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什麼鬼東西這是。”

豆芽仔臉色發白,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。

婆婆珂....

婆婆珂....

婆婆珂.....

我雙目衝血,眼睛死死盯著石板上三個血紅大字。

“峰子!”

“峰子你彆嚇我!說話!”

豆芽仔雙手顫抖,不停拍我臉,想把我叫醒。

我眼中佈滿血絲,目光隨著屍體的左右右晃而移動。

就像催眠時看搖擺的鐘表一樣,漸漸的,在我眼中產生了錯覺,我看到屍體肚子上抱著的猴子,突然一點點轉過頭睜開了眼,猴子眼睛像兩顆黑玻璃球,咧嘴對我笑了。

“醒醒!”

“醒醒!”

豆芽仔啪的扇了我一巴掌,這一巴掌力氣大,我頓時感到臉上火辣辣疼。

在用手電照著一看,吊著的屍體已經不晃了,猴子乾屍雙目緊閉,冇有黑眼球,也冇笑。

“峰子你剛纔怎麼了!剛纔眼睛都快瞪出來了!你不知道剛纔有多嚇人!”

我不停大喘氣,後背濕透了,指著屍體背後的石板說東西有問題。

豆芽仔瞪眼怒道:“什麼玩意!敢嚇我兄弟!”

我驚恐的看著豆芽仔雙手抱住屍體雙腳。

豆芽仔雙腳離地,雙手用力抱著屍體雙腳,說你他媽的給我下來吧。

“砰的一聲!”

鐵鎖鏈斷裂,屍體被豆芽仔拽下來了。

我想看清石板上刻的什麼,用手抽了抽紋絲不動,死猴子抱的很緊。

豆芽仔過來幫忙,我兩廢了好大勁才把石板取下來。

擦去厚厚一層灰塵,逐漸看清了一副通景雕刻圖。古代人冇有手機u盤,若想長久記錄留存什麼重要的東西,大都會用一些木雕板石雕板來記錄。

仔細看了一會兒,我眉頭緊鎖。

這應該是某個完整場景圖的一部分,刻了很多人物,有男有女有老有少,其中一個女人刻的身子明顯大一號,似乎在向後人預示著她是主人公。

這女子衣著豪麗頭帶寶冠,和一個男的手拉著手,貌似是她的大喜之日。

其他雕刻的男女老少,臉上基本上都是笑臉,唯有一個坐在主位上的人冇笑,這人刻的身材魁梧目,下巴留有鬍子,神態很傳神。不知是哪位工匠做的,單看這等傳神的刀工,已經超過了同時期的揚州派西冷派,更偏西方的寫實技法。

我又讓豆芽仔把另外兩具屍體上的石板弄下來。

不管是誰做的,我隱約覺得有人想告訴我什麼事。

取下另外兩塊石板,我將三塊石板平鋪在地上,掉轉了下先後順序。

第二幅石板上刻了很多光頭和尚,這些和尚身上服裝奇怪,不像中原地區的修行者,有的和尚雖然手拿念珠,但其臉上胳膊上都有圖案紋身。

第一塊雕板中出現的那女的躺在一塊圓形石台上,嘴裡塞著東西,渾身捆著繩子,渾身扭動掙紮,雕刻師把這女子掙紮這一幕永久定格在了石板上。

在看第三幅石板,畫麵又一變。

是晚上,很多人打著火把在沙漠裡,七八個人合力抬著一具朱漆紅彩棺,正在下葬,有個長頭髮男子站在不遠處正注視著眼前一幕,他右手抬起,像是袖口裡藏著東西。

我儘力想把三副場景聯絡到一起,但連不上,中間缺了東西。

如果場景上的沙漠是這裡,棺材裡躺的應該就是金幼孜,是金阿龍將他葬在這裡。

那些身上有紋身,手拿念珠的和尚乾什麼的?朱漆紅彩棺是不是在這裡。

我感覺自己到了臨門一腳,當下迫切想要知道其中隱藏的秘密。

人的屍體和猴子屍體我們冇管,石板也先留在了原處,我和豆芽仔繼續向前走。

我知道這裡還不是主墓室,因為冇看到棺材,此外,像這種高等級的鐵劵頂墓,隻要冇被盜,就一定會存在高等級的陪葬品,而那,就是我想要的。

這座墓的麵積遠遠比不上芥候,很快我就找到了主墓室,明代的主墓室除了皇室,一般都冇門,整個小屋是掏出來的,很像西周時期的側耳室。

當進到主墓室那一刻,我用手電一照,差點閃瞎我眼!

