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死人的身份證上有照片,看著就晦氣,我不想要這東西,隻是把黃誌強的筆記本揣兜裡了,因為時間有限根本看不完,本子上記載了大量的南派人物和黑話,我準備拿回去慢慢看。

這些人為什麼死在橫井裡,誰害的,為什麼隻有紅眼睛活著。

除了三個姓黃的還有一個來自潮州楓溪鎮的洛小波,這人我冇聽說過,身份暫時不明。

有些事情已經浮出了水麵,種種跡象表麵,包括紅眼睛在內,這夥來自潮汕一帶的盜墓賊,是受一個叫“洛姨”的邀請,纔來到的銀川。

這時豆芽仔喊道:“峰子你快過來看,這有好幾個大包。”

在屍體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,豆芽發現三個大揹包,拉開包一看,包裡有防寒帳|篷,手電筒,摺疊式旋風鏟,繩子,還有幾瓶水,巧克力糖,和幾袋子乾糧。

不用想都知道是這夥人留下來的,這些東西對我們有大用,當下也不嫌棄是死人的東西了,我讓豆芽仔歸攏好先放這兒,等下走的時候都拿回營地。

等快走到橫井儘頭時,我發現前麵塌下來了,可能是趕時間,挖這麼長的盜洞冇打豁子板,兩三月下來有地方坍塌很正常,我們不能往前走了,當下也隻好作罷回去。

跨過這幾具屍體時我還拜了拜,畢竟這夥人和我無冤無仇,都是同行,如今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家裡人恐怕一輩子都找不到了。

我不像紅姐那樣對南派意見那麼大,拿了人這麼多東西,拜一拜冇什麼的,我也隻能做這麼多。

從橫井裡鑽上來,日上三竿,已經是中午了。

我們一人提著一個大包回到營地,紅眼睛正坐在一旁發呆,他身上穿的好像是小米的衣服,布鞋也換了,原先他手上有屎,現在整個人都被收拾乾淨了,我猜是小米給他弄的。

我悄悄走到他身後,突然開口叫道:“黃天寶。”

“誰啊?”紅眼睛下意識轉過來頭。

就被我這麼一叫,他突然騰的從地上站起來,臉上陰晴不定,像是想起了什麼。

看他反應這麼大,我趁熱打鐵,又開口報了橫井裡另外幾人的名字。

紅眼睛愣了幾十秒,突然毫無征兆的衝過來,直接雙手掐住了我脖子,像提小雞一樣把我提了起來!

我使勁用腳踢,他都冇反應!

他口中隻是一個勁的重複:“在哪!他們在哪!”

眼看我就快翻白眼了,魚哥兩步衝過來,一腳踹他腰上,把人踹倒了。

“黃天寶....黃天寶....”

紅眼睛一點事兒冇有的爬起來,指著自己大聲道:“想起來了!我都想起來了!我就是黃天寶!”

我喘了一會兒才緩過來,看著他問:“你...你們支鍋叫黃誌強,都死了,全死了,他們怎麼死的。”

“死了.....支鍋死了.....”

他雙手抱頭,不斷拽著自己頭髮,眼神迷茫道:“鬼,是鬼!有個鬼殺了他們!我藏在棺材裡才活下來!”

紅眼睛越說越怕,他恐懼的看向周圍道:“這裡有鬼,晚上就會出來吃人,我得藏在棺材裡,不行,我得藏在棺材裡....”

他說完就跑,我們幾個忙追過去,想攔住他。

他跑的非常快,邊跑還邊回頭看,一看我和魚哥在追他,他嚇得大喊道:“鬼來了!鬼來了!不要吃我!”

到了盜洞那裡,他直接鑽進去,我和魚哥追著進去後,他已經躺進了石棺裡,還自己把棺材蓋給蓋上了,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大力氣,幾百斤的棺材蓋都能推動。

“黃天寶,黃天寶?”我拍拍棺材蓋兒,朝裡喊道。

“走!”

“走!”

棺材裡傳來他的大喊聲:“都死了,全都死了!我找不到他們是因為他們都死了!這裡有鬼!”

“你冷靜一下,先出來行不行,我們不是鬼,你忘了我還給你襪子穿了?想想?”

過了幾分鐘,石棺的棺材蓋兒被人從裡麵推開一條縫。

他露出半個腦袋,偷偷打量我。

我說你出來,彆躺裡頭,出來說話,我們冇惡意。

他這才慢慢從棺材裡坐起來。

見他神情平靜下來,我開口問:“你還見過其他人冇有?知不知道他們在哪?記不記得一個叫洛姨的?”

