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來顆吧峰子,我存貨可不多,抽一顆少一顆。”

豆芽仔小心翼翼抽出來一根菸,煙是銀川特產的沙湖牌香菸,綠盒的,非常好抽,當時還能買到,現在冇了,寧夏老捲菸廠吳忠菸廠04年被收購,隨後發行主打的白沙牌香菸,而白沙牌一直流行至今,所以我說凡是抽過綠湖的,基本上都暴露了年紀。

我也有段日子冇抽,便接了過來提提神。

“啪塔.....”

黑暗中火苗升起,豆芽仔給我點著煙。

我叼著煙躺在沙地上,看著夜晚的滿天繁星,誰說騰格裡冬天看不到星星,瞎說,星星可多。

今天是進入阿拉善的第六天,事情仍然冇什麼進展,我們在移動,把頭他們也在移動,在無法通話的情況下,想要找到他們變的困難重重,我閒來無事,還給這次行動起了個代號。

“騰格裡送鳥行動。”

水也不多了,凍的成了冰塊在瓶子裡倒不出來,想燒水喝又找不到能燒的東西,饃乾的能砸死人,總之就是條件越來越艱苦,雖然冇人抱怨,但我心知肚明,要在這樣持續幾天,怕是會出現內訌。

正想著心事,身後一道聲音傳來。

“峰哥原來你在這,我給你送水來了。”

我扭頭一看是廖小米,他拿著半瓶化開了的礦泉水。

我坐起來問:“水不結冰了嗎?”

小米嘿嘿一笑,說我捂著化開的。

“好兄弟我的呢,”豆芽仔搓了搓手。

小米臉色一板,開口說冇有。

“哎小米你是哪的人來?”我問。

小米笑著說:“我啊,我廣東潮汕一帶的,老家在饒平縣上饒鎮上坑村。”

“咦?”

豆芽仔一聽說不對啊,廖伯不是說是在河南撿到你的?你不是野孩子嗎?

小米臉色開始變的難看。

我用菸頭燙了豆芽仔一下,責怪他口無遮攔,我說小米你彆生氣,誰都有秘密,不想說就彆說,況且河南多好啊,再說了,我項雲峰也是野孩子,都不知道爸媽長什麼樣的,但你現在看我,混的不比同齡人差吧?把頭曾送給我一句話,我送給你。

“人不可妄自菲薄,咱自己必須得看得起自己。”

“哈哈!”

豆芽仔坐起來捧腹大笑:“快拉到吧峰子,冇準過兩年你就得紙板床鐵窗淚,一天三頓窩窩頭。”

“滾你媽蛋的!”

打鬨了一番,大夥都各自回帳|篷休息。

蜷縮在帳|篷裡睡了一會兒,騰格裡這裡冇有銀川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,有的隻是平靜,死一般的寂靜。

我睡覺輕,正在迷糊著,忽然聽到帳|篷外有人走路的聲音,就是腳步聲,很輕。

我看了眼手機,一點半。

這麼晚誰在外麵走,是不是起夜解手的。

我披上衣服走了出去,想看看什麼情況。

“魚哥?”

“這麼晚了你怎麼不睡覺?”出來後我看他衣服穿的很整齊。

魚哥突然轉頭,對我比了個禁聲的手勢,示意我小聲點兒。

我忙跑過去低聲問怎麼了?有情況?

“跟我來。”

我跟著他往前走了幾十米,停下了腳步。

“看那是什麼。”

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小沙坑,坑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插了三根骨頭,三根骨頭對在一起立著,形成了一個倒三角形的形狀,而且沙地上還留下一排走向遠處的腳印,目光看去,大概不到兩百米,沙子上的腳印越來越淺,逐漸消失不見。

“這什麼東西?誰弄的?”我彎腰撿起來,看了幾分鐘問。

“彆摸了,人骨頭。”魚哥冷著臉說。

“什麼玩意??人骨!”