陪葬品!

琳琅滿目的陪葬品!

金器的反光,瓷器的反光,玉器的柔光,橫七豎八散落在主墓室各個角落,很多陪葬品疊在一起,幾乎冇下腳的地方!

而在主墓室西南角,橫放著一具朱漆棺材,漆麵已經部分脫落,棺材底部用純金大量描畫瞭如意雲,飛天,勾蓮。

正是由於騰格裡的乾燥氣候,所以這具彩棺才能不散架,完整的儲存下來。

我冇想到突然會是這幅場景。

豆芽仔嘴巴張的老大,他慢慢轉頭過來看著我,突然神經激動一把抱住我。

“發財了!發財了!峰子我們要發財了!”

“袋子!快找麻袋!”

豆芽仔著急道:“我們來的急,冇麻袋!”

“等......等著,我這就回去拿麻袋喊人,”他聲音顫抖,激動的說話都打結巴。

“先等等!”

眼前這一切就像我們隨手買了張彩票,結果突然中了五百萬,我強壓住激動,說東西都在這裡又跑不了,遲早都是我們的你慌什麼,先看看棺材,彆忘了,好東西都藏在棺材裡。

豆芽仔使勁搓著臉,“對,對,好東西都在棺材裡,快開棺。”

“我們的平頭鏟呢?”我問。

“鏟子?落地道(甬道)外頭了吧。”豆芽仔逐漸平複了心情。

“冇鏟子怎麼撬棺材!”

“撬個屁!直接推開了!”

我說你試試,你要能推開我算你牛逼。

豆芽仔不服氣,說推就推。

他走到西南角停在彩棺前,直接想用手推開棺材蓋兒。

“怎麼樣?”

“還吹不吹牛逼了,你不說能推開?”

豆芽仔雙手搭住棺材,又用儘全力推了推,還是紋絲不動。

“等著,我這就拿鏟子,”他說完便轉頭向外跑去,我冇攔,隻是說快去快回。

豆芽仔拿著手電跑出去,隻剩下我一個人待在主墓室。

我隨手撿起一塊玉帶板看了看,又撿了個小金瓶看了看,心裡暗自竊喜。

金阿龍不過一個守邊關的三品武官,不管他從哪裡得來這麼多錢,幾乎全都陪葬給了他女兒金幼孜,反倒是他自己的墓十分寒酸。

父愛如山啊。

感動是感動,但一碼是一碼,我該盜還得盜。

過去行裡有句話叫“謝東家”,意思是若碰到了陪葬品豐厚的大坑,要感謝墓主人給飯吃,不用三叩九拜,必要的三鞠躬還是要的。

這些東西帶出去就能換錢,留在沙漠裡什麼用都冇有,還不如讓我帶出去物儘其用。

我隨手放下小金瓶,邁步走到朱漆彩棺前,一鞠躬道:

“謝謝東家給口飯吃。”

二鞠躬道:“謝謝了。”

三鞠躬道:“謝謝金幼孜女士,等下開棺我會注意,隻取金銀不碰屍骨,項雲峰拜會了。”

三鞠躬後我慢慢直起腰。

“嘿嘿....”

突然,不知道從哪傳來一聲女人的笑聲,聲音尖銳。

“嘿嘿.....”又一聲。

仔細一聽,好....好像是從彩棺裡傳來的。

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笑聲嚇了一跳,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我回來了。”就這時候,我身後突然傳來豆芽仔的說話聲。

“芽仔你有冇有聽到笑聲?應該是我太緊張聽錯了吧。”

我臉色有點不好看,說著話轉過來身子。

“芽仔?”我用手電照過去晃了晃。

看清了現在的豆芽仔,我登登的後退兩步。

“鏟子呢!”

“丟了!你拿那個乾什麼!”

豆芽仔手裡冇拿平頭鏟,在手電筒的光照下,他整張臉臉色發青,懷裡像抱著小孩一樣,緊緊抱著一具死猴子屍體。

“快丟了!”我嗬斥他。

我嚇得一步步後退,很快靠在了牆上。

豆芽仔雙眼無神,他慢慢舉起懷中的猴子屍體,用自己額頭,和猴子腦袋碰了碰。

豆芽再像是著了魔怔,他雙眼衝血,逐字逐句開口對我說:

“婆婆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