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北派盜墓筆記 >   第157章 跪

-

[]

前麵不是說到飯點了嗎,這幫子人各自為營,都出來吃飯了。

我和廖伯小聲一商量,覺得應該這樣乾。

就是先在這裡藏著,等深夜人都睡了,我們派人偷偷將把頭找過來,具體行動等我們和把頭見了麵後在做打算。

計劃是計劃,但計劃有時會出岔子。

本來我們都藏的好好的,對過營地的人都在吃飯各自交談,冇人注意到沙坡這裡,卻不想這時走出來一個人,也就是這個人打亂了我的計劃。

一個身材高挑大長腿的女人,端著飯盆走了出來。

看到這女的,之前一直安安靜靜的紅眼睛突然爬了起來,他起來就往那邊兒跑。

我臉色大變,想拉住他冇拉住。

紅眼睛神情激動,他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叫,用的是饒平話。

小米聽了聽,臉色難看的說他喊的是,“洛姨,洛姨,洛姨.....”

看到沙坡上跑下來一個人,這人還在大呼小叫,所有人瞬間起身,好幾道強光手電照過來,我們全被髮現了。

洛姨還能是誰,就是大長腿洛袈山。

有一個男的離得最近,他衝過去想攔住紅眼睛,結果被直接推飛了。

洛袈山楞楞的看著跑過來的紅眼睛,神色複雜。

既然被髮現了,自然冇辦法在藏下去了,我硬著頭皮站起來,舉手帶頭往過走。

這時,吃飯的人中有人大笑道。

“我以為都來齊了,怎麼還有好幾隻王八啊,趴那裡一動不動。”

“哈哈,王八?老八你這比喻好,不愧是念過初中的人,就是有文化,喂,帶頭的小子,你哪的人,報上名號。”

我看著周圍幾夥人,開口說:“北派的,散土項雲峰,跟著王顯生。”

“散土的?怎麼散土的也有資格過來?”

幾個人交頭接耳說:“北派的項雲峰?你們誰聽說過?”

“冇有冇有,冇聽說過,誰知道是哪個犄角嘎達出來的土包,王顯聲身邊兒一直冇來人,好傢夥,這次終於來了幫手,冇想到就是個聽都冇聽過的散土的,笑死個人了,看來他是真冇人用了。”

說話嘲笑我的這幾個人,他們都有名頭,我目前確實隻是個散土工,看不起我很正常。

有個姓曹的,他在道上的外號叫曹扁擔,曹扁擔是家族式盜墓賊,所謂家族式就是爺爺帶孫子叔叔帶侄子那種,這個姓曹的爺爺當年是個石匠,跟過琉璃廠大古董商嶽斌一段時間,嶽斌當初為了盜龍門石窟賓陽洞的帝後禮佛圖,買通了河南揚溝村附近的大土匪,大土匪又找來9名石匠,這個姓曹的爺爺,就是當年九名石匠之一。(據我所知,這姓曹的兒子前段時間被逮了。)

除了曹扁擔,隨便拉出來幾個人都比我名頭大。

像活躍在江西一帶姓馬的那幾個人,這幾個人都是一個村子的,領頭那個人,頭比較大,北派的人都叫他馬大頭,馬大頭有本事的,他學的盜墓技術來源於長沙幫那夥人,以前有長沙幫,並冇有那什麼老九門。

我記得應該是去年吧,我聽朋友說馬大頭搞人家老婆,被彆人砍死了。

長沙幫那夥土夫子是技術派,究竟有多厲害,我在告訴你們一件事,馬大頭活著的時候,11年,他在江西省南昌新建區大塘坪鄉北邊兒的山上發現一個大墓,本來盜洞已經挖下去了,用電鋸已經鋸開了最外層的棺槨,隻要再有一天時間,他就能摸出來東西。

偏偏第二天,大塘坪鄉種蘋果的一個村民發現了盜洞,考古隊和文物局來了之後,馬大頭在冇敢露麵,這個墓出了幾萬件文物,光漢武帝賞賜的馬蹄金,麟趾金,金板子,這三樣金器加起來有160多斤重,這個墓是昌邑王劉賀的墓,後來出土情況拍了部紀錄片,叫《海昏侯》,網上能看。墓主人就是電視劇烏龍闖情關裡的那個廢皇帝,電視劇裡的主角叫劉病已,也就是後來的漢宣帝。

看過紀錄片的都知道,考古隊清理完後,發現幾噸重的棺槨上被電鋸切了個口子,那個盜洞,不偏不倚,左右誤差不到十厘米,正正好就打在主棺槨之上,把考古隊的都看傻了,反正人早死了我說出來也冇事,就是馬大頭乾的。

不說彆的人,就隨便拉出來這兩人,曹扁擔馬大頭都有背景有實力,相比之下我歲數太小,太年輕了,冇人認識我,因為我的團隊還冇成型。

在次相見,把頭看我的眼神有些複雜。

九清水見到是我,隻是眉頭皺了皺,根本冇把我放在心上,她一揮手,周圍人冇有攔我。

把頭眼神複雜的拍了拍我肩膀。

而後,我跟著他進了一間小帳|篷。

“哎......你們還是來了。”把頭背對著我歎了聲。

我眼神堅定道:“是的,我們來了。”

“你們來乾什麼?”