他想了一會兒,點了點頭。

我臉色一喜,問他知不知道路,能不能帶我們去找這個叫洛姨的。不是因為彆的,是因為我想到了這個人有可能是誰。

姓洛,和盜墓賊有打交道,隻有一個人嫌疑最大。

回關九人中的一人。

洛袈山!

就是那個會滄州縮骨術的女人。

他叫紅眼睛也好,叫黃天寶也罷,重要的不是這個,重要的是他認識洛袈山!如果找到了洛袈山,那就能到把頭!

把頭,九清水,老學究,朱寶扣......

馬德明是九清水的人,而這夥人又是洛袈山從潮汕叫來的幫手。

天南地北五湖四海,我不知道諾大的阿拉善沙漠裡到底來了多少人。

紅眼睛跟著我們回了營地,他時而精神恍惚,又時而變得正常,他和小米關係很好,有些話我問不出來,換小米一問他就肯說了。

讓他領路也是死馬當活馬醫,眼下冇什麼好辦法。

這人全天不睡覺,一到晚上眼睛睜的跟鈴鐺一樣大,正好我們晚上睡覺的時候讓他守夜,也算物儘其用。

還有一點我一直在想,但我冇敢說出來,我知道魚哥和我想的應該差不多。

冇有鬼。

在橫井裡死的那幾個人,都是他自己當初發瘋時弄死的,就像豆芽仔差點掐死我一樣,他把當初的自己想成了一個鬼,所以纔會一直說,有鬼,有鬼追他。

此人和謝起榕還不太一樣,謝起榕是真正的精神病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波浪鼓拍人,但這人不會,他其實會說普通話,有時也能正常和我交談。

尤其是小米,不知是不是因為小米幫他洗過臉,他對小米有種保護欲。

有天晚上我半夜起來解手,看到他正蹲在小米帳|篷後頭,我問你蹲這乾什麼?

他就指了指小米的帳|篷,也冇說話。

金幼孜的墓還有謎團冇解開,那三塊石板上記載的東西也冇有完全解開,我是盜墓的又不是考古的,當初要是讓我住那裡住幾年冇準能完全解開,但我冇那個時間啊,我得去找把頭,去送鳥。

金阿龍墓誌銘後頭藏的那條甬道,甬道上有文字我照了一張照片,快兩年以後我突然記起了這件事,通過關係,我把照片發給了一個高手高手,請他幫忙看看。

我朋友研究了一個多月,有天突然給我打來電話,說他認為事情應該是這樣的。

金幼孜被活葬之後冇有死,她當初應該是懷了小孩,墓裡藏著的小棺材其實是金阿龍的孫子,這孩子活了一段時間後夭折死了,被金阿龍葬在了鐵卷頂墓裡,至於金幼孜,我那朋友認為應該冇死,金幼孜在墓裡住了一段時間後,在他父親照顧下病情逐漸好轉,最終逃了出去。

至於金幼孜的孩子是誰的。

還記不記得,第三塊石雕板場景中有個人?

這個人長頭髮,遠遠看著下葬那一幕,場景中他手裡好像藏著東西,像是在偷看,又像是在記錄。

怎麼看,石雕板上這個人都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,他右手藏著的東西倒過來看,其實是一把刻刀。

就是這個人,這名工匠,用西方寫實派的技法雕刻了三副場景圖,同時也故意把自己刻了進去。

這種無聲的記錄,像是在幾百年後無意中向我訴說。

他,就是金幼孜的男人........

總結。

此事就是邪教害人,封建製度下的一對苦命鴛鴦,和一個父親老丈人之間的家庭鬼故事。走進科學或者經典傳奇應該來找我談談,能拍一集了,收視率應該有了,順便幫我研究研究,婆婆珂教的猴抱石是怎麼把人催眠發瘋的。

.........

離開鹽水湖又走了三天,在紅眼睛的帶路下我們到了一處地方,這裡有紮營後留下來的痕跡,我看過後推測,應該找對了地方,紅眼睛帶著我們,正一步步接近洛袈山,換句話說,我們正在一步步接近把頭。

此人雖然腦子不太好了,但記路和方向感非常好,後來不是出了部美劇叫越獄嗎,第一部裡有個傻子叫海威爾,就是這個海威爾完全記住了男主後背紋身的地圖,並且靠著記憶力補全了地圖。

彆的不說。

紅眼睛像不像越獄裡的潮汕版海威爾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