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姚玉門身旁跟著三個目光沉穩的男人,這三人都穿著西服帶著墨鏡,他們頭髮梳的一絲不苟,也不說話,就那麼在那站著。

“雲峰,你來這......這是你同學?”姚玉門眼含深意的看著我。

我拚命的對這女人擠眼。

她莞爾一笑道:“既然今天在這碰到了,雲峰,和我們一塊吃個飯吧,我有些話想單獨和你談談。”

說完話,她掏出隨身的翻蓋小靈通打了個電話:“嗯,是我哥,我們大概晚半個點過去。”

小靈通一出,飯店裡有很多人都往這看,包括小黃毛。

那時候買的起這東西的,人都認為是有錢人,何況姚玉門身邊還跟著三個像混道上的西服男,頓時,小黃毛看著我嚥了口唾沫,不敢在跟我逼逼了。

“你朋友叫你,去吧雲峰,我們晚點在見就好了,”李靜看出了我的心思,她很大度讓我過去。

星星大飯店,二樓豪華包間內。

陸陸續續上了很多菜,有魚有蝦的都是硬菜。

姚玉門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她抿了一口看著我,“雲峰,你們團隊接下來準備怎麼辦?”

筷子停在半空中,我警惕的看了看旁邊的三個西服男。

“冇事的,自己人,”姚玉門放下了酒杯。

“玉姐,大哥已經去乾活了,把頭的意思是儘快抽身,離開這裡。”我一臉認真。

姚玉門轉著酒杯,“嗯,這樣最好,王把頭還是知道輕重的。記住,你們離開順德後就不要再回來了。”

我不解,便問她為什麼。

吃了一口菜,她放下筷子道:“咱們這一行,就像武俠小說裡的江湖,謀士死士武士,陰謀陽謀鬼謀,你少年入行,隻要忠心耿耿的跟著王顯生乾,前途似錦。”

“另外,你相信這世上有山魈鬼神嗎?”她忽然轉變了話題。

我搖搖頭,“不信,人死鳥朝上,不死萬萬年,何來鬼,何來神。”

我少年模樣卻說著老氣橫秋的話,惹的姚玉門莞爾一笑。

她隨身拿出那張八卦羅盤,單手托舉放在我眼前。

不知為何,羅盤上的三個指針忽然同時齊刷刷的指向我身後。

看我發愣,姚玉門嚇唬我道:“雲峰啊,你身後....正站著一個餓死的冇牙老太婆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,她這麼一說,我忽然感覺背後涼嗖嗖的。

一名西裝男摘下墨鏡,她搖搖頭,“行了玉門,這小子麵相也不是普通人,你就不要在捉弄他了。”

姚玉門收回羅盤。

“給你,這東西,就當做是個護身符吧,”她送給我一串項鍊。

這項鍊是用紅繩串起來的,末端墜著很小的一個嘎烏盒,盒子裡塞著一團黃紅色的小紙團。

“謝謝玉姐,”我套脖子上試了試,大小還挺合適的,用衣服蓋住,從外麵隻能看到一截紅繩。

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天,姚玉門給我說了幾個王把頭以前的故事,直聽的我心生崇拜,心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這麼厲害,在道上受人尊敬。

酒足飯飽,我告彆了姚玉門,還打包了一份飯菜,這時樓下李靜那桌也散了,我想應該是回去了。

回去的路上,我時不時拽出來護身符看一看,真是越看越喜歡。

“三哥,我回來了,我給你帶了吃的,”我提著飯菜直接推開了旅館房門。

“三哥?三哥?”

我眼前,旅館地麵上一地揉成紙團的白紙,孫老三躺在水泥地上,他身邊也到處都是紙。

我隨手拆開一個紙團看了眼,隻見白紙上用鉛筆圓規畫了很多角度,還反反覆覆的畫了一根繩子。

“三哥,這是什麼?”我看著這一地狼藉便問他。

孫老三臉色蒼白,他看著天花板忽然笑了出來。

“找到了,找到了....我找到了!”

他忽然坐起來,一把抓住我肩膀,神情激動的道:“雲峰,我找到打開自來石的辦法了!”

臉色慘白,眼珠子通紅,不等我說話,他就急不可耐解釋道:“柺子針!用加粗的柺子針就能拉開!”

我搖搖頭,“不行三哥,就算柺子針加粗,那還是一種工具,工具都是要人用的,咱們人不夠。”

我並不是瞎說的,想打開飛蛾山下那座大墓的地宮大門,大概可以嘗試三種方式。

一,找四五十個人一起拉,二,用上百斤的炸藥直接炸,炸藥不一定能炸開,而且很有可能把我們活埋,三,報告國家考古隊,讓公家出麵解決。

目前的情況下,這三種,我們哪一種都辦不到,而且把頭退意已決,我就覺得孫老三鼓搗這些東西冇用。

“不不,”孫老三撿起地上一張紙,他指著紙興奮的讓我看。

我看的疑惑,白紙上畫了個大籃筐,還畫了三頭小牛犢子。

聯想到他剛纔畫的那根粗繩子,我腦海中響起一聲炸雷。

“三哥.....三哥你該不會是想.....”

“哈哈,”他大笑兩聲道:“冇錯,人在加上三頭牛,再把柺子針加粗,繩子加粗,肯定能一下拽偏自來石!”

被他這天馬行空的想法驚的不行,我又問,“三頭小牛犢子?能拉的動?”

“我們喂啊!”

“雲峰你想想,下去的那個洞口就那麼大,大點的東西都下不去,我們可以用籃子放下去小牛犢,讓牛在下麵吃飼料長大!”孫老三說完這話眼神放光。

我用手摸了摸他額頭,“三哥你冇事吧?冇發燒吧?”

他一把拽住我手,“乾不乾雲峰,跟我和老大一塊乾!”

看他一臉認真,我苦著臉道:“那把頭呢,把頭退意已決啊三哥。”

“不用管把頭,就我們三個。”

“這.....瞞著把頭?這不好吧?”

他站起來,抓著我肩膀,“雲峰,老大這幾天冇回來,你是不是以為他還在外麵?”

“其實,他早就回來了,就在順德....”

.......

這晚一點多,孫老三帶著我,瞞著王把頭到了一處秘密地點。

一進屋我就看到了幾天不見的孫老大,讓我意外的是還有那個女人,一顆痣。

焚香三柱,在一顆痣的見證下,老大老三和我一起跪在地上。

孫老三對著香爐雙手合十道:“此計前途不知命運險峻,如我們埋骨地宮,不悔,若我們出來了,全天下的條|子都來抓我們,不怨。”

“老孫家講究入土為安,二哥就算成了一堆白骨,我們也會讓他落葉歸根。”

“我,孫連天。”

“我,孫連星。”

“我,項雲峰。”

三人同聲開口道:“今時今日,結成兄弟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”

三人伏地磕頭。

一顆痣眼中露出一絲異彩。

這可真是,想人不敢想之想,乾人不敢乾之事。

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