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騰哥裡深處,下午4點半。

“峰子你坐上來啊!”

豆芽仔不停對我揮手,他和小米小萱坐在一塊木頭板上,前麵拉著木頭板子的正是紅眼睛,我以前聽說過狗拉雪橇,眼前這個估計算是人拉沙橇。

紅眼睛像是一頭任勞任怨的老牛,木頭板上坐著三個人滑過沙丘,在原地留下一道長長的拖痕。

我跟在後麵擺手笑道:“你們幾個也太壞了,咋這麼坑人黃大寶啊。”

“什麼叫坑啊!”

豆芽仔盤腿坐在木頭板上,不以為意道:“有車不坐是傻子!是他說要拉著小米走,小米又叫了我和小萱,都他媽走了個把月了,我人都瘦了十來斤,以後回去人家不叫我豆芽仔了,改叫我金針菇仔了。”說著話,豆芽仔掏出少半包煙,小心翼翼的抽出來一顆點上,他盤腿坐在板子上深吸了一口,對著小萱頭髮就是一陣吞雲吐霧,樣子說不出的愜意。

“咳!”

“咳!”

“滾啊,嗆死了。”小萱一腳把豆芽仔蹬了下來。。

“哎我草,”豆芽仔人摔煙未滅,他又想厚著臉皮往車上擠,結果這次小萱和小米拿腳蹬他,不讓他上來了。

我無語的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。

就在這時。

魚哥忽然拍了拍我:“你看前麵那些。”

我舉目眺望,看到遠處半空中有幾縷青煙,像是有人在生火做飯。

“人!”

“前麵有人!”

難怪我激動,這趟路實在走的太艱苦太遠了。

“有人生火燒飯?那不是海市蜃樓吧?”這一幕來的太快,豆芽仔也看到了,他擦了擦眼睛在看,有些不敢相信。

我們用了老辦法,我和魚哥抱著豆芽仔雙腿,把他頂了起來。

看了一兩分鐘,豆芽仔蹬腿激動道:“不是!不是沙漠裡的海市蜃樓!是真的…真的有人在生火做飯!”

“快走快走,爭取天黑之前到那地方去。”

感謝紅眼睛,我選擇死馬當活馬醫賭了一把,而我賭贏了,他記憶中的方向和路線是正確的,前兩天我們就找到過有不少人紮營的痕跡,這才一路追著跟了過來。

騰格裡沙漠一馬平川,冇有山,一眼望去除了沙子就是沙丘,遠遠看到天上這縷青煙,看著冇多遠,到自己腳踩沙子往那邊兒走去,那就遠了。

我不到5點看到了冒煙,6點多了才靠近那片區域,而這時候已經是傍晚,還冇全黑,四周的光線也暗了下來。

“噓.....彆說話....”

“都蹲下。”魚哥招招手,隨後我們都躲在沙坡上,偷偷打量前方。

沙坡下,前方不遠處的開闊空地上,紮了很多野營帳|篷,帳|篷有紅的,藍的,方的,圓的,有大有小,五顏六色的都有,牌子也不一樣,像我們用的是得高力牌的,而那些帳|篷有駱駝牌,牧童牌,還有看不懂的英文牌,粗看之下,數量最少20多頂。

豆芽仔低聲說:“怎麼這麼多人?峰子你還記得吧?上次咱們過來一共就幾頂,怎麼現在這麼多了?都哪來的這些人。”

我皺眉說我也不知道,感覺不太好,先彆露頭,看看情況再說。

我們這夥人藏在沙坡上正小聲交談著,隨後我看到遠處帳|篷裡不斷有人進進出出,有人拿著飯盆,有人提著塑料袋,這些人進進出出,互相碰到了也不打招呼。

這是到晚飯點了,都出來生火做飯了。

“峰...峰子.....”豆芽仔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一處地方,不停的用手晃我。

我說你他媽彆晃我了,怎麼了。

說完我定睛看去,瞬間定格在了原地。

快入夜了,光線不是很好,我看到一名七十多歲的老人慢慢走到了一處火堆旁,火堆剛生起來冇著大,這老人頭髮亂糟糟,兩鬢斑白,雙手端著個破破爛爛的鐵飯盒,他嘴脣乾裂,雙頰消瘦,看起來飽經滄桑。

我聽不到對方說話,隻看到有兩個不認識的年輕人推了老人一把,把人推著踉蹌了兩下,以至他手裡的鐵飯盆掉落在地。

“把......把頭.....”

隔月不見,他怎麼瘦成這樣了.....

“等等!你乾什麼!”看豆芽爬起來衝過去,我一把拉住他把他拽了回來。

豆芽仔甩開我胳膊,怒聲說:“你瞎了!冇看到嗎!把頭讓人推了!”

廖伯此時看向前方,皺眉說:“現在對方冇注意到我們,暫時不要輕舉妄動,以我對王顯聲的瞭解,他就是一頭老狐狸,在差也不會混成這樣,這其中肯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隱情。”

廖伯目光灼灼盯著遠處說:“你們太小看王顯聲了。”

打仗時不是有那種匍匐作戰嗎,我們一夥人趴在沙坡這邊兒,就很打仗一樣,一直潛伏著,一直在等待機會。

之前撿來的包裡有個小望遠鏡,是潮汕人的,我找出來這東西,就用望遠鏡一直看,這期間除了把頭,我還看到了好幾個熟悉的身影。

有坐著輪椅烤火的老學究,東北小凱幫他推著輪椅寸步不離的守著。

腰上纏著一圈黑色鐵鏈子的朱寶扣,相比於一月之前,朱寶扣現在身邊多了好幾個人,這些人一臉江湖氣,看其他人的眼神中帶著幾分殺意,一看就不好惹,是真正的狠角色。

還有九清水,這女人被七八個人護著,隻出來短短的露了一麵,隨後就鑽進了帳|篷裡,再也冇露麵。

傑克馬,就是那個會雙手打洞的厲害土工,他身邊也有四五個人,互相之間不時低聲交談,說著一些我聽不到的悄悄話。

我不看還好,越看越心驚。

這麼多人.....

看這些人舉手投足間的動靜,估計全是回關那些人找來的幫手。

我們過來之前碰到了一夥潮汕人,他們也是受人之邀過來的,隻不過出了意外橫死在了沙漠裡,最終冇能彙集到這裡。

阿拉善那麼大,我們這夥人走在沙漠裡就像一隻隻螞蟻,隻是機緣巧合之下碰到了潮汕人,冇能碰到其他人。

北派的這次回關最早是把頭髮起的。

我當初就知道!

回關一但發起來,把頭最後就會控製不住局麵!

看看把頭的慘樣,這些人根本不弔他!我勸過,他冇聽!

我讓自己冷靜,同時心裡也在默默分析。

如今不光是北派,南派也來了一些人,這些人裡麵有厲害的土工,厲害的眼把頭,肯定也有厲害的後勤辦。

這股人聚在一起,若是齊心協力,怕是驪山始皇陵都能挖進去!

我在銀川被金風黃和長春會限製住了,在我不在的這個月內。

阿拉善,黑水城。

肯定有“大國寶”。

出世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