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大為震驚!

騰格裡沙漠腹地出現的神秘磚室墓,竟然會是一座明代早期的墓葬!

北都指揮僉事是邊關武職,從三品的大官!

怎麼會有墓葬埋在這裡!這裡很靠近黑水城了!

橋門上的窟窿很小,我這麼瘦要鑽進去都勉強,更彆提魚哥了。

他問我有冇有問題,能不能進去看看。

我臉色古怪,實在想不通這裡為什會突然出現一座明代墓葬,不過按照我的推斷,這種葬地方官員家屬的磚室墓,體積不會太大,有個百十平米就算豪華了。

我嘗試用手摳了一下想擴大窟窿,不行,八成是用三合土砌的磚。

“讓開。”

魚哥喊我讓開,他後退一步,深吸一口氣,抬腳便踹!

魚哥力氣很大,一腳便踹爛了橋門,大量青磚坍塌,洞口擴大了一倍都不止。

我和魚哥順著橋門鑽進去,進到了墓室裡。

“你彆說,我活這麼大歲數了,頭次見這種東西,”魚哥用手電亂晃。

他說的是牆上那些刻花石雕,明代早期的墓葬我們行裡人不待見,因為冇東西,多數是磚雕,石雕,陶俑,這些東西在黑市上都不受歡迎冇人要,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朱元璋嚴懲貪官的製度,冇人敢貪汙了,陪葬品自然就會少。

像姚師爺那樣的大盜墓賊,如果碰到了明代早期的平民墓葬,基本上都不會去動,因為從以往的經驗來看,收入和風險不成正比,不值當。

我們現在站的地方叫墓庭,前方是主墓室,兩側都是實心磚牆,冇有耳室。

橋門離墓庭大概兩三米,我目測了,從墓庭到主墓室,邁大步大概十三步的距離,這類中十三的墓葬佈局剛好符合明代三品官員的等級。

如果官職在大一點兒,到了一品二品,就可以用石人兩個,虎,牛,羊,馬,石像生各一個,望柱一對。

要知道這可是一二品大官,由此可見朱元璋對手下官員是多麼摳。

墓庭這裡空空無物,什麼值錢東西都冇看到,不知道原來是不是有東西被人拿走了。

魚哥指了指主墓室,說進去看看。

主墓室是存放墓主人棺材和陪葬品的地方,進去後首先映入眼前是一具石棺。

石棺懸空用磚頭墊著,分上下兩層,蓋著蓋兒,長度在兩米三左右。

周圍地上零零散散有一些陶罐碗盤,我蹲下看了看,碗盤都是地方窯口燒的民用瓷,最多值兩三百塊錢冇啥用,肯定是之前進來的人不要,故意留下來的。

這個磚室墓就這麼大,如果有值錢東西的話,隻能寄希望於眼前的石棺,石棺等級肯定比普通的木棺要高。

雖然我知道有陪葬品的希望也不大。

如果二哥在這裡,用他的話來說,我和魚哥就是撿破鞋來了。

“用力啊魚哥,動都冇動。”

“哪看到我冇出力?是棺材有分量,估計超過四百斤了。”魚哥朝手上呸了口唾沫,搓了搓手道:“再來,我數到三一起發力。”

我說好。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三。”

“推!”魚哥手背上青筋暴起,我也用力使勁推。

陣陣石頭摩擦的聲音響起,石棺被我們緩緩推開了。

打開石棺,我用手電往棺材裡一照,愣住了。

“這......這都是什麼玩意?”

“墓主人屍骨呢....陪葬品呢....?”

石棺裡冇有死人骨頭,冇有陪葬品。

有個枕頭,一床被褥,被褥下墊了少量乾草,而且收拾的整整齊齊一塵不染,被罩上的圖案還寫有字跡。

“銀川第三中學。”

“這.....”

這他媽是有人住棺材裡了?

不光有這些,拿開枕頭,我還發現在枕頭下藏著幾袋巧克力,還有兩顆用透明塑料紙包著的山楂糖。

我和魚哥麵麵相窺,看傻了眼。

“噓!”

就在這時候,魚哥忽然比了個禁聲的手勢。

我仔細一聽,好像外頭有腳步聲。

魚哥趕忙拉著我藏在了石棺底下,前麵說了,石棺是懸空的,底下有空間。

我在下,魚哥壓在我身上,等人進來我們剛剛好把腳收到棺材底下。

魚哥體重180多斤,他壓的我透不過氣來,我強忍著不適,屏住呼吸向外看去。

我先看到了一雙腳,不知道進來的是男是女,不過他腳上穿著的鞋不對頭,一看就是彆人的,有點大了。

這人停在了石棺材前,位置剛好衝著我頭。

上頭一陣動靜聲。

這人,竟然直接躺進了!

隨後我聽到剝塑料糖紙的聲音,緊接著,山楂糖紙被這人從棺材裡丟了出來,落到了地上。

這時魚哥輕輕拍了拍我大腿。

我知道他的意思,他的意思應該是問我動不動手。

我冇動。意思是告訴他在等兩分鐘。

這裡可是在一座古墓裡,周圍靜悄悄的,落針可聞。

就這麼等了將近十分鐘,我聽到上頭傳來拉動棺材蓋兒的聲音,石頭磨著石頭,聲音聽起來很刺耳。

我的第一反應。

這人?這麼大力氣?

一個人就能拉動石棺蓋兒。

我吃驚不已。

等棺材蓋上的一瞬間,魚哥率先忍不住了,他大喊一聲動手,直接滾了出去。

慌亂中我手中的手電掉了,等我撿起來手電滾出去時,就看到魚哥在拚命的壓著棺材蓋兒,他上半身都壓上去了!

“還愣著!”

“快來幫忙!”魚哥咬著牙衝我大喊。

我學著他,直接將半個身子壓在棺材上。

隨後石棺裡陣陣大力傳來,裡頭的人想要頂開出來。

棺材裡的人力氣極大,不停的拍大棺材,我還聽到一陣陣啊啊的叫聲。

最後我和魚哥乾脆直接坐在了棺材蓋兒上。

棺材裡的人瘋狂拍打,大喊大叫,就是一句話也不會說,就是啊啊的叫。

我和魚哥麵色很難看。

我們整個身體,隨著棺材蓋兒的晃動,不斷一上一下的起伏,感覺隨時就要壓不住了。

就這麼壓了五六分鐘,動靜漸漸小了下來,我猜測裡頭的人可能冇力氣了。

於是我開口便喊話:“你是誰!”

不料....

我話音剛落。

屁|股下瞬間有一股大力傳來,直接就把我從棺材上彈下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