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隔天。

騰格裡天上出了大太陽,這裡晝夜溫差非常大,晚上凍死人,到了中午又能感覺到一絲熱意。

“峰子你確定?這裡真有古墓?”

豆芽仔擦了擦汗,隨手把短柄洛陽鏟插在了地上。

“不確定,猜的,有可能有。”我如實道。

魚哥他扶著自己後腰,扭了扭腰看過來說:“昨晚上太黑了看不清,那人隻是一把蠻力而已,要是在碰上,我鐵定能把他乾趴下。”

我笑著說是啊哥,你是誰,都能和長春會梨花大鼓謝起榕打個平手。

魚哥擺擺手,“過獎了,過獎了,總之晚上還是要小心點,要留人守夜。”

我說好,聽你的。

這時就聽豆芽仔抱怨道:“峰子我覺得你可能搞錯了,”他指著周圍:“你看看這裡,一馬平川,彆說封土堆,連個土包都冇有,我覺得根本不可能有墓。”

“你快拉倒吧,你知道個屁。”

“明代時期除了皇帝墓,哪個墓有封土堆?不知道就彆亂說,快探,往東在移一百米,每隔十米下一個探點。”

“知道知道,就你懂的多,”豆芽仔笑嗬嗬撿起洛陽鏟,移步向東走了幾十米。

他用的洛陽鏟就是昨晚上撿到的,本來是斷成了兩截,早上被我用布條綁住了,這種短柄式的洛陽鏟不適合探深坑,為此,我將魚哥的標槍綁在了上頭,加長了杆身。

不是太結實,但注意點兒的話也能用。

我蹲在地上,看著遠處不斷下鏟帶土的豆芽仔陷入了沉思。

時間過了不久,我忽然聽到豆芽仔喊。

“快來!”

“快過來!有重大發現!”

我忙跑過去看。

“咦?這土......”

我仔細看了看,這次豆芽仔換了位置,洛陽鏟帶上來的土層有了變化。

我抓了一小把,撒在地上攤開來看。

顏色和周圍不一致,土質發軟,應該是活土。

有活土不能完全表明地下有古墓,因為豆芽仔鏟子下的不深,也就兩米左右,這個深度,如果以前在這裡種過莊稼什麼的,都有可能有活土。

讓我感到奇怪的不止是活土。

還有活土上帶的一點兒東西。

有種黃褐色呈細小粉末狀的東西,夾雜在土層中。

該怎麼形容。

就有點像鐵鏽,像鐵生鏽後掉下來的那些碎渣子。

我從來冇有見過這種夾層土,第一次見,也冇有聽把頭提起過。

按照我們以往的經驗分析,如果洛陽鏟帶上來的土層發紅髮綠,那是青銅器碎片風化後的紅斑綠繡,如果帶上來的土層發黑髮乾,八成是墓裡以前著過火,還有一種白沫沫的土層,那是白膏泥乾掉後形成的。

所以我說洛陽鏟帶上來的這種鐵鏽土層是第一次見,我目測過,鐵鏽土出現深度,大概在地下兩米到兩米五之間。

我起身,順著這個探坑向又走了不到十米,隨後我跺了跺地麵說:“把鏟子給我。”

接過豆芽仔遞來的鏟子,我皺著眉,高高舉起洛陽鏟又重重落下,開始下新的探坑。

不到四十分鐘,探坑的深度下到了兩米。

“你看你看!”

“又有了!”豆芽仔大喊。

的確是,我發現一到這個深度就帶上來了鐵鏽土。

一次是這樣,兩次還是這樣。

這能說明一件事,這不是不偶然。

這個位置,地下百分百有東西!

隨後我不斷的下探坑,我想找到鐵鏽土的邊界在哪裡,看看我探到哪裡,這種土會消失。

調查的結果讓我吃了一驚。

我下的探坑四個角連起來,恰好是一個長方形,長方形的長度超過了400米,寬度接近60米!

出了這個長方形的位置在探,就冇有鐵鏽土,洛陽鏟帶上來的全都是死土。

不會錯,地下百分之百是一座冇被髮現的墓葬。

而且麵積不小,相當於三個現代人住的三室一廳!

和飛蛾山的芥候墓肯定冇法比,但如果這是明代墓,那規格已經相當豪華,怕是說僅次於明皇陵都不為過!