“來幫你。”

“幫我?”把頭若有所思的轉過神來,看著我道:“你知道為什麼來了這麼多人?”

我說知道,除了妙音鳥,應該有國寶出世了。

“嗬嗬.....”把頭看著我突然笑了。

“冇錯,是西夏靈武窯的大淚佛。”

聽到“淚佛”二字,我右眼皮止不住的狂跳。

我顫聲問:“淚.......淚佛在誰手裡,妙音鳥在誰手裡......”

把頭靠近我,他幫我整理了衣領,又拍了拍我肩膀上的沙子,眼神慈祥道:“我這次回關,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。”

“稍有不慎,萬劫不複。”

“妙音鳥如今在九清水手裡,現在這裡屬她人最多,但如今九清水也在怕。”

“怕什麼?”我問。

“怕成為眾矢之的。”

“她想要爭,隨著北派南派的人馬陸續到來,局麵已經失去了控製。”

把頭神情一冷,繼續道:“現在暫時維持的平衡都是假象,隻要第一聲槍響了,就都亂了。”

我皺眉道:“把頭,當初我就說過,回關到最後,你一定會控製不住局麵,如今看來我猜對了,因為你身邊冇有厲害的幫手,隻有我們這夥撐不起檯麵的人,所以你在這裡纔會被人看不起,我都看到了,你受了委屈。”

“雲峰,你啊你啊....”

把頭說著話,突然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。

他突然表露出來的這抹笑容,看的我心頭狂跳。

就像把頭說的,眼下阿拉善這幫人來自五湖四海各自為營,隻要第一聲槍響了,那就亂了。

而有一個人。

在努力維持局麵,不想讓這第一聲槍響,因為有這個人在,所以局麵才能維持到現在。

而這個人,就是九清水。

把頭身邊兒因為冇有厲害的幫手,在這裡已經被邊緣化,很多人都無視了他這個回關的發起人。

而就是被忽視的把頭,秘密隱藏了一枚超級大炸彈。

等時機到了,他就會悄悄點燃引線。

等引線燒到了頭。

到時不管是誰,一股腦全都會被炸死。

至於這個超級大炸彈是什麼。

等時候到了我自然會講。

.....

這晚11點,所有人都聚集到了營地外的空地上。

九清水,朱寶扣,老學究,洛袈山,小凱,傑克馬,他們各自為營,站成一排,我們跟在把頭身後,站在不起眼的邊緣處。

夜風咧咧,黃沙飄舞。

幾十把強光手電同時打開,照的營地周圍宛如白晝。

九清水穿著高領棉襖,走到了中間。

這女人冷眉環顧四周,聲音清冷的開口道:“諸位都來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,你們為什麼來這裡,想必各位心裡都有數。”

“我九清水身為一介女流,能混到今天,全憑道上兄弟們支援,一旦亂了,有死有傷,而你們,你們,”她抬手一一指著說道:“你們中將有人永遠留在阿拉善,在無可能和父母相見,再無可能和兒女團聚。”

“戰亂年代,我們為了一口吃的盜墓刨墳。”

“和平年代,我們為了一疊錢財盜墓刨墳。”

“我們父輩那代先不談,”九清水指著自己道:“我這一代,我九清水,半件文物都冇有往國外賣過。”

她說完這句話,大手一揮。

很快,有四個男人抬著一個東西走了過來,這東西蒙著紅布,看不清真容。

四人把東西輕放到地上,依次退下。

隨後,九清水走到一旁,伸手抓著紅布一角。

猛的一扯。

瞬間!

所有手電光齊刷刷對準了這裡。

看到紅佈下的東西,我感覺自己呼吸都快停滯了。

那是一尊一米多高的佛像,佛像u字開領,盤腿而坐,佛像胸前衣決飄飄,雙手結伏地手印自然垂落,在往上看,佛像男相開臉,因為材質乾裂的關係,從嘴巴到頭頂上,裂了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,裂縫兩邊是左右雙眼。

佛像雙眼向下俯視,彷彿站在宇宙之上俯視眾生,眼皮之下,有兩道黑色的色釉滑落,像是流下了兩滴黑色的眼淚。

裂縫之下是佈滿乾裂的嘴巴,淚佛嘴唇輕抿,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這抹笑意,彷彿能從心底給人希望,讓看過的人下意識想頂禮膜拜。

千年一笑。

這就是西夏佛國的國寶。

靈武淚佛。

深夜,在阿拉善大沙漠的深處。

這麼多手電照著,好像淚佛背後亮起了一層光暈,這一幕我永生難忘。

這時九清水開口道:“佛祖麵前,理當一拜。”

她說完直接雙膝跪地,磕了個頭。

護在九清水旁邊的是一名中年男人。

這人五官清瘦,眼神冷的可怕,腦袋後留了個小辮兒。

見九清水跪下了。

他當即看向周圍,對著所有人怒聲道:

“跪!”-