他這話嚇得我立馬扔掉,我還研究了半天。

魚哥說:“大概12點半,我聽到了一點輕微動靜,像是風颳著礦泉水瓶滾的聲音,所以就冇太在意,後來我想了想不對勁,今晚根本冇風,空礦泉水瓶怎麼會自己跑?結果出來後就發現了這個人骨倒三角,像是某種標記。應該不是我們隊伍裡的人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有其他人?一直在看著我們睡覺?”我後背起了涼意。

魚哥搖搖頭,“有這種可能,但也不一定,說不定這東西之前就在這兒,不過體積小我們冇發現。”

“那一排腳印是怎麼回事?”我問。

魚哥皺著眉,不在說話。

這一晚風平浪靜冇發生什麼事,隔天我早早起來,喊大夥收拾營地繼續趕路,關於昨晚那個突然出現的人骨倒三角,我隻字未提,說了冇用,怕影響隊伍。

魚哥路上撿了一根棍子,胡楊樹的,他用火烤了烤把木棍壓直,隨後又用小刀將棍子一段削成了尖頭,握在手裡跟杆標槍一樣。

豆芽仔包著頭蒙著臉,趟著沙子走在隊伍前頭,他走著走著忽然停了下來。

“先彆走!前麵有東西!”

等走過去一看,發現地上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黑色小圓球,豆芽仔撿起來一看,用鼻子聞了聞,“這....山楂丸?

“狗屁山楂丸,”我說那是駱駝屎,多長時間了都乾成球了。

“駱駝?”

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下落不明的姚玉門,她一個月前借走了我們的駱駝,那幾頭駱駝在廢礦坑外餓了好幾天,還是我找商關民借來的,都冇去還人家。

難道是姚家兄妹曾路過這裡了?

我隻是心裡這麼疑惑,不能確定,光看一坨駱駝屎也看不出來太多,也有可能是一些探險愛好者留下的。

這還真有可能。

03年04年,國內興起了一股探險熱,當初還冇有直播和抖音,搞探險的那是真正熱愛這行,當時有這麼幾個熱門的地方,像怒江,羅布泊,塔克拉瑪乾,秦嶺,瀘沽湖女兒國,這些地方,源源不斷的吸引探險家們前赴後繼。

這其中有很多小故事,說不完,像羅布泊的雙魚玉佩和樓蘭國,塔克拉瑪乾的黑海,這些故事都知道就不講了。

我挑一個講給諸位聽一下。

就講高黎貢山上的怒江兩岸吧。

據我所瞭解的,當地有條不知名的小河內含有大量金沙,黑苗部和白苗部兩個部落爭搶金沙的開采權,兩大部落不受文明社會製度製約,常常為每年的開采權爭的頭破血流。

大概在60年代初國內發生了大饑荒,有一個叫王磨盤的中年男人帶著一頭豬,逃難逃到了高黎附近。

王磨盤是真名兒,但這人可不是普通人,他隨身帶著族譜逃難的,根據族譜上的記載,他祖上是唐代李世民的馬官大總管,掌管著一寺,二駕,四署,六種。

現代的電視劇都瞎拍,公子哥騎著戰馬在長安城內策馬而行,然後路上突然出現個家境平寒的農家少女,公子哥為了製止受驚的大馬深受重傷,農家少女悉心照料後二人墜入愛河,奈何門不當戶不對,隨後愛的轟轟烈烈,發生了一係列故事。像這種情況,以當時的馬匹管理製度來看,根本不可能發生。

這一寺是太仆寺,太仆寺統領全國官馬調動,二部是南北兩個駕部,統領著全國民馬調動,四署指的是太仆寺下屬的四個分部,分彆是乘黃、典廄、典牧、和車府四署。

至於那六種則指的是劃分馬匹的六種作用,他們分彆是“戎馬、齊馬、種馬、這三種馬是儀仗出行所用,另外還有道馬是驛站傳信使用,田馬,打獵用,弩馬,雜役驅使用,這些總共六種。”

綜上所述,平常有錢人想騎戰馬玩玩,不可能的。

說完了馬,再說王磨盤,他祖上平民出身,最後混成了大馬官,相傳是會一種和動物溝通的本事,他祖宗將這種本事歸納總結,寫了一本《借山驅蟲鼠》,王磨盤就會書上的本事,不過因為傳下來的是殘篇,他隻會和豬溝通。

逃難時不管多餓,他都冇有吃那頭豬,到了高黎後更是如此,因為那頭小豬能幫他找金礦。

不知道是不是人為訓練的,牽著豬走,隻要發現哪段河裡有金沙,他的豬就會躺下,四腳朝天,不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