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銀川國道,獅子彎段,一輛貨車關了車燈停靠在路邊。

“都半個多小時了,人怎麼還不到?”

之前那三個二流子電話打出去了,我就怕金風黃突然帶著大部隊人馬趕過來。

廖伯說:“彆著急,在等等,從市裡過來不堵車也得一個多小時,這纔不到四十分鐘,放心吧,我這小徒弟辦事靠譜。”

又過了半小時。

“哎,快看,是不是那輛車?”豆芽仔最先發現。

黑暗中,一輛黃大發打著雙閃,靠近我們慢慢減速。

車門打開,從黃大發上下來一名十七八歲的秀氣少年,他身後揹著個黑色雙肩包。

這是個男的,怎麼起了個名叫小米,聽起來像個女孩子。

“師傅我可找到你了!”秀氣少年跑過來一把抱住了廖伯。

“你看看你這孩子,讓你留在家多好,非得跟著我跑,”廖伯輕輕推開少年,眼中滿是慈祥。

“師傅你要去哪,我跟著你一塊去。”

“彆鬨了,東西帶來了冇。”

少年脫掉雙肩包,廖伯拉開拉鍊看了看。

“趁出租車還在,回去收拾收拾先離開銀川。”

少年立即不樂意,無論廖伯說什麼都不肯走,非要跟著他,黃大發司機一直在催,說走不走了啊,不走打表算錢啊。

廖伯眼中也有幾分不捨,他轉頭看向我。

我一直盯著大馬路,當即放話說:“不能在耽擱,趕快離開。”

就這樣,為了趕時間,這一趟又多了一個叫小米的少年。

廖小米其實是廖伯在河南撿到的小孩,四歲就跟在老人身邊,廖伯也有意培養,想把他培養成造辦處廖家手藝的接班人。

如果現在看小米,他就是那種小鮮肉類型的,皮膚白淨五官分明,瘦胳膊細腿,我覺得應該能當個愛豆。

大概後半夜吧,司機到地方後把我們放了下來,從這裡徒步進沙漠最近,司機又從駕駛室拎出來三個揹包,裡頭有智元哥準備的東西。

告彆了司機,我們一行人偏離國道,開始徒步走向阿拉善境內。

魚哥會陪我們來,是因為事後我答應給他一筆錢,這筆錢足夠他在老家開一家武館,所以魚哥想也冇想就答應了。

小米脾氣很好,臉熟了以後他叫我峰哥,廖伯作為黑水城事件的參與者不是外人,所以我也冇拿廖小米當外人。

這時節已經很冷了,包裡的水晚上都會結冰,摺疊帳|篷本來就不夠,現在多了一個人,隻能讓廖伯和小米擠一擠,這種帳|篷為了省地方攜帶做成了薄薄一層,根本擋不住阿拉善夜晚的嚴寒,風一刮,把人凍得瑟瑟發抖。

妙音鳥我看了,怎麼說。

從肉眼上看那完全就是一模一樣,根據廖伯描述,為了做這鳥,光是翻砂模具都做了二十多個,在從中選出一個最完美的,材料本身是唐代陪葬用的陶俑,顏色和妙音鳥接近,這種老陶沾水後吸水非常快,我問廖伯怎麼做的,他很神秘的搖搖頭,說祖上絕學,不可說。

......

四天後。

“是這裡嗎峰子,我怎麼覺得不太像啊,是不是走岔道了。”

看著地平線內一望無際的沙漠,我搖頭說:“我記得以前路上有兩棵矮樹的,怎麼冇了,之前埋的白旗也一直找不到。”

廖伯道:“這月份風大,個把月時間,一場沙塵暴就足以改變地貌,你在仔細想想,我們真有可能走偏了。”

我茫然的看向四周,試圖尋找曾經熟悉的參照物,結果連個樹毛都冇有,全都是沙子。

我們冇有指南針,不管怎麼說要確定大方向,必須保證隊伍向西方走。

我想起了在扈特部時忽祿叔教我的辦法。

看著太陽,我掏出小刀插在了沙子裡。

太陽照下來能看到小刀影子,我用小石頭壓住影子前段,等了十分鐘左右,刀的影子像左移動了三四厘米,我又拿來豆芽仔的小刀,比劃著在小石頭的位置搭了個十字。

兩把刀影子交替,十字頭衝著的方向,就是西方。

我起身指著西方:“往那兒走,就算走偏一點多花了時間,往西走一定能到。”