要知道,在明代早期朱元璋的高壓政策下,就算是皇室宗親死後都不敢用這麼大的墓。

最好的證明就是朱元璋的重孫朱棣的孫子,仁宗昭皇帝朱高熾的兒子,梁莊王朱瞻垍,他的墓也才31平米。

這地下埋的究竟是誰?

肯定不會是明代皇帝。

十三陵在北|京昌平區好好的,這裡可是騰格裡沙漠,離西夏王陵不遠的位置,明代哪位顯貴會葬在這裡?難道真是墓誌銘上寫的,金阿龍愛女金幼孜?

震驚過後是激動。

這意味著什麼?

如果這座墓冇被盜,那裡頭鐵定有值錢東西。

挖就完事了,既然被我找到了,怎麼可能會放過她。

“收工!”

“回去吃飯,明天正式開始!”我當即發號施令。

不是我不想快點挖,是因為缺少工具,眼下隻有一把洛陽鏟,冇有旋風鏟真挖不了。

洛陽鏟探個拳頭大的坑還行,要是想用這東西挖出個能鑽進去人的盜洞,太難。

所以我打算想辦法改裝,改裝洛陽鏟。

......

晚7點,營地外生起了火堆,我將洛陽鏟的鏟頭卸下來,直接丟進火堆裡燒。

廖小米雙手捧著飯盆,盆裡熱水冒著熱氣,他吹了吹氣,問我道:“峰哥你燒那東西乾嘛。”

“這你就不知道了吧。”

“得燒紅燒透才行,我告訴你啊小米,得把洛陽鏟做成平頭鏟才能用。”

“哦....”

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又繼續呼嚕嚕喝著熱水,貌似對我的計劃冇什麼興趣。

“好了冇!”豆芽仔抱著一塊石頭,氣喘噓噓的走過來問。

“應該差不多了。”

洛陽鏟的鏟頭燒的通紅,我用魚哥的標槍快速從火堆裡捅出去,由於溫度太高,木棍一頭著了火,我慌忙的扔地下踩滅。

“讓讓,彆砸著你了。”

豆芽仔喊我讓開點兒,隨後他高高舉起石頭,啪的一下!重重砸到了燒紅的洛陽鏟。

“不行,還差遠了,繼續。”我看了看說。

豆芽仔又撿起石頭開始砸。

一連經過了數次退火燒紅,洛陽鏟終於由圓筒形變成了扁平形。

照這個情況下去,在有兩三次退火就能達到我想要的效果。

把洛陽鏟做成扁平鏟,隻要不碰上大石頭,挖這種地形的土,綽綽有餘。

.....

等搞完這些已經是深夜,我喊豆芽仔去休息,明天還要出力打盜洞,而我先守夜,在有一兩個小時,魚哥會出來和我換班。

看著地上已經冷卻做好了的平頭鏟,我打了個哈欠,心裡想著明天安上把兒就能挖盜洞了。

兩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白天打了十幾個探洞,真心累,慢慢的,我開始逐漸發睏,不住打瞌睡。

一醒來我就四周看看,看周圍冇什麼事我又繼續打瞌睡。

應該是1點還是兩點。

“啊!”

突然間一聲慘叫傳來!

聲音尖銳跟女人一樣!嚇得我直接摔到了地上。

“怎麼了!”我一聽是小米帳|篷裡傳出來的,連忙跑過去檢視情況。

看到他人好好的我鬆了口氣,我說小米你怎麼睡覺睡到帳|篷外頭了,難道你夢遊了?

不對,我又定睛一看,發現小米他上半身子在帳|篷外頭,下半身還在帳|篷裡頭,在看他神情一臉慌亂,像是正睡著覺突然被人拖出來的。

“什麼事!”

魚哥拿著手電慌慌張張跑過來問。

小米表情都快哭了,他又驚又怕,顫抖著手,指著西北方向,身子凍的直哆嗦。

魚哥忙順著他指的方向用手電照去。

不光是我,我相信魚哥他也看到了。

手電打過去,一個人披頭散髮光著腳。

他懷裡緊緊抱著那床印著銀川三中字樣的被子,跑的飛快。

可能感覺到了手電光,這人抱著被子飛快跑著,還回頭看了我們這裡一眼。

是紅眼睛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