙王賓館是乞丐劉的地盤。

長春會敢動乞丐劉?

不敢,因為劉爺背後有人。

我就是要讓趙清晚知道這件事兒!看看她會不會有所反應!彆忘了,我和把頭是交了錢的。

在親手拿到藍藥水之前,長春會絕不會再來動我們。

一旦等其拿到藍藥水後,發現是假的是遲早的事兒,憑藉趙清晚的能力,她到時也必然會知道藍藥水的秘密,隻要她感興趣。

蝦蚌相爭漁翁得利,到時我項雲峰就成漁翁了。

真假藍藥水,真假妙音鳥。

不走到最後一步亮底牌,誰知道真?誰知道假?

.....

睡了一兩個小時,早晨出來,我看到智元哥正在看報紙。

“雲峰你看昨天報紙了冇。”

“報紙?什麼意思?”

智元哥嘴角抽搐,把昨天的銀川晚報扔給了我。

“根據本報記者瞭解到的最新訊息,自蜘蛛想到西塔寺一帶,近期有多起暴力事件發生,根據目擊者描述,行凶者身高一米九以上,身穿白色長款羽絨服,行為方式疑似精神病人,如有知情者見到疑似人員,請和西夏區派出所聯絡。”

“這是報紙上的說法,你知道這附近的本地人都怎麼傳?”

智元哥撇嘴道:“這一帶都是老城居民,有些上歲數的可迷信,前兩天晚上有個老太太牽著狗出門遛彎,結果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穿白衣服的瘦高個,一蹦就翻過了兩米高的牆頭,跟殭屍一樣,當場把老太太嚇得心臟病犯了。”

“後來經過老太太的嘴添油加醋往外一傳,有少人都相信了那是白無常,是鬼,不是人,撥浪鼓就是白無常勾魂用的,誰要是聽到撥浪鼓的聲音,就證明白無常來勾魂了。”

“什麼玩意白無常!”

那打扮....還能有誰?

那他媽的不是謝起榕嗎!

這人從蜘蛛巷跑西塔寺去了!

智元哥說擔心這瘋子什麼時候在跑回來啊....

一想起撥浪鼓聲音我就渾身不寒而栗,我也怕這人,畢竟老葛就是被他拍死的,要這麼看,說他是勾魂的白無常也冇錯。

“彆說這瘋子了。”

“金風黃這兩天有什麼動靜,還在找你和嫂子?”我岔開話題問。

智元哥搓了搓臉,一臉不甘的說:“金老二已經做穩了位置,而且把人手規模擴大了一倍不止,我還能聯絡到幾個手下,他們告訴我,金老二在火車站,高速路口,商場,遊戲廳,菜市場等地都安排了人,還在找我。”

我臉色變的難看。

這是要趕儘殺絕啊。

“所以呢,你和嫂子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

“哎.....”他歎氣道:“小霞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她經不起折騰,我打算這兩天想辦法把小霞送到棗莊,在那裡有我一個叔叔在,可以幫我照顧小霞。”

“你還是放不下嗎哥?”

“放下......”

他搖搖頭,“我可以放下銀川,但我放不下剛子和老宋的仇,此仇不報,我劉智元臥榻難眠。”

我皺眉道:“你就冇有考慮過嫂子的想法?”

“我當然考慮過,小霞話不多,我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心思,但不管怎麼說,隻要她離開銀川去了山東,那我就再無牽掛,可以放開手腳的去乾,就算失敗了,雖死無悔。”

“你呢雲峰,你接下來怎麼打算。”

“我.....我或許會進沙漠吧。”

“去沙漠乾什麼?”

我笑著說,那兒有我牽掛的人。

智元哥點點頭,“看來咱兩一樣,都有放不下但必須去做的事,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,我有安排可以把小霞送回棗莊,如果你有需要的話可以捎你們一程。”

我問什麼安排,能躲過金老二?

智元哥笑道:“之前我被金老二偷襲才那麼狼狽,你真當我在銀川十五六年白混的啊,雲峰你太小看我了,道上還是有幾個兄弟願意幫我的,雖然殺不掉金老二,但銀川這麼大,送小霞和你們出去,這點兒還是有把握的。”

“你考慮考慮,如果打算離開蜘蛛巷就告訴我一聲,時間不要多久,最遲明天早上告訴我決定。”

我說好,我想想。

當天晚上,我聽到隔壁洞裡傳來爭吵聲,還不斷有摔東西的聲音,摔東西的聲音很大,兩口子吵架,小萱和豆芽仔靜若寒蟬不敢吭聲,廖伯醒了,他手腳被綁靠在牆上不住歎氣,說自己已經冇事兒了,讓我解開繩子。

或許他此刻是清醒的,但他眼底的豎線還在,誰知道他下一刻會不會突然被控製,吃一塹長一智,就像紅姐當初捅把頭。

所以,除非我找到了怎麼對付貓頭鷹女人的這種奇門手段,否則,還是先把他綁著吧,要不然我睡覺都不敢閤眼。

就這麼過了一天時間,我接到了老文電話,他告訴我已經下了火車到邯鄲了。

而我,也下了決定。

我告訴智元哥要走,要離開蜘蛛巷。

至於怎麼大搖大擺的走不被金老二注意到,智元哥的確有辦法,我小瞧他了。

就那兩天吧,有一隊戲班子住進了蜘蛛巷,這夥戲班子以前主要唱的是寧夏的青海平鉉,平鉉中有一節目叫太平秧歌,唱這種戲主要是敲敲打打沿街轉一圈,祈禱一地來年風調雨順,算是一種地方民俗。

但也就是這兩年,太平秧歌越來越不受待見了,本地有些人更喜歡另外一種,“儺戲。”

而住進蜘蛛巷的那一隊人,就是來唱儺戲的,這是種什麼戲呢,要準確點說,那就是驅鬼祈福的戲。

儺戲發源於楚地,在春秋戰國時期最為盛興,傳承至今日已經隻剩兩派人馬了。

河北武安儺戲和東北儺戲。

而這夥戲班子領頭的大班頭,就是來自河北武安的峰峰和村一帶。

鬨了大笑話,謝起榕那兩天隻在晚上出冇,他翻垃圾桶找吃的,捉狗攆雞嚇唬老太太,在配上他那身行頭,大晚上的神出鬼冇嚇死個人,所以附近人一合計,知道在榆林正好有一夥跳儺戲的,不少人湊了點錢,就把戲班子請過來了。

就從蜘蛛巷這裡開始,一路唱到西塔寺附近,把那個“白無常”給驅趕走。

唱儺戲有幾個大部分組成,分彆是跨尿盆,吹狗螺,打死鬼。

尿盆裡有童子尿,相傳能避鬼,狗螺呢是一種河北的民俗樂器,因為吹起來像小狗哼哼,所以叫狗螺。

最後這個打死鬼最關鍵,要找人化好妝扮演死鬼,這種鬼妝不旦要畫,還要帶一種木頭做的黑臉麵具。

隻要帶上麵具混到戲班子裡,不管長春會還是金老二,扮成死鬼,就算我站在金老二麵前,他都認不出來。

到了西塔寺就離修理廠不遠,從那條小路能直接到國道上,不走高速。

到時候走國道,小霞嫂子回棗莊安心生小孩,我們就去阿拉善找把頭去了,神不知鬼不覺,還真得感謝精神病謝起榕。

現在嘛,收拾收拾,準備好東西。

靜等晚上。

唱大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