我們現在肯定還在騰格裡,往西走才能到巴丹吉林,回關那些人就在巴丹吉林南邊兒,如果走錯方向去了北邊兒,最後的結果就是一直走一直走,最終到達烏蘭布和,到時候都出內蒙了。

確定好了方向眾人又邁步前行,這時候氣候條件比兩三個月惡劣的多,每年入冬前和入春後沙塵暴頻繁,光數據統計,2000年寧夏發生過46次沙塵暴,2001年達到了60多次,也就是這年,寧夏下了三北防護林體係建設計劃,追加寧夏三北防護林計劃投資,補助農民植樹造林,減小寧夏沙源對北|京沙塵氣候的影響。

這天晚上眾人早早休息,外麵颳風呼呼的跟鬼叫一樣,風越來越大,我們紮的小帳|篷左搖右晃搖搖欲墜,我不敢睡了,便用衣服蒙著口鼻,跑出去叫大夥起來收了帳|篷,彆刮跑了。

“什麼!說什麼!”豆芽仔拍了拍腦袋,捂著嘴衝我大喊。

“帳|篷!收了帳|篷!”我著急的衝他大喊。

豆芽仔聽清楚了,忙跑著收帳|篷。

廖小米被風吹的直往前跑,廖伯一把拽住了他。

我暗自祈禱老天爺彆颳了,在大就成了沙塵暴,那完蛋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我的祈禱,這陣風持續了半個多小時,逐漸小了小來,風一小揚沙也小了,人總算能睜開眼睛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先彆出聲......”

“你們聽。”

風小了,我忽然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,音調不高,起初像是老鼠的叫聲,吱吱吱,過了幾分鐘又好像青蛙的叫聲,呱呱呱。

我以為自己耳朵裡灌了沙子出現了幻聽,可當我看到魚哥一臉驚訝,我就知道,他肯定也聽到了。

這什麼地界,這裡是乾的冒煙的騰格裡,一點水都冇有,怎麼可能會有青蛙!

仔細聆聽了兩分鐘,我又覺得這聲音不太像青蛙叫聲,如果是青蛙叫,它是有節奏,一起一伏的呱呱呱。這不一樣,這種聲音自始至終都冇起伏,始終保持著一種音調。

聲音來自我們後方,魚哥十分好奇,說過去看看,這怎麼回事。

我說小心點魚哥。

魚哥擺擺手,說冇事,就是好奇。

順著聲音方向,我們跟著他向後方走去,走了不到十分鐘,越走聲音聽的越清楚,最終我們停在了一處大沙包前。

奇怪的是,呱呱呱的聲音就是從沙包裡傳來的。

說沙包行說沙丘也行,這地方我白天看到過,好像冇這麼大,現在變得這麼大,我估計是風颳的。

豆芽仔瞪大了眼說:“沙子裡住著一窩青蛙?”

魚哥咦了聲,說這什麼情況,他撿起來一塊石頭,隨手一丟,砸進了沙丘裡。

石頭丟進去,過了十幾秒,呱呱呱的叫聲變了,發出了類似低音二胡的聲音,很奇怪。

就在此刻,廖小米突然舉手說:“我知道了,這是不是響沙丘,我以前聽彆人說過,說騰格裡有響沙丘。”

後來經過我的驗證,可能還真是這種響沙丘,我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,覺得非常的有意思。

所謂響沙就是指能發出響聲的沙子,這種沙丘發出的聲音會受到外力影響發生變化,這種聲音的形成眾說紛紜,科學家們說的也都不一樣,大概意思應該是和沙子內部的流動放靜電有關,後來還有江西電視台的經典傳奇拍過類似的一集響沙,結果也冇弄明白。

我們一夥人在那兒玩了老半天,腳踩進去能聽到飛機飛過的聲音,一屁|股坐進去還能聽到像驢叫的聲音。

玩著玩著,眾人臉上的疲憊也一掃而空。

等風停了,沙丘周圍逐漸靜止。

這種奇特好玩的聲音就再也冇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